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朵生】微言短语(集一)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7-08 08:00:00
标签:
慕朵生

作者简介:慕朵生,男,独立学者。中国儒教网主编,儒教复兴论坛总版主。

 



作者简介:慕朵生,男,中国儒教网站长。


整理人:羽箫(儒士社社员,新浪微博@儒士社知行学堂)


【我的跪拜礼】跪拜过的对象包括:天地(鲁西北俗称天爷爷、地奶奶),祖先(墓祭及家祭),父母,孔圣等圣贤,释迦和菩萨(陪母亲上香),逝者(亲属长辈)!【诸君是否行过跪拜礼?】(2012.7.1)


【“梵二会议”精神非耶教中国化指南】数十位大德就此发表高论,然皆未能切中要害。窃以为:实现耶教之本土化,首先是耶教要入境问禁、入乡随俗、客随主便,耶教徒要学习中国经典,尊重中国传统,融入中国习俗;二则儒耶在义理(教理)层面展开深入对话,做好“以儒化耶”的工作!(2012.7.1)


【用儒学对国人进行“新启蒙”】汤一介先生发表大作《启蒙在中国的艰难历程》,提到自上个世纪90年代,王元化先生为唤起人们对争取科学、民主、自由的记忆而提出“新启蒙”,窃以为,今日之中国,礼义廉耻是根本,自由民主非要务,故首先要对国人进行以儒学为主的“新启蒙”! (2012.7.1)


【鲁迅是“民族魂”吗?】《自题小像》:“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闇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正是沿着爱国主义的阶梯,经历了医学救国和文学救国的转变,鲁迅最终攀登了时代精神的巅峰,被中国广大民众誉为“民族魂”。(2012.7.1)


【穿衣的礼俗优先于穿衣的权利——秋风评“我可以骚,你不能扰”】“上海地铁二运”在微博上发表一位女士穿着较为暴露的照片,同时劝告:“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结果引来据称是女权人士的抗议。(2012.6.29)


【批评港台新儒家要有限度】孟彦文教授批评港台新儒家在政治哲学中并没有建树,因为从内在心性中开不出现代民主法治,现代民主法治也无须待儒学而后才开出。窃以为,民主政治本身不可欲,而新儒家以之为理想,方是其沉陷所在。然说其于政治哲学毫无建树,似有失公允。(2012.6.29)


【祝贺台湾成立文化部,祝贺龙应台出任部长】甫连任的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在出席揭牌仪式时,期许“文化部”整合内部、凝聚共识、建立制度并有效运用资源,发扬具“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让台湾成为富而好礼的社会。(2012.6.29)


【两个王阳明】今偶然看到,现有一叫王阳明的戏子,其消息多和绯闻、床戏、吻戏有关。古人起名,讳国名、山川名、官职名、疾病名、畜牲名、器物名,尤其讳 祖先名和圣贤名,如宋大观四年,为避孔子讳,规定改瑕丘县为瑕县,龚丘县为龚县。此王阳明,盗圣贤全名,着实可恶!吾人当予以谴责,并力促改名之(2012.6.29)


【大复仇和尚法治不矛盾】复仇或由个体行之,或有公权行之。若血海深仇,则复仇必正当,必不违背法律,必当赦免之!(2012.6.23)


【关于儒教之结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有此人哉,则道统不断,儒教不亡!我在,则儒教在!虽千万人,吾往矣!!!(2012.6.21)


【Confucius外文意思和后缀词-cius含义】1687年巴黎孔子哲学拉丁文本,将孔子译为拉丁文Confucius,Confu是孔夫音 译,-cius是新创的后缀词,意为圣哲,即“子”的意思。这个作为尊称的后缀词-cius随后在英国流行起来,如称休谟Humecius,罗素 Rusullcius。(2012.6.20)


