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戬炜】莫言的尴尬与贪婪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5-05-13 11:25:03
标签:
张戬炜

作者简介:张戬炜,男,江苏常州人。常州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著有《旧时月色》《荆蛮古色》《中吴风色》《书生本色》《文化常州》等,主持重编《常州先哲遗书》、《常州词派研究丛书》,整理出版《常州白泰官》,点校出版《常州赋》等。


莫言的尴尬与贪婪

作者:张戬炜

来源:共识网首发;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表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三月廿五日己丑

            耶稣2015年5月13日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为北京孔庙十三经石刻碑林大厅题匾,在提笔落墨之时,其勇气何来?妄加揣度一下,大致是这样吧:

 

1949年后,中国经学教育正式退出教育体系,所谓科学合理进步的教育方式,从经学转到文学。换言之,从十三经转到《白毛女》、《红色娘子军》、《青春之歌》等。作家地位行情大涨,直到今天,省部级作家、厅局级作家、一级教授作家等多如过江之鲫。开全国大会时,政治局常委全数出席。出有车,食有鱼,于是,干什么事都有了莫大的底气。况中国作家,均以与外国人有染为荣,君不见打开任何一个中国作家的创作谈,个个张口普鲁斯特闭口马尔克斯。莫言获取了整个欧洲作家为之觊觎,后变成中国作家梦寐以求的那个叫诺贝尔的卖炸药的留下的遗产的利息后,当然觉得自己有底气为北京孔庙乾隆石刻题写匾额。

 

只是莫言没细想,他出面题匾,有诸多尴尬。

 

其一,十三经,用批判过它的人的话说,是“满口仁义道德”之文。莫言以军队作家之身份,写《檀香刑》这种嗜血文字,当然是名副其实,为“满口仁义道德”倡导天下和谐的经典题匾,是否尴尬?

 

其二,莫言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按理是信仰共产主义,且其纪律规定不能再有其他信仰。十三经是中国儒家经典,也可称是中国儒家之信仰。莫言是不能信仰儒家之仁义道德的,不信仰却为之题匾,是否尴尬?

 

其三,莫言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按目前规制,是副部级高干。在官场或民间,身份已经足够摆谱。然所题之匾,居然是块龙匾。龙匾原是皇家礼制,是“五四运动”要打倒的第一对像。莫言身为政府高干,又是五四新文学之后人,妄用龙匾制式,是否尴尬?

 

其四,题就题了,还要从左向右题。这个错误,如果莫言是无知,那说明其不配。如果是故意,那就是可悲。因为,一个人“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吾乡先贤钱穆语)故意歪曲本民族文化历史,是自辱。强迫先哲与自己与时俱进,是强奸。这种无知或者故意,是否尴尬?


说到底,还是“贪婪”两字作怪。莫言已经名满天下(不是中国,真的是天下),但还是不愿放弃任何可以扩张自己名声的机会,一如不受制约的权力,四处横行。从莫言题龙匾并且有意无意题错这一点上来说,人要有自知之明,要能够理性地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者是常州大学国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梁金瑞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