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仁宗好色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12-14 01:03:19
标签:仁宗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重新发现宋朝》《中国的自由传统》《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原来你是这样的大侠:一部严肃的金庸社会史》《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等。

仁宗好色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十一月十七日癸未

          耶稣2019年12月12日

 

 

 

宋仁宗是一位宅心仁厚、性情温和的君主,也比较能够克制自己的激情与欲望,比较注意克己复礼。但他并不是一个禁欲主义者,他也喜欢美色。可以说,仁宗实际上是相当好色的。

 

我们先来看当时的士大夫怎么批评仁宗。景祐元年,谏官滕宗谅上疏,对仁宗皇帝直言不讳地说:“陛下日居深宫,留连荒宴,临朝则多羸形倦色,决事如不挂圣怀。”

 

监察御史里行孙沔也上书说:“一岁之中,率无百余日视事。宰臣上殿奏事止于数刻,天下万务,得不旷哉?今退朝之后,深宫之中,侍左右者,刀锯亏残之余,悦耳目者,绮纨艳冶之色。”

 

南京留守推官石介给枢密使王曾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正月以来,闻既废郭皇后,宠幸尚美人,宫庭传言,道路流布。或说圣人好近女室,渐有失德。自七月、八月来,所闻又甚,或言倡优日戏上前,妇人朋淫宫内,饮酒无时节,钟鼓连昼夜。近有人说圣体因是尝有不豫。春秋传曰:‘是为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斯不得不为虑也。”石介写这封信,是希望王曾“宜以此为谏。谏止则已,谏不止则相公请辞枢密之任,庶几有以开悟圣聪,感动上心也”。

 

滕宗谅与孙沔的奏疏与石介的书信,均写于景祐元年,谈的都是仁宗皇帝好色的问题。可见当时许多人都听到了仁宗“好近女室,渐有失德”的传闻。

 

 

 

原来,景祐元年,垂帘听政的刘太后刚刚去世未久,仁宗皇帝开始亲政。刘太后在时,对仁宗的管束极严,不许小皇帝亲近美色。仁宗成年,太后给他选立皇后,“蜀人王氏女,姿色冠世,入京备选”。仁宗也看中了王氏女,但刘太后认为,王氏女“妖艳太甚,恐不利于少主”,硬是将王氏女嫁给她的侄儿刘从德,而将仁宗并不喜欢的郭氏立为皇后。

 

刘太后去世后,仁宗坚决废了郭皇后,大概打心底里想要摆脱刘太后留给他的阴影。失去了刘太后的严厉管束,仁宗开始有机会纵情于女色,宋人是这么说的:“郭皇后之立,非上意,寖见簄,而后挟庄献势,颇骄。后宫为庄献所禁遏,希得进。及庄献崩,上稍自纵。”庄献,即刘太后。

 

当时,仁宗最宠爱两名宫女——尚美人与杨美人。“杨、尚二美人方宠,尚美人于仁宗前有语侵后,后不胜忿,批其颊,仁宗自起救之,误中其颈,仁宗大怒”——尚美人自恃受宠,在仁宗面前编排郭皇后的不是,郭皇后得知,要打尚美人,仁宗赶紧劝架,结果郭皇后要打尚美人的一巴掌,打到了皇帝的脖子上。仁宗大怒,这才生了要废郭皇后之心。

 

郭皇后被废,尚美人与杨美人更是得宠:“杨、尚二美人益宠专夕,仁宗体为之弊,或累日不进食,中外忧惧。”这便是滕宗谅与孙沔相继上疏、石介给王曾写信的背景。

 

仁宗的反应是,将出言不逊的谏官滕宗谅外放信州当知州,将御史孙沔贬到永州监酒税。不过,由于大臣与内侍阎文应都对皇帝庆幸尚、杨二美人一事喋喋不休,仁宗最后还是不得不同意将尚氏送出宫,将杨氏别宅安置。

 

 

 

到了庆历年间,将门之后王德用又给宋仁宗送了一位美女,仁宗也很喜欢。谏官王素听说后,直接找仁宗“论王德用进女口事”,要求皇帝将那名美女遣送出宫,仁宗笑着说:“朕真宗子,卿王旦子,与他人不同,自有世契。德用所进女口,实有之,在朕左右,亦甚亲近,且留之如何?”但王素说:“臣之所论,正恐亲近。”仁宗无奈,只好叫来内侍,说:“王德用所进女口,各支钱三百贯,即令出内东门,了急来。”遂涕下。王素说:“陛下既以臣奏为然,亦不须如此之遽,且入禁内,徐遣之。”仁宗说:“朕虽为帝王,然人情同耳。苟见其涕泣不忍出,则恐朕亦不能出之。卿且留此以待报。”良久,内侍回奏:“宫女已出门矣。”仁宗复动容而起,一副非常舍不得的样子。

 

嘉祐六年(1061),苏辙在“制举”考试的御试试卷上,又直接批评仁宗好色:“窃闻之道路,陛下自近岁以来,宫中贵姬至以千数,歌舞饮酒,欢乐失节,坐朝不闻咨谟,便殿无所顾问。夫三代之衰,汉唐之季,其所以召乱之由,陛下已知之矣。久而不正,百蠹将由之而出。内则将为蛊惑之所污,以伤和伐性;外则将为请谒之所乱,以败政害事。妇人之情,无有厌足,迭相夸尚,争为侈靡,赐予不足以自给,则不惮于受赂贿。赂贿既至,则不惮于私谒。私谒既行,则内外将乱。陛下无谓好色于内而不害外事也。”不过仁宗并没有因此怪罪苏辙,反而对他的直言、敢言十分赞赏。

 

说到这里,我们会发现,仁宗皇帝确实有点好色,有时候还有纵欲之嫌。但大臣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措词严厉的批评,仁宗对于批评者,顶多只是贬官而已,那些批评者并不会因此被问罪。甚至,迫于批评的压力,仁宗还不得不将心爱的女子送出宫。这就是那个时代的难能可贵之处。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