【谁能解答秦晖的问题】义和团一锅端反西化为何却不尊儒?太平天国“文化”上以耶排儒,制度上却实行中世纪式的神权专制,是典型的“西化而非现代化”运动。秦晖使用的“耶”字,是民国对“基督教”的通称。另,秦晖是右翼阵营中,稍能同情传统和儒家者,惜乎不能切入真义(2012.6.20)


【罕见的孔子画像】此故儒者带长剑行天下之风骨!《吕氏春秋》云:“孔子之劲举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闻”;《庄子》云:孔子“力能叩关”。另,孔子谙熟六 艺,骑射娴熟,武艺了得,而高足子路刚猛声闻天下,高足冉有言军旅之事“学之于孔子”。后之儒者,失之于文弱,此其吾辈当所戒哉!(2012.6.20)


【求放心,故安然】物质家园尚知追寻,精神家园不知回归,悲矣夫!孟子曰:“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 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陈普诗曰:放豚无迹竟西奔,着意追求孰用功。惟必操存能主敬,依然不离这腔中。(2012.6.20)


想念远在家乡独自生活的父亲!两个月没有回去看他了,本想端午回家,但恰要出差,无法回去。(2012.6.20)


【农民工跪拜范仲淹,祈求显灵帮助讨薪】农民工们仍在期待着怀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精神的洛宁县政府官员们能够秉公执法,帮他们讨回血汗钱。“实在不行了,我们大不了再去拜几场,我们就不相信人都会不讲良心”。(2012.6.19)


【特别公告:蒋庆、陈明、康晓光、许章润、秋风发起“弘道基金”】标志着中国大陆第一个儒学基金会正式成立,也标志着大陆儒学复兴走向建制化、组织化、规模化道路。本人首期捐款1000元人民币,此后每月捐款工资收入三十分之一,十年后每月捐二十分之一,退休后每月捐十分之一。(2012.6.18)


【特别公告:知名儒者蒋庆、陈明、康晓光、许章润、秋风发起“弘道基金”】标志着中国大陆第一个儒学基金会正式成立,也标志着大陆儒学复兴走向建制化、组织化、规模化道路。欢迎关注,欢迎支持,欢迎赞助!(2012.6.18)


【中国20世纪的两大政治遗产】汪晖认为,一是由毛泽东提出的“反抗的、革命的道统”,一是由孙中山提出的“继承尧舜禹文武周孔的道统”,两大道统血腥抗衡,造成诸多悲剧,慕按:如今,两大道统早已变种,仍旧存在,互相博弈。秋风说,回归儒家道统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诚哉斯言!(2012.6.17)


【君主制的现代意义】中国儒教网“中国与世界”栏目,连续刊载陈季冰、陈心尘、郑志新、周飙四位学者关于英国女王即位60周年的评论文章,对于讨论君主制的历史意义和现代意义,对于反思中国君主缺位以及能否推动实行“虚君共和制”,皆有重要的启发意义!我意:“虚君共和”可行!(2012.6.17)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近人多言“自由主义正在衰落”,一则以忧,一则以喜: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虽非儒者之主张,但毕竟于保障自由和人权大有贡献;同时,其衰落亦为多元政治发展打开空间——在中国,尤其为既能保障自由,同时更加注重神圣性和德性的儒家政治打开了空间!(2012.6.17)


【“贤能政治”可以先做起来】贝淡宁(Daniel A. Bell)称:“无论民主的理念可以用什么样的理论来支持,崇尚儒家的改革者们所提出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贤能政治观。”慕按:在儒教宪政框架下,选贤与能才能得到保障。然于重能不重贤、重才不重德之际,可先尝试做起来!(2012.6.17)


【祝贺中国私塾超过3000家】慕按:最佳状态,中国每个乡镇和社区皆有私塾,即约10万家私塾。然私塾进行儒家经典教育固然重要,更重要者为儒家经典教育进入国民教育体系,成为大中小学生必修课、学费课、考试课,有之未必毕业,无之必不能毕业。此前,私塾教育乃其一过度和补充而!(2012.6.17)


