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华章 天纵豪雄——痛悼朱高正先生丨温海明

栏目:纪念追思
发布时间:2021-10-28 15:30:32
标签:朱高正
温海明

作者简介,温海明,男,美国夏威夷大学比较哲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著有《周易明意》《道德经明意》《比较境遇与中国哲学》《儒家实意伦理学》、Confucian Pragmatism as the Art of Contextualizing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World、Chinese Philosophy等著作;主编《易经明解》等。



绝世华章 天纵豪雄
——痛悼朱高正先生
作者:温海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山东省泰山学者)
时间:西元2021年10月27日


朱高正先生


10月22日夜里,收到国际易学联合会前会长孙晶先生转告的朱高正先生离世的噩耗,我正在尼山圣湖书院与学生们讨论大畜卦上九爻辞,当场无法掩饰自己的悲痛之情,连学友们的提问也无法听清,没法想象一直期待重回祖国大陆的朱先生,今后再也回不来了。

讲完课,迷迷糊糊走出书院,跟朱先生的亲人和好友们通话,在电话里,两岸三地的亲友们一起放声恸哭,有些师友已经摆起灵堂,放着哀乐,或者带着学生们一起祭奠。尼山的圣湖边上,深秋的夜透着彻骨的寒意,一群学生知道我神情恍惚,紧紧跟随我,在湖畔缓缓散心,同情着我的哀恸。

很多师友特地过来陪我一起排遣先生离世的苦痛,不断劝导我,大家一起回忆和朱先生对酒当歌的往日情形,他酒量惊人,一生豪爽,乐天知命,同四海师友一起纵情欢歌,从来都是他在人间生活豪气冲天的底色。

这次讲习班的主题是“易学与中西哲学”,朱先生是当代屈指可数的易学大家之一,更是打通易学与中西哲学的先驱和前辈,他长期担任国际易学联合会副会长,为两岸的易学交流和发展做出过极其重要的贡献。他高中时开始爱好《周易》,激发了他一生对中国古代哲学的热忱,自发组织“易兴复华会”。在德国读博期间,他因阅读卫礼贤德译本《周易》而深感震撼,通过德文的翻译和解释,他才对《周易》经传文有了深入和清晰的理解,真正领悟了《周易》中极其深邃的哲学思想。

朱老师曾叮嘱,卫礼贤运用宋明理学来翻译和解释《周易》,所以有些地方非常值得当代易学家们认真推敲和讨论,这项工作我和学生们一直在做,也总是期待朱老师再来大陆的时候,能够带着学生们与他推敲讨论卫礼贤译本的相关问题。可是如今阴阳两隔,讨论卫礼贤《周易》翻译之绝学,尤其是想要领略朱先生精熟地比较德译本与英译本得失之洞见,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不禁悲伤难抑。

10月23日上午,我带学生们学习朱高正先生的周易著作《易经白话例解》《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易传通解》,通过领读张岱年先生、任继愈先生、朱伯崑先生的序言,学生们理解易学前辈们的不同观点,更好地理解朱先生强调学易必须领会“太极思维”的重要性,从而通达易道、继承圣学。

朱先生的易学思想立足于孔子易传,发挥儒家解易的人文主义传统,把卦与卦象、卦辞与爻辞视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每卦体现一个中心观念,并贯通于各爻之中,以此阐明六十四卦所蕴涵的人生哲理。朱伯崑先生说他的易学“汇通中西,融合古今,开物成务,以前民用”;张岱年先生说他的易学“兼宗汉宋易学,务求卦爻本旨,析疑释滞,深入浅出,可谓得其要领者矣”。

朱高正先生认为,“《周易》不愧为两千年来历代知识菁英对话之论坛与焦点”,所以中华学人都应该学习《周易》。他一生阐扬易道,从未懈怠。他的著作直解经文,却严守《易传》解经之体例,以求通为要,不做繁琐的训诂考证,帮助读者直接领悟《周易》思想的精髓。

我关于朱高正先生易学的讲解以旅卦作结,结合旅卦的卦爻辞,与大家分享他关于旅行的智慧,也是他一生旅行的经验总结。朱高正先生的一生,可谓在两岸之间穿梭旅行,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之旅仍然没有停止,他从少年时代树立的“振兴易学,再造中华”的伟大志向,已然为新一代学人所继承发展,共同再造中华文脉。

朱高正先生是南宋大儒朱熹二十六代孙,一九五四年出生于台湾省云林县,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德国波恩大学哲学博士。朱先生对东、西方两座学术高峰──《周易》与康德哲学——皆有极为精深的造诣。其易学著作《易经白话例解》一九九八年在大陆获得“国家图书奖”,另一部著作《周易六十四卦通解》被《书目季刊》评为义理派三部代表作之一,与 《程氏易传》《周易本义》并列。

