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中英】我说的新觉醒是什么?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5-03-01 17:04:31
标签:
成中英

作者简介:成中英,男,西历一九三五年生,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曾任台湾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长,“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理事,国际本体阐释学学会主席,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名誉主席。主要研究中西哲学比较、儒家哲学及本体诠释学,著有《儒家哲学论》、《中国文化的新定位》、《中西哲学精神》、《中国哲学与中国文化》、《合外内之道:儒家哲学论》等。

 

我说的新觉醒是什么?

作者:成中英

来源:北京晨报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正月初十日乙亥

           耶稣2015年2月28日


 

   

 

成中英《新觉醒时代》 图/孔夫子旧书网

 

儒学将向何处去?不同人会有不同解答,作为方东美先生的高足,成中英先生有独到认识。2014年底,他推出了《新觉醒时代》一书,虽是旧文合集,却相对完整地解答了当下的种种关切。

 

在成先生看来,现代性未必是华山一条路,因现代性本身亦存缺陷,而儒家恰好可以补足其短板,启发其活力。换言之,复兴儒学不是保留传统的问题,而是如何去拓展我们的未来之路。而真正实现这一点,唯有觉醒,与上一次相比,这一次觉醒不仅更辉煌,还要有更大的视野、更宽广的胸怀。那么,成先生是如何论述的呢?

 

没有真理认识就会衰落

 

过去这么多年来写学术文章的时间多,在书斋里的时间多。我最早出书是在台湾,第一本是《中国文化与中国哲学——文化与哲学的关系》,第二本《科学真理与人类价值——真理和价值的关系》。

 

我出生在抗战时期,从小到大一直在思考:中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化体系之一,为什么近代衰弱了?为什么受到列强侵略?我认为:人一定要对生命有认识,生命启发出来的真善美,特别是对真理的认识,才能对人类社会发展有把握,否则人类会走向衰弱、走向矛盾,变成弱肉强食,走向邪道,走向毁灭之道。人类的存在就是因为生命里面有真理,真理里面有正义、有道德,这需要人的自觉。这些是我当初一直关心的事情。

 

人类文化的基础是觉醒

 

我年轻时喜欢诗、散文,高中时第一次在台湾发表文章是谈石头是什么意思,人要有石头的硬度和个性,这是最早我关注的背景。我自己是从文学走向哲学,在哲学领域里,我特别关心中西汇通。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即怎么样把中国文化从中国哲学思考中发扬出来,怎么建立一个自己的文化精神,让这个精神能够包含我们的核心价值,包含我们对世界的一种贡献、一种认识?这是我写这本书的起点。

 

在这个认识之下,我说的新觉醒是什么?对理想的认识,对生命意义的认识,这种认识就是一种觉醒,人类文化的发生就是一种觉醒,在中外都一样。

 

靠觉醒建立人格

 

希腊文化的发展是一种文化觉醒,苏格拉底就是一种觉醒,中国的古典发展,孔子也是一种觉醒,《论语》有一句话很重要:“吾欲仁,斯仁至矣。”这是一种觉醒。这种觉醒是本来就有的一种认知,提升为自觉、明白的认识,把自己内在的感觉提升为认识,可以作为自己行为基础信条的认识,这就是觉醒。所以觉醒是发自于自身,是自身的一种提升。

 

孔子怎么会想到“仁”,因为人性里本来就包含着仁,本来就包含着对人的爱心,但要当做一个人的中心理念,当做一种自我价值、一个理想,作为自我规范,作为大家可以认知、可以信崇的标准、理念、信仰,明白地把它展现出来,这就是一种觉醒。所以觉醒是自发的,是发自于内的,也是对外的一种宣告,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要求。所以觉醒有这样一个要求,在社会当中建立一种认识,建立人格的一种成就。

 

中国文化觉醒最丰富完整

 

当然,觉醒可能来自于学问、来自于读书、来自于思考、来自于学习,我们必须要承认孔子好学,他十五就致以学,三十而立。他讲这话可以说是五十而知天命了,他到了那个年龄,有一种发自于内的认识。这是在孔子的自我治学当中,成为社会的一种价值标准。

 

中国文明的开始就是一种觉醒,文化觉醒在中国很早。

 

与西方比较,中国的文化觉醒是最丰富的、最完全的、最整体的、最具有统一性的。我们不能说西方没有觉醒,以希腊来说,强调对自己的认识,然后强调自己认识的根源,找到上帝或找到一个抽象理念的世界。但是他们没有发挥更多的、更深刻的或天跟人的关系,没有再发展人对天地的参与、互动,这也是事实。

 

中国的觉醒曾改变世界

 

在400年前,明代后期,西方传教士到中国传教,目的是希望用西方的价值说服中国,但是他们反而把中国儒家伦理、把天人合一之道传到了西方,造成了西方17世纪、18世纪的启蒙时代。西方现代的觉醒和中国传统文化有明显关系,这种关系造成西方很大的一个发展,即现代化的发展。  这个发展19世纪、20世纪冲击了中国。

 

中国在过去的历史当中,太因循于我们的传统,我们原始的自我认识、宇宙认识的精神,自我革新的精神、发展的精神、仁爱的精神、正义的精神反而丧失掉了,所以造成中国19世纪中叶的衰落。受益于中国文化的西方文化反而凌驾世界之上,对中国产生莫大的冲击,造成对中国文化极大的压制或压迫。因为他们的文化是自己强盛,但不一定能发挥人类的基本价值,这一点是人类在过去一百多年来已经经历了的,人类走向文明的冲突,在文明冲突当中如何解决,需要进行一个新的认知、新的觉醒。

 

中国要为世界寻路

 

中国人怎么能够自强?怎么能够站起来?怎么恢复原始的精神,不受西方的侵略,反而能影响这个世界,把世界导向和平之道、发展之道,一个真正人类统和之道,这是中国文化的精神所在。这需要进一步认识,外面的机缘造成很大的环境,让我们必须去认识。

 

从19世纪中到上个世纪,中国经过一些苦难的时刻,但事实上西方因为发展、自我满足也造成它的偏见、它的狭隘,它需要一种觉醒,西方今天也需要一种重新认识。

 

这种情况下,因为中国要认识到自己生命所在,自身文化的价值,以及对世界的责任。西方也在一个关口上怎么重新认识自己的文化基础、人类真正的理想,怎么样彼此认识,在这种交互之下,人类需要一个新的觉醒。这个新的觉醒是我们这个世界所需要的,是中国所需要的,也是西方所需要的。只有在这种相互认识之下,彼此觉醒之下,人类才有新的出路。这是我这本书的基本主旨。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