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之声】在历史的路标面前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8-09 08:00:00
标签:
殷之声

作者简介:殷之声,男,祖籍江苏海州。西历1940年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卒。幼年随父殷得标(辛亥革命军人、抗日志士)、母庄月英,颠沛流离,后在常州(45~48年)、上海(48~52年)接受了启蒙教育。1952年随父母内迁河南郑州。1958年初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寒,即参加了工作(郑州发电设备厂)。文革中受冲击。1976年参与了“4.5”(郑州的《火炬》)运动。1979年调入河南省外办。后因关注时政遭受审查,被遣返原工厂。1990年退休后开始思想探索。

     

    实现政治稳定与和平,是以个人被禁锢,自由发挥才能受到压抑为代价,还是以确保个人才能得以自由无阻的发展和创造性的发挥为前提,这是一个新体制所不容缺失根本而前提性的选择。

    中国历史进程落后,文化停滞的症结,便是历代统治势力对于社会稳定、国家统一的厚偏,而不惜去压制个人才能的自由发挥、扼杀富有创造和拓展、推进历史进程的真知灼见。政治专治、文化垄断于上层,闭关锁国、故步自封、致使一个生气勃勃的国家民族,被严密而残酷的禁锢桎梏在专制牢笼里,任凭其充沛的活力窒息,强劲的肢体僵硬,聪颖的心灵积满忧郁怨恨,并引出了两条吞噬民族尊严、人性尊严的毒蛇:一是野蛮放肆而返现原始愚昧的暴力;一是卑怯奴颜而毫无人格的适从和麻木不仁。

    一个伟大的民族,在其盲目自信的传统中,丧失了一切优势,而在其自酿的恶梦中昏睡数百年。

    在你争我夺的人类发展阶段中,数百年的沉沦与昏睡,给中国带来的是屈辱、是落后、是混乱、是自我的腐败、衰朽。中国文化的底蕴被它们遮掩、覆盖而无以释放,中国文化糟粕的烈焰吞噬着传统文化的精华,人们看到的是一遍传统文化糟粕的灰烬残渣。失望怨恨到几乎毫无自信……

    一个伟大的民族面临着觉醒,一个润育民族的传统文化,面对着反思与否定的命运,面对着对其怀有坚定信念者的召唤、发掘、整理和复兴的生机。

    历史已经将路标标现在一个古老民族的面前:是抛弃一切重新开始,缔造一个新文化的民族,还是继承复兴一个民族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优势?是以导致民族失败、陷落的传统观念来维持虚假的现状,还是以崭新的体制去引发和释放蕴藏在陈旧物质与精神废墟下的无穷的能量?

    选择,需要智慧,需要勇气,需要魄力,需要洞察中华文化真髓的识见,更需对于历史的公正,对未来发展的崇高责任心和无私而极端的热忱。我们伟大民族的复兴,必将因了这一良知的选择而到来,我们光辉璀璨的中华文化,必将重新照引人类世界走向又一个新文明的天地!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