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百淞】中国人还是要慎对“圣诞节”

栏目:十博士关于慎对耶诞节《看法》书
发布时间:2014-12-25 14:01:38
标签:
刘百淞

作者简介:刘伟,字百淞,西历1982年生,河南灵宝人。苏州大学中国哲学博士。从事儒家思想研究,习行儒学优秀传统,著有《儒学传统与文化综合创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天下归仁:方以智易学思想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年版)等。


中国人还是要慎对“圣诞节”

作者:刘百淞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首发

时间:孔子2565年暨耶子2014年12月25日


 


(图片说明:西历2014年12月23日,河南禹州,十名年轻女子身着红色“圣诞”泳装在冰天雪地滑雪迎接圣诞的到来。)


2006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等国内十所著名高校的十位博士生联名发出了一份《我们对“耶诞节”问题的看法》的倡议书,呼吁公众要“慎对耶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事件,而且,由此引发的争论,一直持续至今。不过,十位青年博士的呼吁,并没有阻挡西方“圣诞节”在中国愈来愈热之势。中国人对西方“圣诞节”,过,还是不过?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每到年底,尤其冬至之后,中国许多城市的商场、店铺、娱乐场所甚至学校、幼儿园都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圣诞节标识,俨然呈现一派基督教的风情。虽然有些学者认为这不过是商家促销和民众跟风的情形,与宗教信仰并不相干,但是宗教文化在商业活动和娱乐项目的裹挟下顺利进入人们的头脑,甚至转化为集体无意识,只待时机成熟,就会衍生更多的基督信徒。


当前社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世俗化倾向。民众的欲求成为潜力无限的市场。如何激发、捕捉和掌控民众的欲求,业已成为众多商家和宗教团体竭力完成的任务。在一些基督教神学家的观念中,世俗化意味着世俗领域日渐扩大,宗教领域不断缩小,由此诱发一系列的宗教信仰形式的变化。


世俗情欲得到了全面释放,内心快乐替代了虔敬苦行,自守让位于自我实现,神权政治丧失了原先的庇护所,生活方式朝着更加符合人性的方向推进。一部分基督教神学家审时度势,制定合乎实际的牧灵方案,抓住一切机会,鼓动基督徒化整为零,改变话语体系,融入大众生活,渗透到各种社会行动之中,以各个击破的方式追求信徒数量的增长,最终扭转世俗化的局面。


从历史角度来看,我们耳熟能详的“圣诞节”、“圣诞夜”或“平安夜”都是耶稣以后的人们构想出来的庆祝日。人们习惯于将12月25日设定为耶稣诞辰,将12月24日称为“圣诞夜”或“平安夜”,有些人借此机会纵情狂欢、彻夜不眠,行为举止与新旧约全书的教训大相径庭。经过许多神学家的考证,目前通行的福音书中并不曾记载耶稣降出生的具体时日,也没有诸如“圣诞节”这一词语,即便追溯到公元一世纪、二世纪,也未能看到有关庆祝耶稣诞辰的记载。


在耶稣被钉十字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基督徒表明身份的图案不是十字架,而是一条鱼,即所谓“耶稣鱼”。语言学家研究发现,希腊语中的“鱼”这个单词正好是由“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救世主”这个五个单词的首字母组成。这五个单词则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词汇。经历了长期迫害,基督徒最终赢得了政治领域的支配地位。公元325年,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召开基督教主教会议,制定了一系组织规则,为此后罗马帝国皇帝得以通过主教等神职人员干预教会事务大开方便之门。


公元392年,基督教跻身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自此以后“圣诞节”逐渐成为盛大节日,大凡罗马帝国境内的臣民,无论其是否为基督徒,都热烈庆祝,继继绳绳,愈演愈烈,最终形成当今世界习以为常的世俗化的节日。但是,在一些虔敬的基督徒看来,新旧约全书既无记载,而“圣诞节”的某些活动庸俗下流,必须加以拒斥。


时过境迁,欧风美雨凭借现代文明的巨大力量,在世俗化浪潮中激流勇进,将基督教传播到世界的许多角落。古老的华夏文明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套极具扩张能力的一神论信仰体系。二者经历了相当长的磨合,仍旧无法实现兼容。例如,儒家经典中“上帝”能否作为基督教“创造主”的对译名词?基督教“救世主”能否被称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圣”?相应的,后世设定的耶稣诞辰能否被称为“圣诞节”?


