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将好色僧人叫成“花和尚”,你考虑过鲁智深的感受吗?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7-20 00:53:18
标签:花和尚、鲁智深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将好色僧人叫成“花和尚”,你考虑过鲁智深的感受吗?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六月十六日丙辰

          耶稣2019年7月18日

 

不少作者写文章,提到好色、不守清规戒律的和尚时,往往都会称之为“花和尚”,比如几年前有条新闻,标题就叫做“江苏‘花和尚’约女网友,趁机猥亵拍裸照威胁获刑”。还有一篇网文干脆说:“‘淫僧’是个文言词汇,译成百姓的通俗白话,就是‘花和尚’。”

 

你看,“花和尚”又躺着中枪了。如果水浒故事里的鲁智深看了这文章,一定会被活活气死。嗯,你将好色的僧人叫成“花和尚”,考虑过鲁智深的感受吗?

 

大家都知道,梁山好汉鲁智深的绰号,正是“花和尚”。

 

 

 

梁山草寇中,确实有几个色狼,比如“小霸王”周通、“矮脚虎”王英。《水浒传》故事里,也有几个好色的和尚,比如潘巧云的奸夫裴如海,就是蓟州报恩寺的和尚。

 

历史上,宋代的出家人当中,也不乏好色之辈。我举几个例子:

 

宋人郑熊《番禺杂记》记载说,“广中僧有室家者,谓之火宅僧。”意思是说,当时广南东路不少和尚都有妻室。庄绰的《鸡肋编》说得更详细:

 

“广南风俗,市井坐估,多僧人为之,率皆致富,又例有室家,故其妇女多嫁于僧,欲落发则行定,既剃度乃成礼。……尝有富家嫁女,大会宾客,有一北人在坐。久之,迎婿始来,喧呼‘王郎至矣!’视之乃一僧也。客大惊骇,因为诗曰:‘行尽人间四百州,只应此地最风流。夜来花烛开新燕,迎得王郎不裹头!’”

 

意思是说,在广州,市井中做生意的商人,很多都是和尚,他们都通过经商致富,而且都娶妻生子。曾有富人嫁女,请了一名北方的客人喝喜酒,这客人看到新郎,居然是一名和尚,给吓了一跳。但广州当地人早已见惯不怪,称有王妻室的和尚为“火宅僧”。

 

其实,宋代的北方地区,也有娶妻的和尚,比如宋初陶穀的《清异录》记载,“相国寺星辰院比丘澄晖,以艳倡为妻,每醉点胸曰:‘二四阿罗,烟粉释迦。’又:‘没头发浪子,有房室如来。’快活风流,光前绝后。”东京大相国寺的和尚澄晖,虽是出家人,却娶了艳倡为妻,好不风流快活!京师人对此也是见惯不怪,将和尚的妻子称为“梵嫂”。

 

 

 

明代的安徽凤阳、福建一带,也保留着和尚娶妻的风俗。明人《五杂俎》说,“天下僧惟凤阳一郡饮酒、食肉、娶妻,无别于凡民,而无差役之累。相传太祖汤沐地,以此优恤之也。至吾闽之邵武、汀州,僧道则皆公然蓄发,长育妻子矣。寺僧数百,惟当户者一人削发,以便于入公门,其它杂处四民之中,莫能辨也。”

 

当然,和尚娶妻,不一定就是好色。不过,宋元以降的笔记小说中,确实有不少淫僧形象,比如洪迈《夷坚志》就写了一个淫僧勾引良家妇女的故事:

 

“绍兴初,盱江城北十五里间,黄氏客邸有僧过其家,体貌轩昂,云:‘俗姓丁。’留数日,白主人:‘日入城中行乞,夜即还。’凡数月,所得钱物,亦分以与黄。黄异待之,相处益久,出入无所疑。间遂挑其妻。妻年尚少,有容质,既喜僧姿相,又以数得财,故心许而佯拒之。迨暗,排僧闼而入,房内无灯而自然光明,僧衣金栏袈裟,坐壁间青莲华上,类世所画佛菩萨然。妻惊慕作礼,僧遽跃下,语之曰:‘吾非世人,将度汝,汝勿泄。’即留与乱。自是,每夫出必往。”

 

然而,绰号“花和尚”的鲁智深,跟他们不同,他虽说不怎么遵守佛门清规,平日爱吃肉喝酒,但他并不好色,可以说是梁山草寇中寥寥可数的几名正人君子、英雄好汉之一。不但不好色,而且看不惯好色之徒,那个霸占民女金翠莲的“镇关西”郑屠,就让鲁智深几拳头打死了。

 

这么一位正人君子,怎么被叫成“花和尚”呢?

 

其实,在宋人的语言习惯中,“花”并无“好色”之义。《水浒传》里有个色狼,即高衙内,绰号是“花花太岁”,小说称“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惧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但这个“花花”,是“华而不实”的意思,并不是指好色。

 

宋人笔记《挥麈后录》中有一个叫张怀素的僧人,自号“戴花和尚”:“张怀素,本舒州僧也。元丰末,客畿邑之陈留。常插花满头,佯狂县内,自称戴花和尚。言人休咎颇验,群小从之如市。知县事毕仲游怒其惑众,杖一百,断治还俗。自是长发从衣冠游,号落拓野人。初以占风水为生,又以淫巧之术走士夫门,因遂猖獗。既败,捕获于真州城西仪真观。室内有美妇人十余,供出本末。”这个“戴花和尚”尽管在寺观中暗藏“美妇人十余”,而且擅长“淫巧之术”,但他的绰号,却跟这无关,而是来自“常插花满头”的行为习惯。

 

说起来,宋代社会流行簪花的时尚,男子、女子都可以在头上带朵鲜花。《水浒传》里的刽子手蔡庆,就喜欢簪花。和尚簪花,也不是十分奇怪的事,当时广南都路的和尚就习惯簪花:“市中亦制僧帽,止一圈而无屋,但欲簪花其上也。”

 

 

 

鲁智深之所以被人称为“花和尚”,也是与“花”有关,这个花,是指“花绣”,即刺青、文身。原来,鲁智深的脊背,有漂亮的刺青,《水浒传》其实说得很清楚:鲁智深“原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姓鲁名达,为因三拳打死了一个镇关西,逃走上五台山落发为僧。因他脊梁上有花绣,江湖上都呼他做‘花和尚’鲁智深。使一条浑铁禅杖,重六十来斤。”

 

梁山好汉中,还有几个人物的绰号也带有“花”字,都跟好色毫无关系,而是指鲜花、花绣,比如“一枝花”蔡庆,因为“生来爱带一枝花,河北人氏顺口都叫他做‘一枝花’蔡庆”。龚旺外号叫“花项虎”,则是因为他“浑身上刺着虎斑,脖项上吞着虎头”。跟簪花一样,刺青也是宋朝很流行的时尚。

 

记住了,“花和尚”的“花”,是指刺青、花绣,而不是花心、好色的意思。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