杨庆中先生《二十世纪易学哲学史》一书,将朱先生列为二十世纪压轴的易学大家。朱先生用德文写的有关康德的著作,被权威哲学刊物《康德研究季刊》(Kant–Studien)评为当代研究康德哲学四种必备著作之一。朱先生曾在北京大学讲授康德哲学,并由北大出版社出版《朱高正讲康德》一书。

朱先生一生都效法先祖朱熹,以弘扬圣人之道为志。他著述宏富,主要有两个系列,一个系列是对中国传统哲学经典思想的解释和阐发,如《周易六十四卦通解》《近思录通解》《传习录通解》《四书精华阶梯》《从康德到朱熹──白鹿洞讲演录》等;一个系列是对现代中国命运的思考和解决之道,如《现代中国的崛起》《中华文化与中国未来》《允执其中──朱高正六十自述》等。

从他身上,人们可以对从孔子开始,经朱熹发扬,历经二千五百多年生生不息的圣人之道感同身受,他以孔子和朱子为榜样,“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地弘扬圣人之道,可以说是持秉“允执厥中”精神的儒家士人。他认为,今天的学人应该深入学习和思考孔子《易传》对易学作出的巨大贡献,这是儒家哲学思想的核心内容,因为《易传》拓展了《论语》的哲学思想,使得孔子思想能够摆脱西方哲人如黑格尔那样的误读。

他在德国留学,对康德哲学深造有得,一生都致力于康德与《周易》思想的沟通和对话。2018年世界哲学大会的时候,他在“易学与比较哲学圆桌会议”上主讲的题目就是康德与《周易》关于革命思想的比较。在他的感召和努力下,再造易学被推动为复兴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维度,也为儒家哲学思想进一步世界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2018年8月,朱高正先生在世界哲学大会分论坛发言】


近十年来,朱先生和我受筼筜书院王维生山长邀请,多次在厦门筼筜湖畔的国学论坛相聚,日渐熟悉。之后他来京时,我常开车带他往来于故交老友之间,音容笑貌,恍如昨日。他曾告诉我,他相信心电感应是在德国留学时,从法国回德国路上,突然感觉不对劲,当时正好是父亲过世的时间。回到德国家里的时候,台湾来的越洋电话已经响了好几个小时。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相信灵魂附体确有其事,因为小儿子尚志当时居然背着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说话神态与刚刚过世的父亲一模一样,实在是不可思议。他说,可能是因为父亲生前没有能够见到小儿子尚志,所以走的时候要过来看一眼,而这一眼就从台湾飞到了德国,可见,人的灵魂可能轻易地跨越时空,眼见为实,不信不行。

朱先生一生为推动《周易》研究和普及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著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兼任欧洲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国际易学联合会副会长等职务。他从九十年代末开始赞助国际易学联合会的活动,为国际易联开展活动提供了有力支持。

国际易联在没有经费、没有办公地点的艰难条件下,靠朱先生的捐款,不断搞活动、出书、办杂志,在困境中坚持下来,可以说,对于国际易联的生存和发展,朱先生居功至伟。由于我和朱先生都曾留学域外,都把《周易》看作儒家思想和中国文化的中心,所以他把我推荐给他的好友、国际易学联合会孙晶会长,他们一起提携我做了一届国际易学联合会的秘书长兼学术部部长。

过去的几年中,朱先生为我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周易明意》作序推荐,为我主编的《易经明解》(孔学堂书局出版)一书担任学术顾问,参与和支持“周易明解”群等学术活动。他曾来中国人民大学开讲座,也带我一起去北京人文研修学院、厦门筼筜书院等地开会讲座。他总是强调大衍筮法的合理性,并作了创新性的解释;也提出对少阴少阳理解的新见等等。

多年以来,朱先生给过我很多支持、鼓励和帮助。我们曾筹划2019年去德国朗宓榭教授处开会,可惜他因为健康原因,最后没能和我们一起再访德国。本来计划一起同行的香港廖书兰女士非常理解他重访德国的心愿,这对朱老师来说,可能也是终身遗憾。

人生总有很多令人遗憾的往事,比如,他曾希望和我一起去陈家沟打太极拳,一起参加安阳的周易会议,一起重走阳明之路等等,可是我往往因为需要授课而不能同行,如今想来非常遗憾。略感欣慰的是,今年他的一部论文集《新时代国学的传承与创新》即将在赵薇老师和我主编的“传统文化大家谈”系列丛书(济南出版社)当中出版。


【2017年12月,朱高正先生与温海明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易》】


朱先生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普及不遗余力,他把《周易》经传背诵得滚瓜烂熟,可以说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他是政治家出身,演讲充满激情,富于感染力,善于迅速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他博闻强识,古今中外的各种典故,总是信手拈来,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不拘小节,总是放声大笑,在他身边,常常能够领略到一种纵横天下的豪气。他是天挺人豪,一生行走江湖,豪迈无双,义薄云天,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无酒不欢,不醉不休,觥筹交错之间,总是妙语连珠,一副欢声笑语的快活神情。他是民进党创党元老之一,资格比当前台湾绝大多数政治人物都老。

