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民】学术不正 繁荣何益——与友人论阳明学书

栏目:谏议策论
发布时间:2013-11-08 11:53:28
标签:
张新民

作者简介:张新民,西历一九五〇生,先世武进,祖籍滁州,现为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教授。 兼职贵州儒学会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中华儒学会副会长。著有《阳明精粹·哲思探微》、《存在与体悟》、《贵州地方志考稿》、《贵州:学术思想世界重访》、《中华典籍与学术文化》等,主编《天柱文书》,整理古籍近10种。



学术不正  繁荣何益

——与友人论阳明学书

作者:张新民

来源:作者惠赐《儒家邮报》

时间:孔子2564年暨耶稣2013年11月5日

 

 

 

大札奉悉,稽答为歉。兄治阳明子之学,确有见得深处。盖儒道释三家,皆与其相合相契。而禅门之影响实最深最钜,发用则不可不用儒家也。故凡涉形上之道体,则屡以“上一截”称之,以为三家本无异同;至于形下之世界,则谓其为“下一截”,而三家不能不有差异也。良由道体本一,可统万殊。一之与万,不即不离。而常与无常,亦可合于一体。就形上之道言,如马一浮氏所言,儒释等是闲名,心性人所同具。而一涉形下世界,则毕竟千蹊万径,要在应机说教,何必执定一说耶。一如理为形上,气为形下,理不离气,气不离理,形上则不离形下,形下亦不离形上。理与气一体,形上形下亦一体也。而其时儒门淡泊,程朱压力甚大,阳明之时有讳言,亦在情理之中矣。然虽如此,后儒批评之声,可谓不绝于耳。咸以为其道近禅,而禅必空寂,空寂必误国,则阳明不能辞其咎耳。然儒之与禅,所同仍不胜其所异,即孔门之仁智兼融,亦通于释氏之悲智双运,阳明知行合一之说,何异于禅门性修不二之论。皆为救世必具之资,少见疲厌不乐之想,惟门庭设施,不必尽同,亦无须尽同也。至于空寂,亦非常人所见之死体,天地一日存在,便可一日活泼起用。运机流行无碍,方为真大道也。别阳明一生事功,赫赫有声,古今儒者用兵,无有出其右者,足可兼取三不朽美名。吾国儒学之人格形态,阳明子堪称典范矣。仪型犹在,慕者谁何?故余乃寄厚爱于豪杰之士,痛斥芸芸乡愿,厌恶首鼠两端,以为国家元气,不离人格精神,必赖傲骨英气。而大心仁人之士,岂可一日或缺哉!

 

阳明子居夷处困,洞悉生死,见道最深,其说虽可溯源孟子,然皆自心性沛然涌出,实可见儒门尽心知性之说,决非诳人虚语。而心之全体大用,一旦活泼展现,则彻上彻下,必通透明了,为仙则必为真仙,为佛则必为真佛,为儒则必为真儒。大地山河,俱可担荷一肩;日月星辰,足可与之共辉。大丈夫皆不忍真弃世,亦非生死一端可限,必振斯民之陷溺,挽天下以同往也;而救世必先救心,救心则本于性天,天与人本来不二,斯亦三家共同之旨也。则良知藏亦通于如来藏,成就生命乃德性之应然,汲汲于向外探求者,不过世间俗学而已。故余一生治学,多见其同,而少见其异,凡议论纷纭者,皆昧于会通之旨,拾小而弃大。而三家皆人类智慧之结晶,不可以分别智起妄见。惜今人治学,已不知反诸本心,高明者虽好谈本体,然亦不过玩弄光影而已。噫!阳明子之真血脉,吾儒之真精神,成于学术,亦毁于学术。学术所催生者,乃文字相之繁荣,文化生命之元气,则早已斲伤矣。

 

故曰:学术不正,繁荣何益?修辞不诚,立言何益?必正心、正理、正气、正政、正官、正民,使天下风俗皆归于醇美,人心有所依止而安宁,士林率先以身示范,讽议褒贬一皆出于至公之大道,学术精神方臻究竟也。学界非徒驰骋口学之区宇,当为性德流行之天下。惜害道风炽,莫过今日;学者趋利,大胜古昔。人心杂毒,戾气熏天;声色迷转,无绳自缚。吾兄慨然思有所振起,弟岂能不肃然起敬乎?

 

余之发愤整理出版清水江文书,实出于不忍难安之情。盖文献凋零,情何以堪?幸天不弃,已出版煌煌廿二册精装之本,其必沾溉学林,指日可待矣。然此劳己逸人之事,智者决不肯为,不为则谈何沾溉?故真守道者,必以愚自处也。蒙兄不弃,拟全力相助,玉成兹事,亦德必有邻之证。何其幸哉!何其幸哉!数次电话,知兄之识见魄力,均在吾侪之上,则兄之见义援手,不啻十万大军助我。因缘大法不可思议,余今更信而不疑矣。

 

余既退出体制,知行讲坛亦改由儒学会主盟。民间兴学,更见道统精神。兄之应邀赴讲,诚乃佳话也。晤面畅谈,岂非至乐?虽云天相隔,时时翘首相盼焉。

 

公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晨止叟谨撰于水心溪梦馆之晴之书屋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


责任编辑:李泗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