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茂松】充分发挥中医药应对新冠疫情的作用

栏目:反思新冠灾疫
发布时间:2020-05-31 00:52:08
标签:中医药、新冠疫情
谢茂松

作者简介:谢茂松,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资深研究员。

充分发挥中医药应对新冠疫情的作用

作者:谢茂松(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研究员)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国际融资》杂志第5期上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四月廿九日甲子

          耶稣2020年5月21日

 

这次抗击疫情,我们经常讲中国有制度优势,其实还有一个独特优势,那就是中医,这才是文化自信的体现,否则,文化自信实际上就是一句空话

 

在抗击2020重大新冠病毒疫情中,我们看到了举国体制优势,同时也发现了很多短板,我们这个体制内部有一个不断学习和调整的机制,按《周易》的说法叫中正,就是说它既要正确,同时要有一个中道,就是过犹不及,我们看到了在整个疫情防控中政治能力的提高。

 

西医杀敌一千可能自损八百,人们为了医治病毒,整个身体可能受到更大伤害。在抗击湖北疫情中,中医刚开始介入不到30%,后来国家要求中医深度而且是全程介入。2003年“非典”时期,中医也是很晚才介入的,当时由于广州的中医郑铁涛向中央上书,中医才参与。这次中医介入也是比较晚的,以后发生重大疫情,中医一定要早介入。

 

在本次抗击新冠疫情中,钟南山院士对中医的认识都有了一个深化的过程,其实当年抗击“非典”的时候,治好钟南山女儿的病,也有郑铁涛运用中医的一份功劳。现在中医疗效很好,但是中国国内根深蒂固地要用科学思维来解释的时候,中医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所以这就有一个话语权问题。这次抗疫,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契机,提升中医的战略地位,将中医推广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简称:带路国家)去抗击疫情。在本次抗击疫情中,西医要求的是找到特效药,但研发并使用疫苗的周期很长,因此,让中医上。到了今年2月中旬的时候,国家提出中西医并重,其实就是要加大中医分量。这次所谓的中西医并重,是怎么分工的呢?西医主要是支持疗法,主要包括上呼吸机,循环支持、营养支持,它是一个生命保障,但是具体的治疗,西医使用激素,抗生素,有时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这次不仅在轻症,甚至在重症,危重病人的救治上,中医都全程参与。

 

这次抗击新冠疫情,我们经常讲中国有制度优势,其实还有一个独特优势,那就是中医,这才是文化自信的体现,否则,文化自信实际上就是一句空话。

 

首先,我们这一次要抓住这个契机,提升中医在治疗与治未病方面的全面性战略地位。我们要用一系列坚实的比较数据和典型治愈案例来证明中医的良好疗效,比如说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死亡率只是纯西医组的22.7%,轻症转重症只是纯西医组的16%。以前我们误认为中医仅能医治慢性病,实际上中医也能救急性病,我觉得纠正这个观念非常重要。比如说最初纯粹使用西医治疗,某病人根本就是不行了,后来用了中医的第五套方案里的麻杏石甘汤,就得到了整体缓解。国家颁布了一个统一的清肺排毒汤,中医讲“三因”,因时、因地、因人,然后再做调整。

 

中医的说法有一个五运六气,就是根据天地的变化,二十四节气的变化,每年的变化,然后它极大可能出现疫情,中医有一种解释,就是在中医来说,当你食欲不振,冬天该冷不冷,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的气藏不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病毒就会跑出来,就会产生食逆,这个逆跟时令有关系。什么叫令?就是冬天就要像冬天的样子,不当令就会出现问题。所以在中医上是有一套解释的,它不是非要找一个初源体和中间体。比如说“非典”源头,我们最开始说果子狸,果子狸背了16年黑锅后,到了2017年又说是蝙蝠。还有对疫情消除拐点的预测,1月底的时候,有一位朋友问我,疫情什么时候结束?1月29日我说从中医的五运六气来说,应该在4月19日,再晚晚到5月5日。它有几个节点,这是一个节点,3月21日,这个时令会有一个拐点,再往前推,2月20日,2月5日,分别有几个不同的节点。我们看到中医用五运六气;但西医使用大数据说话,比如说病毒的最长潜伏期,比如说将感染多少人,在我看来不是很好的预测方法。中医已经有一套预测方法。最近我们看到,钟南山根据统计数据,说4月份将怎么样怎么样,其实按中医五运六气的说法,是可以有一个解释的。有一位中医运用五运六气于2019年已经准确预测,今年冬至前后有可能发生疫情。但是从西医的角度,是不可理解的。还有一个治疗机制问题,西医一定要找到什么病毒,要研制出疫苗或者特效药,但中医根本不管你身上什么地方有病,它是调整你的阴阳失衡,比如说《伤寒论》,它是用自然界的变化,引起你身体的变化,然后来调你的阴阳,来扶持你的正气,去除你的邪气。它的治疗机制与西医完全不一样。

 

第二,要把中医放在一个文明史的视野来看。在中国中医历史上,最著名的是《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最重要的是《伤寒论》,其作者张仲景就是因为东汉发生巨大疫情,才写了《伤寒论》,说他在里面引了一百多个方子。现在我们用的第五套治疗方案,清肺排毒汤,就是用的张仲景里面的一个组合方。我们发现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五百多次瘟疫,没有受到大损失,与欧洲不一样,中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近现代的瘟疫、鼠疫、脑膜炎、非典等治疗,中医药功不可没。

 

第三,中医这种延续性和有效性背后,是中医思维在支撑。因为最近关于中医、西医的辩论非常厉害,要摆脱话语权被西医控制,就得深刻理解中医思维。不然就像当年“非典”结束后,中医就被扔到一边去了。

 

关于将中医药运用到带路国家去,我讲三点意见:

 

第一,运用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我们不方便在大范围内给予单个治疗,主要可以用大汤的熬药,就是用一大锅那种熬药,就是用一种方子,因为带路国家没有像中国这么多中医,只能主要使用简单办法。

 

第二,因为我们知道中医有一些简单的办法,比如说用一些散,我们可以弄成一个粉末冲服。

 

第三,就是那种颗粒,什么叫颗粒?颗粒就是通过水的萃取,然后再用淀粉把它凝结,然后冲泡。

 

另外,中医可以运用网络通道实行远程诊断和开处方。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