【吴钩】天啊,古代皇帝年号中居然隐藏着这么政治预言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06-06 21:03:49
标签:皇帝年号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重新发现宋朝》《中国的自由传统》《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原来你是这样的大侠:一部严肃的金庸社会史》《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等。

天啊,古代皇帝年号中居然隐藏着这么政治预言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五月初二日壬申

          耶稣2019年6月4日

 

自汉武帝到清末宣统,这2000余年里,中国一直都用皇帝年号纪年。

 

明朝之前,一任皇帝通常都换过几次年号,从明王朝开始,一个皇帝在位年间,都只使用一个年号——有两个例外:一是明朝的朱祈镇,用了两个年号:“正统”、“天顺”。

 

因为朱祈镇当过两任皇帝,当第一任皇帝时,年号为“正统”,正统十四年,在土木堡之变中,朱祈镇被瓦剌所掠,明臣拥立朱祈钰继位,改元“景泰”。后来朱祈镇被迎回,发动夺门之变,夺回皇位,又改元“天顺”。

 

还有一个例外是清代的同治帝,原来是打算用“祺祥”为年号的,没有正式启用,因慈禧扳倒了肃顺集团,才改用“同治”年号。

 

一般而言,年号并无特别的政治含义,但也有例外,比如“同治”的年号,便暗含太后与皇帝同治天下的意思。不管有没有政治含义,年号肯定都会选用吉祥字,明人黄佐《翰林记》中收录有一则《年号谱》,列举了历代年号的常用吉祥字。

 

《年号谱》

 

“建元承大宝,太上始真王。武定开乾统,文明应国光。弘仁洪至治,崇德本淳阳。天地初熙泰,神人正普康。晏安同庆久,延寿保隆长。宁靖成更化,中和启顺章。清平河汉景,孝义雀龙祥。嘉会兴贞永,丰豋广显昌。凤麟重赤白,玉露绍青黄。通道咸宣意,端居拱圣皇。”

 

不过,汉字是一种神奇的文字,除了字面意义之外,还可以通过拆字加以别解。举个例子,北宋熙宁北年,宋神宗决定改元,大臣拟定“平成”、“美成”、“丰亨”三个年号。

 

从字面看,都是吉祥字,但神宗皇帝对这三个年号都不满意,因为“平成”的“成”字拆开来,便是“一人负戈”,“美成”拆开来则是“犬羊负戈”,“丰亨”的“亨”有一个“了”字,是“为子不成”之象。最后才确定新年号为“元丰”。

 

 

 

因为年号的用字可以拆字别解,所以许多年号都被人拆开来重新解释。还是举北宋的例子,宋太宗继位,改元“太平兴国”,有人说,“太平”拆开来,就是“一人六十”,后来宋太宗果然在六十岁时去世。

 

还有,宋仁宗第一个年号是“天圣”,有人运用拆字法,将“天圣”理解为“二人圣”;天圣末年,改元“明道”,又有人拆字解释:“明”字为“日月并”。这两个年号正好表示当时皇太后垂帘听政,与皇帝为“二人圣”、“日月并”。

 

北宋最后一个年号是“靖康”。有人说:将“靖康”二字拆开来,就是“立十二月康”。果然,宋钦宗建元“靖康”一年后(大约十二个月),被掠北国,康王赵构继位,正好应了“立十二月康”之验。

 

 

 

北宋之亡,被认为咎在宋徽宗。宋徽宗有一个年号“崇宁”,当时铸造崇宁钱,钱面上的“崇宁”二字为蔡京书写,“蔡京书崇字,自山字一笔下,宁字去心”(宁字繁体为寧),于是坊间传言,这么个写法,是“有意破宋,无心宁国”。不祥。

 

宋徽宗还有一个年号“宣和”,又有人将“宣和”二字拆开重组,成了“一旦宋亡”,更不祥。还有人将“宣”拆解为“一家有二日”,后来金兵入侵,徽宗退位,为太上皇,钦宗接棒,应了“一家有二日”之谶。

 

这种将皇帝年号当谶语解释的例子非常多,清代梁章钜《浪迹三谈》与徐时栋《烟屿楼笔记》收录了不少例子。我挑选一些介绍给诸位读者吧。

 

 

 

东晋元帝(司马睿)建元“永昌”,南齐废帝(萧昭业)建元“隆昌”,明朝光宗年号“泰昌”,年号都有一个“昌”字,“昌”是吉祥字啊,但运用拆字法,昌为“二日之象”,不吉。而前面这几个以“昌”字为年号的皇帝,全都在位不足一年,便换了新君,果真是“天有二日”。

 

西梁末帝(萧琮)年号“广运”,而归顺了隋朝;石晋少帝(石重贵)年号“开运”,而投降于契丹;宋代的吴曦、李顺造反,曾用年号“转运”与“应运”,下场都是兵败被诛。后人解释说,“运(運)”字作年号,不吉,因为拆开来为“军走”,“故其君皆为军所走也”。

 

高洋建立齐朝(史称北齐),建元“天保”。有好事者拆字解释:天为“一大”,保为“人只十”,合起来就是“一大人只十”,这个皇帝看来只能当十年。后高洋果真“及期而崩”。

 

北齐第五任皇帝高纬,年号“隆化”,投降了北周,未久被周武帝宇文邕赐死。人们说,“隆化”二字连写(竖写),便是“降死”,果然投降而死。真是冥冥之中天注定。

 

 

 

周武帝宇文邕有年号“宣政”,如果拆开重组,便是“宇文亡日”。宇文邕果然在改元“宣政”之年挂掉。

 

北周最后一个皇帝宇文阐,年号“大象”,又有人将“大象”拆字重组,解成“天子冢”。后宇文阐被迫禅位于杨坚,不久又被杨坚派人害死。

 

杨坚建立的隋朝,传到隋炀帝,改元“大业”。识者认为这个年号很不吉利,拆开来重新组合,就是“大苦来”(业字繁体为“業”),看来苦日子要来了。而隋炀帝果然不负众望,将“大业”搞成了“大苦来”。

 

其实,年号谶语之说,说穿了也不神秘,不过是后人根据发生过的史实作出“马后炮”的解释而言。并不是真正的预言。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