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宋朝人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的?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06-25 22:40:25
标签:交子、钞票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宋朝人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的?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五月廿三日癸巳

          耶稣2019年6月25日

 

大家都知道,世界第一张纸币诞生在北宋时的四川,叫做“交子”;南宋时,宋政府还发行一种流通范围更大的纸币,叫做“会子”;此外,宋代又有几种小范围行用的纸币,如湖北会子、两淮交子、关外银会子,另有几种使用时间很短的纸币,如陕西交子、诸路钱引、小钞。

 

所有这些纸币加起来,总的发行量远远超过10亿贯,却从未有一张宋代纸币出土、传世。我们挖出了数以吨计算的宋朝铜钱,就是找不到一张宋朝纸币实物。所以,宋朝纸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还真说不清楚。

 

 

 

看,这个宋元人正在数钞票

 

现在我们只能根据零散的文字记载来拼接交子或会子的大体形状。

 

四川交子分为两个阶段:私交子阶段与官交子阶段。宋人李攸的《宋朝事实》提到私交子的形制:“益州豪民十余万户连保作交子,……诸豪以时聚首,同用一色纸印造。印文用屋木人物,铺户押字,各自隐密题号,朱墨间错,以为私记。书填贯,不限多少。”由此可知,私交子为朱墨两色印刷,票面印有“屋木人物”图案,又有交子铺户的“押字”(签名),有“隐密题号”(暗记),面额为临时填写。

 

后来私交子因为信用欠佳,引发争讼,四川官府遂将交子收为官营,由政府发行。官交子的用纸,使用楮皮纸,所以宋人又将纸币称为“楮币”。据元人费著的《笺纸谱》:“(四川)凡造纸之物,必杵之使烂,涤之使洁,然后随其广狭、长短之制以造砑,则为布纹,为绫绮,为人物花木,为虫鸟,为鼎彝,虽多变,亦因时之宜。”这种楮皮纸有暗花纹,类似于今天钞票的水印,可以起到防伪的作用。宋人说,楮币“尽用川纸,物料既精,工制不苟,民欲为伪,尚或难之”。

 

官交子的券面又是什么样子的呢?费著《楮币谱》记述说:“大观元年五月,改交子务为钱引务,版铸印凡六:曰敕字、曰大料例、曰年限、曰背印,皆以墨;曰青面,以蓝;曰红团,以朱。六印皆饰以花纹,红团、背印则以故事。”可知官交子(北宋末改为钱引)采用铜版印刷,黑、蓝、红三色套印,图案更为复杂。

 

经济史学家彭威信先生所著的《中国货币史》有对四川钱引印刷样式的介绍,我引述出来吧:“每张钱引用六颗印来印制,分三种颜色,这是多色印刷术的开始。第一颗印是敕字,第二是大料例,第三是年限,第四是背印,这四种印都是用黑色。第五是青面,用蓝色。第六是红团,用红色。六颗印都饰以花纹,例如敕字印上或饰以金鸡,或饰以金花,或饰以双龙,或饰以龙凤。每界不同。……拿整张钱引来说,最上面是写明界分,接着是年号(如辛巳绍兴三十一年),其次是贴头五行料例(多是些格言),其次是敕字花纹印,其次是青面花纹印,其次是红团故事印,其次是年限花纹印(多为花草),再其次是背印,分一贯和五百文两种,最后是书放额数。”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块被许多人传为“交子”印版的钞版,这块钞版发现于上世纪初,现已下落不明,但有拓片传世,一直被拿来当成北宋交子的的插图。从拓片看,钞版的上方为十枚铜钱图案;中间是一行文字:“除四川外,许于诸路州县公私从便主管,并同见钱七百七十陌流转行使”;下方是粮食仓库与搬运工图案,右上角有“千斯仓”三字,所以研究者也将这一钞版称为“千斯仓钞版”。

 

 

 

千斯仓钞版印样

 

但“千斯仓钞版”决不可能是宋代的四川交子(或钱引)。理由有三:1)此版字体丑陋,不合宋代的雕版水准;2)此版样式不合文献记述的川交(川引)形制;3)此版有“除四川外”文字,更是表明它不是四川交子(或钱引)。我倾向于认为这是一块伪造的钞版。

 

接着说南宋时发行的东南会子。

 

宋人吕午的《左史谏草》提到第十七界、十八界会子的主图案:“当时,十七界曰瓶楮,十八界曰芝楮,取绘物名。”可知每一界会子的券面主图是不一样的(四川钱引也是如此),第十七界会子的主图是宝瓶,第十八界会子的主图是灵芝。

 

会子印出来之后,还要加盖官印。据《宋史·食货志》记载,会子“每界给印二十五纽:国用印三纽,各以‘三省户房国用司会子印’为文;检察印五纽,各以‘提领会子库检察印’为文;库印五纽,各以‘会子库印造会子印’为文;合同印十二纽,内一贯文二纽,各以‘会子库一贯文合同印’为文;五百文、二百文准此。”可知每一张会子必须钤盖“三省户房国用司会子印”、“提领会子库检察印”、“会子库印造会子印”以及标明面额的“合同印”这四枚官印,才可以投放、流通。

 

宋人还提到,“作伪者(伪造会子的人)他皆可为,惟贯百例不能乱真,故多败”。看来标明会子面额的“合同印”还有特别的防伪暗记,外人并不知情。

 

东南会子也有一块疑似的铜钞版传世。此版现藏国家博物馆,为竖长方形版,长17.4厘米,宽11.8厘米,上方左侧刻“大壹贯文省”五字,右侧刻“第壹佰拾料”五字,中间方框内又有56个小字:“敕:伪造会子犯人处斩,赏钱壹阡贯。如不原支赏,与补进义校尉。若徒中及窝藏之家能自告首,特与免罪,亦支上件赏钱,或愿补前项名目者听”。钞版的正中央是一行大字:“行在会子库”。下面是图案。

 

 

 

但是,这枚“行在会子库”钞版同样很可疑:1)钞版样式不合文献记载的东南会子形制;2)钞版图案与字体都很拙劣,实在不合宋人的雕版水平;钞版大小也不合宋朝楮币尺寸,宋人说,“钞引、交子,盈尺之纸耳。”可知楮币与钞引的尺寸接近,约尺许见方。《宋会要辑稿·食货》载有盐钞尺寸:长一尺七寸,宽一尺一寸,可知会子也应该是长约一尺七寸,宽约一尺一寸。

 

也许,只有等到交子或会子的实物出土,我们才可以看到宋朝纸币的庐山真面目。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