【关于“多少恶心,假‘儒’之名以行”】此为人大教授张鸣最新反儒之观点。慕按:当下诸多恶心和恶行,非由儒家造成,乃因儒家缺位而致!张教授以“公知”自居,不敢畅言“多少恶心,假‘马’之名以行”,反而落井下石、鞭打死牛,指桑骂槐、荆轲刺孔,此固非勇士和君子之行也!(2012.6.17)


【宪政优先于民主】邵建先生近日著文称,宪政优先于民主盖宪政是国家政治制度之总安排,而保障民主只是其中之一方面。然,邵先生虽主张实行宪政,但不许以实行儒教宪政,此我所不能理解者。宪政当行,而模式非一,如君主、共和、民主皆可立宪,中国难道只能实行西式立宪?(2012.6.17)


【热烈祝贺“神九”成功上天、“蛟龙”顺利入海】毛公当年有曰:“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无论如何,作为中国人,我们都为之自豪!(2012.6.16)


【政府知识分子即御用文人】近日,郑永年发明“政府知识分子”一词,用于俗语所说的“御用文人”。他指出,中国的政府知识分子,不管情愿与否,都是“左派”,且在公开表述上有浓厚的怀旧和乌托邦色彩!问题是,这些“左派”,究竟是在为谁服务,又是把谁视为“右派”? (2012.6.16)


【汉服+古礼=中国文化复兴重要途径】佛山西樵古镇近百名儿童穿汉服行开笔礼热河文庙国学讲堂开讲 学子身穿汉服拜孔圣。汉服爱好者和古礼爱好者,天然就是儒家的同盟军,天然就是儒家文化的传人!无礼仪服饰,无儒!礼仪服饰,文化认同\民族认同是也! (2012.6.16)


【文人相轻论】近日,易大文人又发表高论,说“心灵被阉割的文人只会剩下腔调”。大家要好好想想,这是在说谁呢?(2012.6.16)


【朱熹女婿黄干后人投资两千万修复高峰书院】谨表示祝贺!也表示钦佩!同时,很想知道,这个书院修复后,能为儒者所用吗?我有几个朋友,数年来一直想在都市建个书院,但因资金等各方面掣肘,始终未能如愿,憾乎!今后之书院,少量可建在山林,多数宜建在城市或郊区!(2012.6.16)


【可怕否?】上海市毛泽东思想研究会副秘书长王懿麟博士说:那些主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定孔教为国教载入国家宪法的人,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目前我们党内就要学会做剥去假面的工作,揭露真相,而不是让一些个有毒的封建残余思想继续伪装起来骗人。(2012.6.16)


道不苟行,待乎其人!愚下虽不敢言大匠不为拙工改绳墨,然愿守死善道//@吴钩1975: 个人认为,在当下,不宜过度强调儒教宪政、国家儒家,因为这会引来更多的猜疑,特别是那些受西化自由主义启蒙的知识分子,脑子更不可能转过弯来。现下务实之举是积极传播儒学,积累和增进儒家的影响力,吸引更多追随者 (2012.6.16)


【诸子不出儒学论】今见季谦先生《诸子出于儒家论》,使我想起几年关于儒家历史哲学的构想提纲,其中提到:史学为中国文化之源,史学早期体现为王官学,儒学为史学或王冠学之正宗,而诸子学为儒学之别子为宗。所谓老庄,皆儒学之别出,得儒学之一体者也。惜乎,学问不就,书作不成 (2012.6.16)


【是儒者,必尊天,必尊道,比尊古,必尊经,必尊孔,舍此五者,非儒也】吾友南洋理工大学嚴壽澂教授,作“信古天倪”之说,梳爬陳鼎忠治經要義,甚得此义! 
(2012.6.16)


