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中国入“坎”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07-01 09:36:01
标签:
姚中秋

作者简介:姚中秋,笔名秋风,男,西历1966年生,陕西人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著有《华夏治理秩序史》卷一、卷二《重新发现儒家》《国史纲目》《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为儒家鼓与呼》《论语大义浅说》《尧舜之道:中国文明的诞生》《孝经大义》等,译有《哈耶克传》等,主持编译《奥地利学派译丛》等。

中国入“坎”

作者:秋风(姚中秋)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2014年第12

时间:2014630

 

易之先天八卦中有坎,其象为水,其性为险。两坎上下相重,即为《周易》六十四卦中之坎卦,《卦辞》称之为“习坎”。“习”的意思就是重复。因为是两个坎相重而成,《彖传》说“重险也”,也即双重险难。今日中国也正在逐渐步入双重险难之中。

 

“大过”则入“坎”

 

2012年底,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召开思想年会,我为会议确定了主题: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此论一出,争议纷纷,我的朋友们几乎都反对这个说法。

 

最近,世界银行为这个论断提供了一个证据: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将于2014年底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媒体报道称,过去一年中,中国国家统计局都在做工作,不同意世界银行的这一数据。国内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指出,中国的经济实力远落后于美国,人均数字很低,尤其是各方面的制度尚不合理。中国人有这种反应,完全不出意料。取得成就的中国人向来是谦虚的,中国人也有强烈的自省意识,他们深知自己国家的问题。

 

最为有趣的是英美媒体的评论。这一次,他们的看法与中国媒体大体相同。大多数看法是:美国还是世界第一,中国还不能与美国相提并论。这看法当然不错。尽管如此,这个数字仍然是有意义的,有重大意义。它标志着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根本变化,人类已进入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此论并不是要向世界宣告,中国已主导世界,相反只是想提醒人们,中国正在极大地改变世界,而这一次的改变,将是世界历史上最为复杂的。

 

今人所说的“世界”,其实是西方的世界。它始于西人之大航海,很自然地,欧洲以及欧洲辐射的地区美洲,尤其是北美,就是世界的中心。它之外的世界则是边缘。世界领导权曾有过转移,但是在同一文明圈内转移。

 

中国却有自己独特、丰厚而不曾间断的文明。过去一百多年中,中国及其所影响的东亚,曾被划入“野蛮”世界,遭遇基督教文明的枪炮、科技、思想、宗教、制度等因素之强烈冲击。但这个文明具有充沛的生命力,它认真地学习、消化,从而实现新生。环顾全球,欧美以外,现代转型最为顺利的就是东亚地区,不论是从经济、还是从制度角度看。

 

相对而言,在东亚,中国的进展是比较慢的。二十世纪中期,中国严重偏离自己的文明之道。七十年代之后,中国逐渐回到自己的文明之道,中国起飞了。在高速增长三十多年后,中国的经济总量赶上美国。

 

未来将会怎样?如果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并且,如果未来的世界按照以前的轨道演进,那么,世界领导权将会转移。然而,近一两年来发生的诸多事态已经清楚揭示了这一转移的复杂性:

 

首先,中国的外部环境趋向于恶化。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美国重返亚洲,其目的显而易见;日本对中国态度趋向于强硬,菲律宾、越南与中国的关系陡然紧张,且没有缓和的迹象。

 

其次,曾经对大陆有休戚之情的台湾、香港精英、尤其是青年一代,其去中国化情绪日益严重,同样不见缓和迹象。

 

第三,中国内部,边疆地区宗教极端势力策划的暴力恐怖事件,这半年来陡然增加,迫使政府投入更多资源用于反恐,社会紧张气氛加剧。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在下滑,如果到达某个临界点,也可能引发大面积的社会紧张甚至冲突。

 

这就是“重险”。何以如此?恐怕都是因为,中国经历了一次长时间的增长,而达到瓶颈状态:一方面,制度变革滞后,不能很好地安顿已经大幅度调整了的各方的权利诉求和利益;另一方面,中国日益强大,东亚和世界格局注定了将会发生根本调整。对此,周边国家和世界大国无不焦虑而不安,菲律宾、越南、日本挑衅中国,其实是因为恐惧中国。

 

