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义虎】彼此尊重才有文明和谐

栏目:曲阜建耶教堂暨十学者《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1-01-04 08:00:00
标签:
齐义虎

作者简介:齐义虎,男,字宜之,居号四毋斋,西历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宪政问题,著有《经世三论》(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


彼此尊重才有文明和谐

作者:齐义虎

来源:作者赐稿

时间:西历2011年1月4日



在如今的中国,兴建一座基督教堂已经算不上什么大事了,因为中国人历来对个人之宗教信仰都秉持一种和而不同的包容心态。但兴建一座高达41.7米的雄伟大教堂,还是哥特式的,而且就在距离曲阜孔庙3公里的地方,却明显触动了许多中国人的心弦。从人类符号学的角度看,曲阜孔庙乃是中华传统文明的象征和圣地,这就像梵蒂冈之于天主教、耶路撒冷之于犹太教、麦加之于伊斯兰教一样。孔庙与教堂,中国式与哥特式,二者如此近距离的碰撞让人不禁联想其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
 

但说实在的,这次让国人所敏感的主要不是建筑的教堂身份,而是其高度、风格和位置。41.7米的高度,比古城最高建筑孔庙大成殿整整高出了16.9米,这让人不免有来势汹汹、喧宾夺主之感;哥特式的建筑风格,明显与有着二千多年历史的三孔建筑群不相协调,有违于世界文化遗产古城保护的初衷;而其距离孔庙仅3公里的位置,则愈加加剧了这种近距离的文化碰撞。正如由郭齐勇、张祥龙、张新民、蒋庆等十位学者联署发起的《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所表明的那样,其实“这既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乎中国人的文化情感和心理感受的问题”。
 

此事一石激起千层浪,短时间内就在网络上引爆了众多网民的激烈讨论。其中一位基督徒网友的留言可谓道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说:“我做为基督徒,并不认为建个超大教堂,尤其是在不考虑当地人的文化背景和民族感情的前提下来做这事是件聪明事。这种事对于教会的发展,上帝的荣耀未见得是重要的。上帝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他乃是活在信他的人心中。我不知道主张做这事的是哪个方面,我做为基督徒,却是宁愿教堂所代表的教会主动退让的。”
 

当然,也有些人觉得《意见书》过于小题大做了,只要修建教堂的审批手续齐全合法,那么就不能对其说三道四。但从法治思想来看,合法不光是要合乎人为法,更要合乎自然法。自然法是什么?以中国话来说就是天理、礼俗和人情。所以真正的合法还要做到合情合理,不合情合理的法律便是恶法,恶法非法,也就无所谓合法了。联想起美国911遗址要建清真寺的争论,其实同样是这个问题,即人为法与自然法的协同问题暨民众的情感接受问题。
 

另外还有人从信仰自由和文明对话的角度对《意见书》提出了不同看法。但正如一位网友说的:个体的信仰自由不等于教团的传教自由。例如我国法律规定,宗教活动只能限于宗教场所。而且信仰不等于信教,更不等同于信基督教。作为宪法性权利,信仰自由的完整含义是指公民既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任何宗教的传教活动都不能侵犯公民的原有信仰及其不信教的自由,更要防止教徒对非教徒的强制性传教和同化。


在这一点上,《意见书》所要维护的正是中国人旧有的本俗信仰自由,如敬天尊祖、报恩三本、礼敬先师等等。对于基督教我们承认其信仰自由,但基督教也要尊重中国人的本俗信仰。例如在祭祖、祭孔、伦常、丧葬仪式等问题上,不能强迫国人彻底斩断其与传统的文化脐带。基督教要在中国落地生根,必须要像佛教那样完成其自身的中国化,实现其教义与中国本土礼俗的和解共生,改变其咄咄逼人、唯我独尊的传教方式。此次的曲阜教堂事件正是这一问题的折射。
 

至于文明对话之说,则不免自欺欺人之嫌。在近代激进的反传统之后,我们的精神庙堂早已经空空如也,如今更是拜金主义弥漫,又拿什么去跟别人对话呢?所谓的对话不过是以对死人的慷慨消费来博取活人的和谐美名罢了。再者,对话需要基本的平等地位,许多人只知道尊重外来宗教,可否尊重过自己的传统?孔夫子若是被尊重也就不会有此番建教堂的争论了。中国要向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博得世界的尊重,首先要学会尊重自己的历史传统,只有自尊而非媚外才是我们崛起的真正标志。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