【教养很重要】我拈出个如何实现儒教宪政的话题,结果一大堆人跑出来对之冷嘲热讽、谩骂攻击。我觉得,儒教宪政很重要,知书达礼,做个有教养的君子,也很重要!是不是?就此而言,儒教之重要,不待言矣~(2012.6.16)


【民间结社传统,能否启发当下建立儒家社团?】贾西津教授云:中国自古有民间结社传统,其思想渊源则来自仁、义、善、慈等儒家观念。近20年间明显出现了国家控制松动、社会组织复兴趋势。民间结社正在兴起。若此,则各地儒者,是否可以借鉴这一传统,探索组织纯儒家的社团?(2012.6.16)


【爱国首先要爱文化】张晚林说:“爱国首要者即在守住自家文化的自性,一个没有文化自信与自立的人,是很难做到真正爱国的。因为国家是一种文化传承,故国家的生命是无限的,相对于有限生命的个人而言,具有绝对性。这意味着,爱国是一个人的必然义务。”晚林兄知言,好样的!(2012.6.16)


【人大教授彭永捷建议国学进入国民教育体系】的确,不进入国民教育体系,不成为国民基本共识,何堪国学之名!然吾人须知,儒学为国学之主体,经学为儒学之主体,国学进入国民教育体系,即儒学进入,即经学进入,即四书进入!(2012.6.16)


【四民颠倒,儒学何去何从?】古之四民,士农工商;今之四民,士商工农,且农村多为386061部队,即妇女儿童老人。20世纪30年代,在乡土中国日益分崩之际,“最后的儒家”梁漱溟先生曾试图运用儒家文化拯救中国农村。那么,今天是否还存在儒学“下乡”的可能? (2012.6.16)


【國民宗教和公民宗教】與蔣慶先生儒教國教說想對應的一種觀點,來自陳明的儒教公民宗教說,建議諸位也瞭解下!(2012.6.16)


【耶教非儒教之比】不少學者,一見儒教字眼,遑論儒教憲政,就立刻蹦將起來,大聲指責,蓋其心中以耶教模式來衡量儒教也。建議先看下蔣慶先生《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一文,對吾儕所理解之儒教,做個基本的瞭解,然後再來討論,否則牛說馬聽,不搭邊際!(2012.6.16)


【儒教憲政如何實現?】該不該實行儒教憲政,對於真正瞭解儒家儒學儒教的人而言,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實現之?是冀望漢武再世撥亂返正復古更化,還是儒家 結黨營社參與政治競爭,抑或推動讀經講學複禮等厚植儒家復興基礎?竊以為,三者並行不悖!諸君可從容討論之!【支持和反對,皆請給出理由并轉發】(2012.6.16)


【中國當行虛君共和制】蔣慶先生新著《再論政治儒學》認為,在儒家传统中,“国家万世一体”,朝代可以更替,政府可以更换,唯独国家换不得、替不得。故建議改“衍圣公”为“衍圣王”,作为中国的君主,代表中国的国统,负责象征性的政治外交职权和实质性的宗教文化性职权。(2012.6.16)


【皇權與士權既相反亦相成】錢賓四先生言,中國傳統政治向有內朝與外朝或君權與相勸或皇權與士權之分,兩者既非完全對立,更非合二為一,彼此制衡,確保政治秩序穩定和優化。馮彪兄作《反思中国政治史的常态——浅议士大夫和皇权的博弈》。(2012.6.16)


【果如此乎?】儒家经典所编织的共同的历史记忆抹灭了“汉人”内部各族裔千差万别之种族背景。当大一统国家终于在滚滚胡尘中轰然坍塌之后,由共同的历史记忆所凝聚的汉民族亦随之分崩离析,渐次还原为其所自出之蛮夷戎狄。“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2012.6.16)