也就是说,在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中国面临着构建内部优良制度、重建东亚和世界秩序的双重使命。这两个任务交迭在一起,中国的精英必须同时完成这两者。先解决内部问题再解决外部问题、或者以为解决了内部问题自然可以解决外部问题的想法,是天真而危险的。

 

出“坎”之道

 

中国怎么办?《周易》的古老智慧,有助于中国人找到走出这双重险难之路。圣人有先见之明,以“坎”为中心的《上经》最后四卦似乎就是写给中国人的锦囊妙计:

 

首先是“颐”卦。颐者,养也,《彖传》曰:“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制度相比于以前较为合理,人民得以自养。由此,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民众富裕、国家强大起来。富裕的人也能够养活一个更为强大的国家。

 

接下来是“大过”卦。如《彖传》所说,“大过,大者过也”,中国就是“大者”,中国不断赶超,连续超越诸多国家,最终,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居于世界第一,这就是“大过”。中国成就了过人之事。

 

然而,《周易》冷静地警告:经过一次超常规增长,必定进入险难期。因为,中国的内外结构都必须大调整。故“大过”之上六《爻辞》曰:“过涉,灭顶”,涉水而水深没过头顶,中国入“坎”。

 

《卦辞》、《彖传》异乎寻常地称“坎”为“习坎”,其他相重之卦,比如乾、坤都没有这样命名。“习”的意思是鸟数飞也,也就是复习、重复。坎是水、是险,习坎者,水上有水,险上有险,重险也,中国面临多种危险。

 

不过,《卦辞》已指出中国出坎之道:《卦辞》:“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彖传》:“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这里指出中国出坎之道有三:

 

第一,有孚。孚的意思是信,“有孚”首先是自己充满信心,因为,时间在中国一边。“有孚”也指对人诚信,不论对什么人。《彖传》告诫君子,身在险难之中,而不恐惧,不急躁,从容镇定,不失其信。

 

第二,维心亨。身在坎陷之中,君子所可凭借者,惟在于其心。其心通明,则可以准确地观察、判断自己的处境,制定出可行的方案,从而出坎。那么,心当处于何种状态?“刚而中”。身在坎中,必当刚强不屈,而有出坎之坚定意志。优柔寡断,则断无出坎之可能。然而,心虽刚,君子却不失之于过,而始终保持在中的状态,节制激情、欲望,如此才有可能探知事物之理,找到出坎之路。

 

第三,行有尚。也即尚行,坚定地前行。身在坎中,唯有坚定前行,才能出坎。为渡过险难,君子必须“大有为”,也即,审时度势,全面更化:不仅变革制度,也更化国家精神。唯有如此,才能在内部建立良好体制,在外部建立良好秩序。

 

“坎卦”出坎之主在九二、九五。九二象征着分散于社会各领域、具有公共精神之君子:“坎有险,求小得”。身在险中,君子不求其大,只求其小。贸然求大,可能带来灭顶之灾。君子审慎地求其所易得者,积小以成大。

 

当然,出坎之主要力量在居于九五之位的君:“坎不盈,祗既平,无咎”。九五之德,阳刚中正,故其处于坎陷之时,能够做到水流而不满溢:水虽小,而不舍昼夜,流动不止,这象征着君子坚定地前行。然而,只是近于水平而从不满溢,因君子有中庸之德,不过刚行事,不自大其功。

 

圣人指出,身处双重险难,九二君子、九五之君当具有共同的美德:低调,审慎。中国已有过人成就,你成功了,因此,内外格局被严重撼动。你还没有来得及享受成功的喜悦,立刻进入高度危险时期了。这个时候,中国精英必当放低身段,才能安抚焦虑躁动的民众和惊恐不安的各国;中国必当审慎应对,才能妥善处置蜂拥而来的各种前所未有之事。社会精英阶层心态的快速转换最为重要。

 

如果精英们如坎之九二、九五所示智慧行事,中国就能出坎。摆脱双重险难的中国将进入下一卦“离”所描述的状态:《彖传》说:“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离者,明也,中国讲大明于天下。

 

如果措置不当,中国不能出坎,则如“坎”卦上六所说:“系用徽纆,置于丛棘,三岁不得,凶”,中国将陷入德国、日本、苏联等国曾遭遇过的世界老二陷阱。不过,我对中国充满信心,因为中国人向来是有智慧的。

 

责任编辑:李泗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