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中国古代有没有公园?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2-29 22:40:02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中国古代有没有公园?

作者:吴钩

来源:新浪历史

时间:甲午年十一月初八

           西历2014年12月29日


 



今天的南方都市报有一则贝叶文先生撰写的书评,评的是日本白幡洋三郞的著作《近代都市公园史——欧化的源流》。贝先生的书评中有一句话,说:“公园是19世纪在西方产生的都市装置,是由西方特有的思想、制度孕育出的‘文明的装置’。中国也好,日本也罢,历史上虽然有过很多大型的园林,但基本上都是为了专供王室、贵族或者达官贵人享用的‘私园’而非‘公园’,直到进入近代社会,中国帝制被推翻,皇家园林颐和园等被开放供大众游览休憩,才有类似公园的概念出现。”

 

我没有读过《近代都市公园史——欧化的源流》一书,不知道这句话是引述自白幡洋三郞的原文,还是贝叶文先生自己的论断。不管是谁的意见,都只能说,这个论断错了。中国以前是有公园的,至少在宋代中国,是有公园的。

 

多朋友都会认为,古代的皇家林苑是老百姓的禁区,但宋代的皇家林苑,却是定期向市民开放的,并且通过诏书的形式确立为一项制度。

 

北宋皇家林苑“玉津园”是一个动物园,当时番邦诸国进贡的珍禽异兽即豢养于玉津园,但玉津园是对市民开放的。宋人洪迈的《夷坚志》记录了一件事:徽宗大观年间,宿州有钱君兄弟,赴京赶考,“因休暇出游玉津园”。说明宋朝的一般平民是可以浏览玉津园的。只要是大宋的子民,都可以在开放期进入玉津园,不收门票。

 

“金明池”与“琼林苑”是北宋东京城最大、最繁华的皇家林苑。每年从三月一日至四月八日,这两处林苑也都会对外开放,“许士庶游行”,“其在京官司(即政府部门),不妨公事,任便宴游”。换言之,每年有一个月多的时间,这两处皇家园林便成了对外开放的公园,任何大宋国的民人都可以进来参观、游玩,只要不妨碍政府办公就行。

 

中国古代虽然没有出现“公园”的概念,但显然,宋代的皇家林苑已经具有了近代意义上“公园”的性质。

 

宋代许多富贵人家拥有自己的私家园林,这些私家园林通常也是对外开放、任人游览的。

 

北宋邵伯温说,“洛中风俗尚名教,虽公卿家不敢事形势,人随贫富自乐,于货利不急也。岁正月梅已花,二月桃李杂花盛开,三月牡丹开。于花盛处作园圃,四方伎艺举集,都人士女载酒争出,择园亭胜地,上下池台间引满歌呼,不复问其主人。抵暮游花市,以筠笼卖花,虽贫者亦戴花饮酒相乐。”

 

韩琦在相州修建了一座园林,也是开放给外人游赏,“遇寒食节,州之士女无老幼,皆摩肩蹑武来游吾园。或遇乐而留,或择胜而饮,叹赏歌呼,至徘徊忘归” 。可见宋代的私家园林是不禁止外人游玩的。这些私家园林也不收取门票,不过游客通常会给看管园林的园丁一点小费,叫做“茶汤钱”,大概园丁还提供茶水。

 

这些私家园林不是公园,但与公园无异。

 

所谓“历史上虽然有过很多大型的园林,但基本上都是为了专供王室、贵族或者达官贵人享用的‘私园’而非‘公园’,直到进入近代社会,中国帝制被推翻,皇家园林颐和园等被开放供大众游览休憩,才有类似公园的概念出现”云云,不过是基于某种偏见史观或是出于对国史了解不深而得出的结论,或者说,是成见。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