【好傳統和壞傳統】受羅德菲爾德啓發,吾人亦可分傳統為好傳統和壞傳統。可欲可信可行的傳統,是為好傳統。可惡可非可去的傳統,是為壞傳統,如權詐法術, 如小腳鴉片等。壞的傳統,永遠站在被審判席上,待乎仁智君子給予合理的批判。然就其歷史性而言,就其在場性而言,其仍不失為一種傳統!(2012.6.15)


【大傳統和小傳統】美國人類學這羅德菲爾德分傳統為大傳統和小傳統兩類,一類為精英階層的宏大傳統,一類為底層社會的民俗傳統。當然,中國古代由於精英和 平民兩大階層之間具有很強流動性,所以大小傳統並非截然分開,但也並非完全一致。就此,將窗花剪紙視為一種傳統也未嘗不可。(2012.6.15)


【做好人難,也不難】秋風先生說,做好人不難從人性本善乃至於君子远庖厨的角度看,此說可行。問題是,如何在一個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惡環境下,使人能鼓起勇氣做好事,比如攙扶起摔倒在地的老人?建構一種善的制度——儒教憲政制度,使人們敢於和樂於做好事、做善事,仍是必要的(2012.6.15)


【傳統是什麽?】傳統并非像希尔斯所說,僅是個世代相传的东西。傳統乃是全部的過去,無論情願與否,它都與生俱來、揮之不去。對於傳統,與其急於反對,毋 寧抱以溫情和敬意,給予同情之瞭解。只有與傳統和解,才能堅守到底或自然放下。吳鉤兄与廖信忠先生谈中国传统,意在斯乎? (2012.6.15)


【儒者宜就停止計劃生育政策集體發聲】這是一位儒者朋友的希望,誰來寫個呼籲書?記得柳詒征先生曾說,中國稱謂複雜,如叔叔、伯伯、舅舅、姑父、姨夫,不像英文uncle一詞了之,表明中國文明因複雜而高級、而細膩、而優雅!但因計劃生育故,中國文化恐再無此優雅了!(2012.6.15)


【秋風,自由主義者還是儒者】竊以為,哈耶克的自發秩序理論,恰在說明一個獨立的文明體,有其內在生命機理,其外部營養可助長之,不可取代之。這對秋風上 溯吾國政治制度文化傳統,探尋吾族歷史綿延動力,具有決定意義的影響,并最終化自由主義為儒者訴求之自由。(2012.6.15)


【如何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于中国文化,国人“自己讲”和“讲自己”,斯为创发,斯为上;“照着讲”和“接着讲”,斯为固守,斯为中;“比着讲”和“跟着讲”,斯为歧出,斯为下。 “比着讲”和“跟着讲”,即比照和跟从西洋文化,来割裂和肢解中国文化,斯为忘本,斯为迷途,故斯为下。(2012.6.15)


【释永信,好样的!】韩国曹溪宗邀请了“西藏流亡政府”派出的“西藏代表团”及前“首席噶伦”桑东仁波切参加在丽水举行的“世界佛教徒友谊会(WFB),我中国团团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率团放弃会议回国! (2012.6.15)


【考证屈原为同性恋非圣无法】屈子者,古之遗爱也!有好事者翻出民国时期考据其为同性恋事,而网上围观响应者众,甚无谓也。离骚者,赋之体也,比兴铺陈, 起落无际,而以一己龌龊之心,私度屈子投江为同志而死,后演为愚民洗脑之爱国故事,厚污古人,非圣无法,人人得而攻之可也!【始作俑者为同志】(2012.6.15)


【呼吁废除计划生育政策,罢免安康事件责任人】安康国家公职人员公然公开谋财害命,强行引产7个半月的孕妇,导致胎儿死亡,却厚无颜耻地声称是依法终止妊 娠!天理何在?正义何在?良心何在?国人的前途和希望何在?强烈呼吁废除罪恶的计划生育政策,坚决罢免安康事件相关责任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2012.6.13)


