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义虎】微博小语(集一)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5-10 08:00:00
标签:
齐义虎

作者简介:齐义虎,男,字宜之,居号四毋斋,西历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宪政问题,著有《经世三论》(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




第一辑:形势

 

1、某人担心中国会文革复辟,实在是杞人忧天。以今天中国社会之分化,那样的全民集体政治狂热还有可能吗?文革只有10年,而改革开放已经搞了30几年,难道还没能肃清前者的余毒吗?果真没做到,便是无能;做到了还喊狼来了,那就是无知抑或无耻了。
 

2、文革时宪法规定人民有四大自由,今天有吗?一边煽情地奢谈民主、政改,一边却又污蔑人民的欢呼为文革余风,岂不是叶公好龙、自相矛盾?
 

3、今天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再是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的矛盾,而是“官僚的政绩偏好与人民的切实需求”之间的矛盾。今天的中国,可担心的不是文革,而是颜革(颜色革命)。
 

4、【政治大家】远辟西南,四载未半,风起云涌,敢闯敢干,生龙活虎,山青水涣,大开大合,气象千万。此无他,积弊日久,人心思变。 


【技术官僚】高居中枢,岁月倍之,波澜不惊,抚之慰之,穷于应付,小恩小惠,百事丛脞,坐视其溃。可奈何,一潭死水,毫无兴作?
 

5、【一胎化的阴谋】一对夫妻都工作赚钱,但却养不起多于一个的孩子,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收入太低,剥削严重,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而帮助维持这一不公平机制的正是一胎化的生育政策。原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是因为生产力的发展,而是自己少生孩子的结果。
 

6、【本朝十二病症】政治侏儒症,经济肥胖症,社会狂躁症,文化错乱症,价值虚无症,历史健忘症,外交痴呆症,军事软骨症,资本依赖症,草民恐惧症,GDP妄想症,和谐意淫症。
 

7、【魏源·治国】“求治太速,疾恶太严,革弊太尽,亦有激而反之者矣;用人太骤,听言太轻,处己太峻,亦有能发不能收之者矣。兼黄老申韩之所长而去其所短,斯治国之庖丁乎?”康有为当年未能戒之,故有其败。今之喜谈变法者,切不可重蹈覆辙。
 

8、【魏源·六荒】“荒者乱之萌也,乱不生于乱而生于太康之时。堂陛玩愒,其一荒;政令丛琐,其二荒;物力耗匮,其三荒;人才嵬苶,其四荒;谣俗浇酗,其五荒;边场驰警,其六荒;大荒之萌未有不由此六荒者也。”
 

9、【自改革】戊戌岁,康有为上书变法,大开大合,奋勇更张。因触及权贵势利,遂为之沮毁,百日而败。越两年,义和团起,八国军至,帝后西逃,如丧家之犬。衄于惨败,始知改革,然民心已失,为时晚矣。不十年,清社屋,血食绝。

 

第二辑:政体

 

1、小右也好,老右也罢,之所以看不起他们,实在是因为他们确实太“幼”,信仰有余而智慧不足。中国今天的政改问题,关键不在于中国的民主化,而在于民主的中国化。光是移植、照搬、拿来,永远也扎不下根。
 

2、民主迷信不止,共和国基不奠。在共和之中国,民主只是局部而非全部,只是配角而非主角。
 

3、共和不等于民主,民主亦不同于共和。共和要在混合均衡,民主偏于民意独大。由共和可通于三才之道,由民主不免乎以人僭天。
 

4、民主既有自下而上的一面,更要自上而下的一面。前者为下情上达,后者乃上令下传。前者谓之民主,后者谓之主民。但通常大家只看到民主的正面,却看不到主民的背面。
 

5、民主作为理论是偏颇的,作为制度则是可取的;作为道是不够格的,作为器却是有用的。取在哪里?取其可让小民发声;用在何处?用其对治奸猾俗吏。民主的限度在于,维权而不夺权,要吏而不要官。
 

6、【回复网友】先生所说诚然,但我儒门亦不可以此固步自封。以我为主,吸纳民主的某些制度因素,未尝不可。此乃改制,并非易道。与其将儒家与民主对立起来,授人以口实,不如超而越之,化而用之,裁而成之。我为主角,彼为配角,三才共和,王道乃成。这才是我儒门的气度。
 

7、君道象天,生而不有,统而不治,然虽处无为,亦不可太虚。在我看来,君主之职责有四:一、道德之表率;二、国体之象征;三、宪政之基石;四、非常状态之主权者。如此方虚而不虚,天威可畏。
 

8、虽然民视、民听可以窥见天心、天意,但仔细分辨,民只是天的一方面,天与民并不能完全划等号。民主本质上还是人主,并不等于天主。再者,民声如何来反映天意,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西方的选举或投票未必就是民意/天意的真实表达。故儒家只谈可行之民本,而不谈虚幻之民主。
 

9、【共和三世说】第一共和:中华民国之汉满蒙回藏的五族共和;第二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四民共和;第三共和:王道之天地人的三才共和。第一共和为处于衰乱世,第二共和近乎升平世,第三共和方为太平世。
 

10、【民主匡谬】以前老听到这样一种说法,中国之所以不能实行西方那样的民主,是因为我们的国民素质太低,还不具备民主的条件。其实刚好相反,中国不是不能民主,而是不愿民主。不愿的原因不是我们的素质太低,而是我们的素质太高,以至于不屑于玩弄西方民主那种低级龌龊、欺世盗名的小儿科的游戏。
 