然而,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从学理层面来看,汉语世界的基督教自身存在许多尴尬。当一部分普通信徒远离祖国、深入欧美世界时,就会发现自己理解的基督教与当地教会的解释方枘圆凿,无法成功兼容,久而久之,要么彻底放弃自己的成见,重新开始接收教导;要么在痛苦中挣扎,最终无力自拔。这就像史景迁《胡若望的疑问》给世人敲响的警钟。生活在底层社会的普通信众,由于文化水平不高,对外来宗教缺乏深入了解,势必盲信盲从,以“罪人”自居,寻求团契生活的归属感,不问青红皂白,不管地崩天塌,在惶恐不安中度日。


目前,一些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地下宗教甚至邪教,例如呼喊派、门徒会、东方闪电、三班仆人派等组织,也在积极推动“耶诞节”的普及工作。它们有意曲解《启示录》中的“大红龙”,纠集信徒,伺机妄为,给国家、民族和社会造成巨大灾难。相关研究表明,许多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地下宗教和邪教都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它们的用意十分明确——借助宗教力量的渗透,进而赢得文化领域的支配权,进而夺取政治层面的主动权。它们通过符号、标志人物和仪式来吸引公众眼球,以心理暗示作为主要途径,制造一批又一批的盲信盲从者,让这些人成为自己的开路先锋。摸底铺路,伺机而动。


人类社会充满了倒错。原本是罗马帝国设想的节庆,今天居然能够在中国这样人数最多、历史文化灿烂的国度泛滥,以至于许多跟风的人忘却本民族的节日,推波助澜。其实,基督教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十字架、“圣诞节”只不过是符号和仪式,那个白须飘飘、体型肥硕的“圣诞老人”尼古拉只不过是逗孩子们开心的圣米尔主教……这些元素都被巧妙地改造文化殖民主义的华丽包装,铺天盖地,席卷中华。


外来节日,好有噱头!人们逐渐忘记耶诞节在西方社会的价值内涵。那些并无基督教信仰的本土民众把它等同于纵情狂欢、商家打折、情侣约会等活动,熙熙攘攘,欢快无比。喧闹浮华的背后摇曳着文化消费主义的魅影。就目前的情势而言,许多城市盛行的“圣诞节”不过是消费、娱乐的另类写照。为数众多的非基督徒扎堆儿,凑热闹,不过是为了图个乐子。毕竟中华民族有着自己的文化传统,许多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一种文化基因,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外来文化。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洪流中,文明的冲突此起彼伏。中华民族又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悄然进行。国家主权、中华民族和教化传统构成了“国”、“种”和“教”,举国上下戮力协作从总体上保障三者的安全,就是我们孜孜以求的“同心”。反之,将会罹患“失心疯”,成为民族国家的罪人。《易》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我们必须在内心深处确立民族文化本位,激发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杜绝崇洋媚外,自觉抵制商品拜物教的冲击,自尊自信,群策群力,促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基督教并不可怕。从大秦景教、也里可温到耶稣会,再到福音派,基督教力量一直在试探进入中国。困惑的症结在于基督教如何稳妥地实现本土化?这恐怕不是一两代人能够回答的。《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我们尊重多元文化,以宽广的胸怀博采众长,促进自身发展。同时,我们必须坚守本民族文化的优先性,在继承中创新,在开放中赢得更加美好的未来。


附录:


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我们对“耶诞节”问题的看法

 