人民主权是一个理性假设和社会契约,它只是政治合法性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以儒家视之,主权首先在天(天道神圣合法性),其次在地(历史文化合法性),其次在民(人心民意合法性)。凡主张单维度合法性者,无不失之偏颇,而主张主权全部在民者,无不走向乌托邦和理性的专制(2012.6.13)


左右博弈的缓冲地带,往往是最平和、最理性、最坚实,同时也是须臾不可离开的地带,那就是中道,就是中华文化,主要是儒家文化。左右两翼针尖对麦王,若忽视这一地带,只会带来破坏,罕有建设性!(2012.6.13)


【中国自秦后无封建论——挑战教科书常识(一)】所謂封建制度(feudalism),是指封君有采邑,有行政與司法之權,有自己的武裝力量。歐洲中世紀是如此,中國西周時期大體也是如此。春秋戰國時期,此一制度崩壞,秦統一天下,廢封建行郡縣,中國正式脫離了封建時代。(2012.6.13)


【讨论下汉服的名称问题】窃以为,“汉服”突出的是服装的民族主体属性,“华服”突出的是服装的中华民族属性,“国服”突出的服装的中国国家属性,“古服”突出的是服装的历史传统属性,“礼服”突出的是礼仪场合属性。哪个更好、更合适呢?【喜欢请传统服饰的朋友们解答】(2012.6.12)


【日本骑墙,东亚共同体无望】所谓的日本“脱美入亚”,至少到目前为止,只不过是缺乏客观依据的假定而已。美日同盟既是美国防范中俄两国的战略屏障,也是 美国套在日本这匹野性十足的坐骑嘴上的络头。日本有无决心“脱美入亚”是个大问题,日本有无能力“脱美入亚”更是个大问题。(2012.6.11)


【中日文化不是父子或兄弟的关系】自古及今,日本深受中国文化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从整体尤其是从价值观上来看,中国文化和日本文化至多是一种复杂微妙甚至是不太成功的师生关系,绝不是父子关系或兄弟关系,所以今后不宜再笼统地提日本属于儒家文化圈。(2012.6.11)


【抗日联盟、保钓联盟,算我一个!】部分公痔和小姿以言论自由故,反对封杀加藤嘉一,幼稚可笑,悲哀可怜!若一个中国人,在日本坚称南京大屠杀事实和人 数,钓鱼岛主权为中国所有,不挨揍才怪,更别说给在报纸发文的机会了!这对日本人也是政治正确的问题!内争民权,外争国权,中国发展,不外乎此!(2012.6.11)


【特评加藤嘉一事件(二)】5、刚才我听说“保钓”的朋友们,境遇比XX分子还悲惨,不,应该说是还悲壮,这是我们民族的耻辱。请向他们转达我的一个意 见:目光不能局限于钓鱼岛,要盯住琉球群岛,我们要把琉球群岛的历史问题、法律问题提出来,质言之要光复琉球,这叫以攻为守。(2012.6.11)


【特评加藤嘉一事件(一)】3、必须牢记中日历史恩怨。倒不是说中国人不宽容,而是日本人无法让人宽容。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血亲复仇,十世不晚,此《公羊传》大复仇荣复仇之旨。不应老对日本宽容——你越宽容,它越得寸进尺,越放肆。详见本人《我对中日关系的八点看法》(2012.6.11)


要在传统中找到清晰的自由主义线索,恐怕不是很现实,而且有逆格义之嫌疑。挖掘传统政治哲学,尤其是儒教宪政观念及其资源,当然也包括社会自治资源,是可取的,而且是必然的。社会自治兹事体大,重建国家(政府)与个人、个体之间的缓冲场或缓冲地带,甚为重要!(2012.6.11)


【吾族男女俱退化反常论——伪娘和宇春】以愚下之观察,吾族之男女今俱处于退化反常时期,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徒,不善不能改,且男人涂脂抹粉女 性化,缺乏阳刚气质:女人则帅气豪放男性化,缺乏淑女魅力,至有阴盛阳衰之势!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好事还是坏事【支持或反对皆请说理】(2012.6.11)