11、中国政治改革的战略方向应该是共和化而非民主化。共和是天地人三才的立体时空,而民主只是人类一维的平面存在。把政治改革简约为单一的民主化目标,将使我们堕入万劫不复的历史深渊。不改革固然可怕,但乱改革更加恐怖。

 

第三辑:文教

 

1、缺失文明的自觉性和主体性,交流不过是单向的接轨,包容也只是自欺欺人的意淫。
 

2、儒家不是本体论上的虚无者,我们在体上信仰坚定,在用上自由活泼,一阴一阳,有经有权。
 

3、道德是自由的觉悟,谈不上什么压力。法律是自由的底线,不可越雷池半步。一个在前方引导,一个在后方督促,如是自由方才可能。我们的问题是把道德和法律打成两截,却忘了明刑弼教的传统。
 

4、【儒教的组织】欲重建儒教先要恢复儒教之组织,自近代康有为以来一直不乏建立儒教教会之主张,然相比于基督教的教会组织模式,儒教有其自身的组织传统,这就是家族和学宫制度。家族存则敬祖孝亲、慎终追远,学宫立则经典传承、教化流行。故重建儒教之重点应致力于此才是。
 

5、【儒教之六名】一、以渊源而言谓之儒教;二、以宗师而言谓之孔教;三、以纲纪而言谓之名教;四、以祀典而言谓之礼教;五、以化民而言谓之政教;六、以传道而言谓之文教。六教名异而实同,各有所指,别有专对,通名则谓之儒教。
 

6、所谓传统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传”——传承性,二是“统”——正统性。以此二要件关照,堪当中华之传统者惟儒学耳,其余诸子只有“传”没有“统”,属于历史,但不是传统。
 

7、其实儒道皆主张自然,此自然即性,生而自然之谓性。区别在于道家主任性,儒家主复性。任性不免流于狂禅,复性则下学而上达。
 

8、我的意思是说,任性只有境界论,而缺少工夫论,故流弊甚深。反之,复性则克己复礼、下学上达,道人入善、有章可循。
 

9、复兴儒教首先要处理好中国近代史给我们留下的庞大遗产,这份遗产清单中既包括各种主义,更包括现存的政党。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有效地重组资产、化而用之,而不是简单地反对、除之而后快。
 

10、【学雷锋】楷模应该是领导,而不该在群众中找;学习应该是主动的,而不该靠号召、强迫。
 

11、【教育的可悲】现在大学的三类人:1、不读书:用孔子的话说,吾末如之何也已。2、滥读书:该读的经典不读,坏人心性的东西却读了不少,适足以成其恶,且言伪而辩。3、死读书:学而不思则罔,把自己吃成了知识的胖子,却失去了健康的思考能力。

 

第四辑:时事

 

【南海问题1】我们外交部老是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挂在口上,殊不知正是这个东西才造成这么多的海权争议和纠纷。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不在于假借国际法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在于取法中国的王道义理重新制定一部《国际海洋法》,以真正实现正义。此事可从东亚做起,与东亚共同体结合起来同步进行。
 

【南海问题2】《王制》曰:“名山大泽不以封、不以朌。”盖以其为公共之地,天下人同享其利也。国土如此,海疆亦然。窃以为,凡无人居住之荒远岛礁,皆不必为某一国所独有,更不可因之以圈划专属经济区。可由相关之临近国家设立一联合托管委员会,专门负责处置其资源开发及分配事宜。
 

【南海问题3】此海疆之集体公有制于国际或暂不可行,于东亚则可先行试验。果如此,一来可解目前南海之急,二来可顺便推进东亚之一体化,三来钓鱼岛、独岛、冲之鸟岛等领土争端亦可随之而解。如是岂不多方共赢、三全其美?
 

【南海问题4】由于有联合托管委员会行使集体主权,域外觊觎之国便无机可乘、无间可离。至于各国对于海疆之具体分配比例,可依照海岸线长短、沿岸人口数量、历史占据时间等因素加以协调,据此设立一资源开发股份公司,各国按比例持股,利益均沾、资源共享。
 

【香港问题1】一国两制下香港建立起行政独大的政治体制,中央通过行政长官的最高任命权来保证其高度自治不会脱离北京的掌控。但随着行政长官直选的到来,这一制度设计开始出现松动的危险。其实与其遥控香港的行政权,不如掌握香港的司法权。行政只是处理日常事务,司法才是形塑一个社会的根本性力量。
 

【香港问题2】主权回归十五年了,可港人的民心却并没有同步回归,关键原因就在于政治回归后没能完成去殖民化的建制,其表现便是司法体制对英国的完全继承。尤其是对于香港这样一个法治社会来说,英国判例法的传统借助司法权直到今天依旧是港人社会的最高准则。在这种隐形殖民制度下,人心怎能回归?
 

【香港问题3】从香港一地推而广之,在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关系中,其实都可以实行“司法集权、行政分权”的模式,这样一方面可以保证中央之统一,另一方面又可以实现地方自治,发挥两个积极性。与其迷信权力,不如相信法治。以统一的司法来保证六合同风、九州共贯,这才是真正的大一统之道。
 

【香港问题4】目前香港为英美法系,内地属大陆法系,二者难以沟通。故中央欲实行司法集权,首先要更张法制,恢复中华法系的正统地位,如此方可名正言顺地将香港目前的司法体系纳入大中华法系。儒学之重新回归政教本分,亦应重视司法之地位,而不必死盯着行政权。
 

【回复网友】大陆的问题不光在于形式上的司法独立,更在于内容上的司法儒化,没有儒化的实质更张,司法独立也是枉然。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