西洋文化在中国已由“微风细雨”演变成“狂风骤雨”,最为直接和集中的体现,莫过于“圣诞节”在中国的悄然兴起与日趋流行。在此,我们,十一位来自中国不同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博士研究生,郑重呼吁国人慎对“圣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每值“耶诞节”来临,商场、饭店、宾馆摆放起“耶诞树”,悬挂起“庆祝耶诞”横幅,员工们戴起“小红帽”;幼儿园孩子们围绕在“耶诞树”前载歌载舞,期盼着老师分发“耶诞礼物”;学校里大红大绿的“耶诞舞会”、“耶诞联欢”的海报占据了抢眼的位置;网络、报刊、电视、电台充斥着各种“耶诞信息”;数以万计的“耶诞贺卡”和数以亿计的“耶诞短信”满天飞舞;人们相逢互祝以“耶诞快乐”;“平安夜”里,人们聚众狂欢,流连忘返。与此相表里,“耶教”在中国悄然壮大乃至渐趋泛滥。黄河上下,大江南北,从乡村到城市,“耶教教堂”高高耸立;从普通民众到社会精英,对“耶教”趋之若鹜。凡此种种,皆表明中国正在逐渐演变成一个“准耶教国家”。

 

我们主张宗教宽容、尊重信仰自由,我们无意排斥“耶教”。我们对中国的“耶教”问题抱以了解的同情:盖庞大的边缘群体和弱势群体需要精神支撑以重建生活希望,而部分社会精英则欲借“耶教”以“挟洋自重”;盖中国的信仰危机、伦理失范、道德滑坡、诚信缺失、文化匮乏迫使国人寻找身心安顿之所;盖“祛魅”的“现代性”带来的精神支离与价值虚无导致人们重新发现宗教生活的意义;盖“圣诞节”作为巨大的商机和利润而为厂家、商家所鼓噪与利用。种种原因使得“耶教”成为部分国人的可能与选择,使得“圣诞节”成为国人无法躲避的文化景观。职是之故,我们无意攻讦“耶教”和指责中国耶教徒过“圣诞节”。相反,值此“圣诞节”来临之际,我们愿意祝福那些真诚的和爱国的中国耶教徒愉快地度过属于自己的节日。

 

但是,我们注意到,大部分国人在不信仰“耶教”乃至对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使用“基督教”、“圣经”、“圣诞节”等只对耶教徒本身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称谓,甚至浑然不觉地加入到“耶诞狂欢”行列。尤可痛者,在幼儿园、中小学校,教师为孩子们集体过“圣诞节”、树“耶诞树”、发“耶诞礼物”、做“耶诞贺卡”,更是无形中把一种外来文化与异质宗教人为种植在毫无文化鉴别与宗教选择能力的孩子们的心灵之中。我们认为,这是国人的一种文化集体无意识,即在对“耶教”没有任何价值认同与宗教归属的情况下,就随“耶教”之波,逐“耶诞”之流,无意中为“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推波助澜,为中国的“耶教化”营造了文化氛围,做了“传教士”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经过百余年来国人对自家历史文化传统系统而又激烈地批判和颠覆之后,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已经呈建制性退场和整体性崩溃,导致中国缺少主干性的价值信仰和文化形态,进而导致中国现代文化的荒漠化和混乱化,从而为“西风劲吹”和“诸神乱舞”打开了方便之门。换而言之,“耶教”在中国泛滥并不是因为其自身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也不是因为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不能为国人的生命、生存、生活提供有效的精神支撑,而是因为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中国缺乏或没有既自信又自主、既具有一贯性又具有民族性的文化与信仰。我们不拟苛责国人在文化上的集体无意识,但我们呼吁国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重建中国人的生命世界和意义世界。

 

历史和现实还告诉我们,“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文化问题和宗教问题,同时也是西洋国家“软力量”在中国的渗透与扩张。这一点,即使西洋国家内部的欧洲国家也提出了抵制“美式圣诞节”的问题,呼吁过具有欧洲特色的“圣诞节”。我们认为,有必要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角度深刻反思中国的“耶教”问题,从建设中国“软主权”、“软力量”、“软边界”的角度重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积极引导国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警惕和防范中国的进一步“耶教化”。

 