他早年号称台湾地区的“民主战舰”“民主战神”,担任“立法委员”的时候,在立法院率先展开“全武行”而名声大噪,后来因为不满民进党走向“台独”而离开。九十年代后期开始,他穿梭于两岸三地,推动祖国统一矢志不移。朱先生去世之后,海外有报纸说他是“一代枭雄”,可见其影响力之巨大。

朱先生为推动结束两岸隔阂三十八年的局面做出过历史性的伟大贡献。他坚决反对“台独”,可以说是最激进地推动两岸和平统一的代表人物之一。作为著名的政治活动家,朱先生在1986年的关键时刻,发挥临门一脚的作用,创建民进党,推动台湾民主进程,逼使国民党解除长达三十八年的军管戒严统治,被公认为推动台湾民主化的头号功臣。

朱先生当年冒着被指控“通匪”、“资匪”的危险,推动开放大陆探亲,终使蒋经国下令结束两岸隔阂三十八年的局面。朱先生自幼热爱中华传统文化,坚决反对“台独”,因此这二十年来在从政的道路上走得极为曲折,却充满自信。他早在1995年就出版了《现代中国的崛起》,而从2000年到2009年这十年中,在全球网络上点击率最高的就是“中国崛起”一词,其点击次数比起第二名的“伊拉克战争”还要多四倍以上,由此可见朱先生的远见卓识。

时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的吴大猷先生,在为朱先生这部《现代中国的崛起》作序时写道:“朱先生十年来一直是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这套书的出版,应可提供大家第一手的数据。想要了解朱先生这个人,就一定要看他的书;关心国家前途的人,也非要看他的书不可。朱先生治学之勤勉,问政之纯真,在在使得笔者深信他的思想一定会对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产生极大的影响。”大陆海峡关系协会首任会长汪道涵先生则推崇朱先生是“站在两岸矛盾之上的人”。

在邓小平先生去世以后,朱先生写了一篇悼念文章,小平先生的亲弟弟邓垦先生读完之后,慨叹道:“像朱先生这么了解我哥哥的人,就算在大陆也不多见。”朱先生一向以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意识”、实现中国全方位现代化为己任,全力以赴地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在两岸三地和海内外都产生了非常强的文化影响力,可谓推动中华国学全球传播的标志性人物。

这几天来,和师友们说起与先生生前交往的点点滴滴,在大家的记忆当中,朱先生永远是那种冬天只穿一件单薄的衬衫,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对于平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打太极拳,比较注重养生的朱先生来说,大家都感慨唏嘘:他走得太早了。前段时间他还发微信来,希望带我一起去参加安阳的周易大会,我以为他的身体已经基本好转,可以考虑来大陆旅行了。

如今看来,他给师友们断续传来好转的消息,都是他期待告诉大家的正能量,可惜长期折磨他的病魔最后还是不愿与朱先生和解,终究吞噬了心胸豁达的朱先生。他的夫人先走几年,大儿子仰丘去年横遭车祸离世,没想到如今自己也没能扛住多年病痛的折磨。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2015年6月,温海明、朱高正、孙晶、梅剑华、樊沁永在北京“教头餐厅”前合影】


朱先生当“立法委员”时,几乎每个月跑一趟大陆,卸任后更是一年十余趟,而且每次都周游五六个城市,可以说,他一辈子都在奔波中,讲学、著述不辍。他的言传身教可以说是“近朱者赤,积小以高大,志行正也”的写照,令晚辈们受益无穷。他为了天下苍生,一生乾进不息,奋斗不止,其生机与天地众生同在。大畜卦上九象辞说“何天之衢,道大行也”,惟愿朱先生之易道昌明,大行天下。

这些年来,朱老师对“一阳来复”和“生生之意”有深刻的体验,在厦门、成都等地开会见到他时,他都朝气蓬勃,对生命、生机、生意,一如他对于两岸的未来,总是持乐观的态度。有一年在厦门开会,我们在筼筜湖岸边漫步的时候,夜色中一艘光明透亮的船开过来,那是划破黑暗的一道光明,朱老师和友人们说,那是一种让黑夜之海瞬间明亮的感觉,“明意”立即显化出来。朱先生给我的《周易明意》作序,而他的“意”,从来都光明灿烂,永不消逝。

呜呼痛哉,草作一联,以致哀思:

成性存存,易道继圣统,乾坤吟绝代华章;
行天健健,玉帛止干戈,两岸悲醒世豪雄。


恸悼 朱高正先生

温海明敬挽 辛丑年九月廿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