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抢救“香蕉人” 拒斥耶诞节

栏目:十博士关于慎对耶诞节《看法》书
发布时间:2013-12-24 20:58:20
标签:
刘百淞

作者简介:刘伟,字百淞,西历1982年生,河南灵宝人。苏州大学中国哲学博士。从事儒家思想研究,习行儒学优秀传统,著有《儒学传统与文化综合创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天下归仁:方以智易学思想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等。


抢救“香蕉人”  拒斥耶诞节

作者:刘伟

来源:作者惠赐本站

时间:20131224

 

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忙得不亦乐乎。

大概说来,两件跟鱼密切相关的事,占据了我的闲暇时间。一件是制作咸鱼干。市面上常见的淡水鱼,都是原材料。奋袖攘臂,调配糟烧,用劳动换来风味。另一件是回复大量的圣诞节的祝福短信,告诉朋友们:我从不过圣诞节,反对将基督教的耶诞节称为圣诞节。这件事也牵扯到了鱼。早期基督教是造反者的宗教。当时的社会底层信众为了逃避暴政迫害,就以鱼形图案作为象征,用来标明身份。因为在希腊文中,耶稣与鱼存在着某种牵强附会,即所谓耶稣鱼

我双手沾满鱼腥气,时不时地劝告朋友们,赶紧告别集体无意识,不要做耶教的精神俘虏。有些朋友听了之后,呵呵大笑,说道:耶稣显示奇迹,拉了一网鱼,说服了西门,收罗了一批渔夫,成为自己的门徒。你每年做咸鱼干的时候,不忘告诫我们拒斥耶诞节,却没有什么追随者。哈哈!我问他们可有回旋余地。他们答道:除非分给我们一些咸鱼干,或者请我们吃煎鱼。就这样,每年的耶诞节就成了我们吃煎鱼的日子,大家欢聚一堂,忘却了外面熙熙攘攘的耶诞节。

有时,我会幽默地提出一个问题,如果耶稣本人给你们烤鱼掰饼斟葡萄酒,你们会不会跟着他去传福音?结果令人深思。有人觉得如果鱼、饼和葡萄酒货真价实,他愿意跟着干,不就是为了口吃的嘛!这不过是句戏言。然而,戏言的背后折射出社会底层的心声: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为了讨生活,可能跟着神棍铤而走险。

我们这些儒学研究者,平时不自觉地将自己封闭在格物致知、修齐治平的套路中,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民生问题,致使生民转向耶教,寻求物质辅助和精神慰藉。这给许多妖妄之人创造了可乘之机。贫苦人为了物质上的鱼和饼,富足者追赶时髦,欣欣然用鱼和饼去填充自己的精神世界。

放眼望去,社会生活中弥漫着耶稣鱼的浓烈腥气。这股腥气熏得许多人陷入集体无意识的境地。社会领域的生化危机,在悄悄进行,诞生了一群香蕉人。这些人,皮肤是黄的,很难改变;内心是白的,无限向往和认同基督教世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些人活像一根根香蕉。生息繁衍,相互影响,数量日趋庞大。文化安全,迫在眉睫。假如卡尔先生在世,必将口诛笔伐,甚至写出《香蕉人与神圣家族的意识形态》等批判文章,极力唤醒这些痴迷的精神俘虏,

是时候了,该抢救这些香蕉人了。

半个世纪以前,有位伟人调侃苏修,慨然写到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借以教育和警示那些跟屁虫。今天,我们认真反思,探析产生香蕉人的深层原因,告诫那些信奉洋奴哲学的人:香蕉太多了,不须拆烂污

从鱼到耶诞节,再到香蕉人,最后拆烂污。清醒的朋友们啊,我们应该早日走出集体无意识,拒斥耶诞节,做个自信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