如何慎对“圣诞节”?如何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如何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我们不揣愚陋,胪列如下几条呼吁和建议以供国人参考:

 

第一,不信奉“耶教”者,效法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和现今港台地区的做法,把只对耶教徒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基督”、“基督教”、“圣经”、“圣诞节”、“圣诞树”等改称为不带感情色彩和崇拜意味的“耶酥”、“耶教”、“耶经”、“圣诞节”、“耶诞树”等;不以任何形式有意无意地过“圣诞节”,不发送与“圣诞节”有关的短信、邮件、贺卡、礼物;不举行与“圣诞节”有关的联欢、舞会等活动;不去“耶教教堂”祈祷礼拜,等等。

 

第二,有关部门应该在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和法律框架允许的范围内,重新审视和合理规范目前在商场、饭店、宾馆、网络、报刊、电视、电台、学校等部门和行业日渐流行的“耶诞狂潮”。尤其是,我们认为,大中小学及幼儿园内的学生无意识、赶时髦地集体过“圣诞节”,甚至是老师组织孩子们过“圣诞节”,已经违背了宗教不得“防碍国家教育制度”的宪法原则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教育法原则,因而亟需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和严加规范。

 

第三,对“圣诞节”流行起重要推波助澜作用的厂家和商家,应充分挖掘中国诸多传统节日所蕴含的巨大商机,积极营造传统节日文化氛围,合理创新传统节日活动形式。同时,不必因西洋有个“圣诞节”,中国就必须以孔子诞辰为中国“圣诞节”与之抗衡,但可以考虑将孔诞作为中国教师节,并尽可能使其变得既有神圣肃穆的节日氛围又有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活动形式,这将有可能成为校园内和年轻人有效化解“圣诞节”影响的一个重要举措。

 

第四,反思对宗教问题的传统认识误区,从正面意义上理解宗教的价值与功能,承认人的终极性关怀、超越性追求和团体生活、过宗教生活、精神生活、文化生活的内在愿望与合理诉求。因此既需要尊重中国的耶教徒等洋教教徒的宗教信仰,更需要合理挖掘佛教、道教等中国本土宗教的作用,尤其是需要充分发挥在中国历史文化传统占据主干地位的儒学的宗教性社会功能,高度重视目前民间社会重建儒教的呼声与努力,积极推动儒教的重建与复兴。

 

第五,打破“古非今是”和“中劣西优”的文化偏见,改变“以今非古”和“崇洋媚外”的文化心态,对中国文化持以“了解之同情”与“温情和敬意”的立场,回归传统,承续斯文,创新与发展、恢弘与光大中国文化,树立中国人的自尊心和中国文化的自信心,重建中国人的信仰体系和意义世界。这将是一个综合性、长期性、艰巨性的文化事业,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与全方位的积极参与。每个有着担当意识的中国人,都应自觉肩负起这一神圣的文化使命。

 

无论如何,问题关键在于国人是否能幡然醒悟,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文化集体无意识,是否有了走出此种文化集体无意识的自觉和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决心和勇气、责任和使命。我们以为,中国人,应该而且必须朝此一方向努力!奋进!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本书只代表署名者个人而不代表署名者所在学校的观点。

 

签名

 

北京大学 周锋利

清华大学 张连文

复旦大学 朱锋刚

中国人民大学 杨名

武汉大学 陈乔见

中国科学院 孟欣

南开大学 孟志国

中山大学 范碧鸿

北京师范大学 赵瑞奇

中国政法大学 刘冰雪

 

起草及发起人:王达三

 

注释一:本书由中国儒教网(http://www.zgrj.cn)、孔子二〇〇〇网(http://www.confucius2000.com)、原道网(http://www.yuandao.com)联合发布。

 

注释二:本倡导活动由中国儒教网、孔子2000网、原道网发起,并统一负责对外进行答辩。联系方式:chinarujiao@163.com。

 

孔元二五五八年暨西元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 热点专题 / 十博士关于慎对耶诞节《看法》书 / 点击打开链接


(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