【只是资料】拉尔修《名哲言行录》载泰勒斯之言曰:“有三件幸事要感谢命运女神:第一,我生而为人而不是畜牲;其次,我生而为男人而不是女人;第三,我生 而为希腊人而不是蛮族人。”慕按:一说为柏拉图所说,但想不起出自何处了! 又按:本人反对这种观点,也无意冒犯各位女同胞,偶及此而已!(2012.6.11)


【感想】讨论不是表态,宜言之有理、持之有据。对于我的一些浅见,希望诸君能讨论之,当然也可以表态,但不希望侮辱谩骂!特别是,拜托您不要用从教科书上看到的那点支离破碎、颠倒黑白的所谓理论和知识来侮辱谩骂!拜托!!!(2012.6.11)


【为"三妻四妾"辩护】不是鼓吹现代实行之,而是希望同情了解其渊源。战国时列国人口总数2000-2400万,男女各1千万到1200万。长平一战秦坑 杀赵降卒40万,后项羽斩绝秦降卒20万……女多男少的时代,“三妻四妾”于维护社会秩序和人伦情理大有功焉!以此讥讽传统和儒家的人,记得“齐人有一妻 一妾”否?(2012.6.11)


【敬告诸君】我不是男权主义者,更不是女权主义者。基于我所了解的传统,就女性角色定位问题提出一些浅见。女性相夫教子是农业社会的必然选择;男女平等是 工业社会的必然选择;回归传统角色,是后工业社会的必然选择——这是我在欧美日韩游历时的一些见闻,也感觉是对女性的真正尊重!中国还不到时候?(2012.6.11)


【独生女能供奉父母神位否?】罪恶的计划生育政策推行三十余年,在中国尤其是在城市造就亿万独生女。如今,她们的父母已走进老年,再过几十年就会走向暮年 及……。一个严峻的问题是,中国的家祭传统,能否在独生女身上延续下来?她是否可和其夫君一道供奉自己父母的神位,并告知自己的子孙?(2012.6.11)


【讨论儒者对女生读研的看法】窃以为,大学女生(本科生)最好回归传统女性角色,包括早日结婚生子、相夫教子、伺候老人,闲暇做点女红,做点义工,习点琴 棋书画,而不必斤斤于考硕考博,竞胜于职场。女人的幸福,在家庭,在丈夫,在孩子,不在事业!【同意和反对,皆请给出理由并转发】(2012.6.11)


【答同道既信耶稣又尊孔子问】有明一代,西儒和华儒皆有类似情况。但这对我来说,是个严峻的挑战。就情感言,我不希望你这样做;就超拔个人精神信仰言,我不能反对你这样做。子曰:“汝安,则为之!”就我个人言,守死善道,忠贞不二,虽有痛苦、焦虑,更觉追随夫子之乐!(2012.6.9)


2007年8月,美国《天主教国家纪事报》资深记者艾伦撰文指出:每天约有1万名【!!!】中国人成为耶教徒,到本世纪中叶中国耶教徒将达2亿之众,从而 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耶教国度,耶教完全有可能变成一个以中国人为中心的宗教。另“世界基督徒数据库”估计,中国的耶教徒人数目前已高达1.11亿。(2012.6.9)


的确,耶教泛滥,和传统儒教信仰严重缺失有关,也和传统社会组织崩溃,而现代新型社会组织又多以利合有关。就是说,“单位”只是某种特定功能的组织,“单位人”在其中,不能获得精神信仰、道德理念的支持有关!(2012.6.9)


我也去過匈牙利和土耳其,有意思的是,匈牙利人堅持認為他們就是歷史上生活于中國北部的匈奴族。接待我們的一位匈牙利漢學家,專門研究此問題,并從語言語音角度進行論證。另外,土耳其人也認為他們先人就是生活在中國西北部的突厥族。(201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