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小刚】安大简《诗经》怎么没把淑女变成妖精呢?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5:07
标签:《诗经》
柯小刚

作者简介:柯小刚,男,西历一九七三年生,湖北大冶人。字如之,号无竟寓,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创建道里书院、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著有《海德格尔与黑格尔时间思想比较研究》、《在兹:错位中的天命发生》、《思想的起兴》、《道学导论(外篇)》、《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等,研究领域涉及儒学、经学、中西经典解释、西方哲学、士人书画、中医等。

安大简《诗经》怎么没把淑女变成妖精呢?

作者:柯小刚

来源:“寓诸无竟”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八月廿五日癸亥

          耶稣2019年9月23日

 

最近关于安徽大学藏战国简《诗经》的文章刷屏。媒体都在欢庆:又找到了新的证据,证明传统经学的“道德化解释”是不可靠的。

 

其中,最吸人眼球的是关于开篇《关雎》的“窈窕淑女”的异文,具足一切现代大众娱乐八卦的所有流量要素,被人津津乐道。

 

“窈窕淑女”的“窈窕”在安大简中写作“要翟”。“要”就是“腰”,是腰的本字。看到腰,媒体兴奋了:终于,传统经学的“幽闲贞专之德”可以休矣!诗经就是好色的嘛,跟我们一样一样的。假道学,别装了!老夫子,真讨厌!今天出土了个白纸黑字黄简黑字的小蛮腰,看你儒家诗经学还怎么讲德性?

 

 

 

安大战国简《诗经·关雎》

 

其实,窈窕只是个叠韵联绵词,重在读音,写成什么字不打紧。只根据字形来解,难免望文生义。“要”“窈”上古音可通,“翟”“窕”亦可通(声纽相同,韵部通转),读音是相近的。

 

所以,“窈窕”在历代诗歌中也可以写作“窅窱”“霄(上雨下兆)”等十余种字形,但读音都是叠韵联绵的,意思也是一样的。

 

《诗经·陈风·月出》的“舒窈纠兮”,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云:“窈纠,犹窈窕,皆叠韵,与下‘忧受’‘夭绍’同为形容美好之词。”

 

“夭绍”在《文选》中作“要绍”,如《西京赋》“要绍修态”,《南都赋》“要绍便娟”。这个“要”字如果被炒作安大简《诗经》的人看到了,恐怕又要眼睛放光,以为看见“小蛮腰”了罢?

 

还有《史记·司马相如传》的“青虬蚴蟉于东箱”“骖赤螭青虬之(左虫右幽)蟉”,胡承珙云:“‘蚴蟉’‘(虫幽)蟉’,皆与‘窈纠’同,即《洛神赋》所谓‘矫若游龙’者也。”

 

所以,幸亏安大简《诗经》的“窈窕”没有写做“蚴蟉”“(虫幽)蟉”(实与窈窕通),否则《诗经》开篇的第一个幽闲贞专的淑女就要被炒作成一条虫了。在近代“实证主义”学术的开端,先王大禹不是已经被变成一条虫了吗?

 

又《诗经·小雅·大东》“佻佻公子”,韩诗作“嬥嬥公子”,这里的“嬥”就是安大简《关雎》里的“翟”。“嬥嬥”也就是“要翟”。幸亏安大简《关雎》没有写做“佻”,否则,这个幽闲贞专的淑女就要被炒作成一个轻佻的女子了。这要多么痛恨古典德性,才能如此不顾古文常识呢?

 

《说文》“嬥,直好貌,一曰娆也。”所以,所以,清代学者吴夌云认为“窈窕”与“娆嬥”通。“娆嬥”就是后世常用的“妖娆”。所以,我们还要长舒一口气:

 

幸亏安大简《诗经》没有写做“妖娆淑女”,否则这个幽闲贞专的淑女就要被炒作成妖精了!

 

因为,看见“要”就想到美女的小蛮腰,保不准他们看见“妖”就想到妖精啊!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