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被计划生育改变的中国—— 读易富贤《大国空巢》

栏目:反思计划生育政策暨放开二胎
发布时间:2013-12-20 22:55:09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被计划生育改变的中国—— 读易富贤《大国空巢》

作者:吴钩

来源:腾讯《大家》栏目

时间:20131218

 

 

 

——“2014年:14-64岁总劳动力开始负增长”“中国不但面临劳动力短缺,也面临人口结构老化”;“2015年,光棍危机全面爆发”,由于性别比严重失衡,中国光棍在“2022年将超过2000万”;“2016年,购房年龄人口开始负增长”,到2028年,中国的初次购房年龄人口将“下降差不多一半,也就是说,2016年之后,房地产市场将快速萎缩,可能将重创经济”……

 

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呢?不,这是人口学者易富贤先生在他的《大国空巢》中对中国近在眼前的人口危机的描述,立论有着严谨的人口统计数据以及各国历史经验的支撑。本书的副题为“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

 

以前,“计划生育”还是一个敏感词,不过这几年来,我们已经可以在公共媒体上听到越来越多的反思计划生育政策的声音了,而且,国家也即将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调整——放开“单独二胎”已列入改革日程,尽管这一调整的步伐离人们的预期还有很大距离,但毕竟表明人口问题已得到政府高层的注意。

 

在这一背景下,我想对易富贤先生的人口研究表达敬意。易先生无疑是最早关切中国社会在计生政策下人口问题的学者之一,他的这部《大国空巢》也是系统性考察人口与经济盛衰、国家兴亡乃至文明续断之间密切关系的著作。我们以前囿于成见,以为人口是社会发展的拖累,但易先生的研究雄辩地表明:人口增长是社会进步的基本性驱动力,而低于人口更替水平的人口增长、负增长,则正在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定时炸弹。

 

不管人们对于计划生育评价如何,有一点不必怀疑——实施了三十年的计生政策,已经深刻重塑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家庭、我们身处的社会结构、我们正在经历的家国命运。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计划生育促成了无数个“三口之家”——一对年轻夫妇加一个孩子,在这种超微型的家庭结构中成长起来的独生子女,首先已经无从体验从前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兄弟姐妹感情,甚至将丧失这种情感分享的能力。

 

有一个段子说:“2024年。小女孩从幼儿园回来,问父亲:爸爸,老师今天教了‘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到底是什么人啊?父亲沉吟半晌,深吐了一口气,说:这是一个古老的物种,他们已经被计划生育消灭了。”这不是笑话,它不好笑,而是让人感受到一种悲凉。而对于独生子女来说,更悲凉的问题还在后面:他们结婚之后,一对夫妇要赡养两个家庭的老人,这将是人生不能承受之重。

 

在这样的家庭结构下,传统的家庭养老显然已经不可能。或许你可以说,“生儿养老”是一种落后的方式,我们应当依靠社会化的养老,依靠社会保障体系养老。但是,“社会化养老”归根到底还是要靠人口来养老,换言之,未来要有足够的劳动力人口来缴纳社保费,到时垂垂老矣的我们才可以领到足够的养老金。然而,由于人口增长的急剧放缓,中国社会正在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未富先老”已然成为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今年我国老年人口将突破2亿,2025年将突破3亿,2034年将突破4亿。易富贤的研究则表明: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将从2010年的1.78亿增加到2037年的4亿,而劳动人口却不断减少,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与65岁及以上老人之比,将从2010年的8.41下降到2035年的31。不管是哪一组数据,都说明养老情势危急。目前社保金已出现巨大缺口,未来随着领钱的老年人口持续增加,而交钱的劳动力人口一再减少,这个缺口还要继续扩大。

 

人口抚养比的失衡只是中国人口结构失衡的一个侧面,还有另一个失衡——性别比的失衡。根据易富贤的研究,“以22-60岁的男性人口对应20-58岁女性人口,姑且定义男性人口超过女性的那一部分为‘光棍’,那么2010年之后,中国的‘光棍’数量快速攀升,2022年将超过2000万,2028年将超过3000万,到2041年将超过4000万。”

 

现在坊间年轻人将1111日称为“光棍节”,本来是一个戏谑的说法,但以中国严峻的性别比,恐怕未来真的要成立一个“光棍节”了。那么多“光棍”如同饿虎下山,将会对未来社会造成什么冲击,我实在不敢想象。历史上有教训:明清时,福建一带民间溺弃女婴成风,导致性别比严重失衡,结果,“为奸,为拐,为买休,为典雇,为众人而娶一妻,为一妇而辗转数夫,皆鳏旷无赖之行”。

 

人口结构的失调、人口红利的消失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更不必多言,已有诸多学者论及。易富贤比较了欧盟、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历年的老年抚养比与GDP增长率的关系,发现“老年抚养比低于12%时,GDP可保持在8%以上的增长率;一旦老年抚养比超过12%后,GDP增长率将跳跃性下降”。经验教训,历历在前。

 

计划生育对中国社会还有一个重要影响,似乎为研究者所忽略,我愿意借这个机会补充上,那就是,计生政策实际上重塑了国家权力对于社会基层的治理结构。本来在家庭承包制之后,原来生产队(村行政)的权力与功能已大大衰退,但计生政策的推行,又给这一国家权力的终端重新注入力量,使国家权力重获新的控制基层的机会与机制。


(资料图:2006715日,河南省滑县农村房屋上的计划生育标语。王子瑞/东方IC供图。)

 

正因为计划生育对于中国过去、未来的影响如此巨大,易富贤先生的这部反思计生政策的力作便显得特别有份量。最近新京报将《大国空巢》列入“年度好书”候选书单,《出版商务周报》也将其送上“2013年度风云图书榜”,我认为这些荣誉对于易先生的研究与贡献而言,名至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