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孔诞为教师节:文化和意义生成(石勇)

栏目:教师节改期
发布时间:2006-09-28 08:00:00
标签:
石勇

石勇,男,独立学者

 

        今天,乃中国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符号孔子诞辰日。2557年,悠悠千载,这位“轴心时代”的先知随着中华文明的延续和扩散而流芳百世。 

        据《东方早报》等报道:关于将教师节由9月10日推迟到9月28日孔子诞辰日的呼声这段时间再次在学术界响起。一份由众多海内外知名学者联署的《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近日在当代文化研究网、儒学联合论坛等8个学术论坛上同时发布,并迅速被转载。 

        由此引起的相关评论已注意到了这些海内外学者分属于不同思想流派这一特点。需要补充的是很多人的研究领域和学术兴趣与儒学和中国哲学(文化)无涉。这里透露出的信息是:这些有“学术威望”和“社会影响力”的学者能够在“孔子”的名义下站在一起,表明在文化这个语境中“孔子”是超越的。这种“共识”乃是“身份认同”的反映,是在“中国文化主体性”上的共识。 

       作为泱泱大国站在观念和理念高端的学者,他们能够敏锐地意识到文化身份、文化主体性对于一个大国意味着什么。他们也完全明白在抽象的文化已经“编码”了游戏规则的当代世界上,重拾文化自信,找回“文明母体”地位意味着什么。人们不应吃惊于这一点: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更能找到尊师重教、文明传承的价值依据。换言之,它比“9月10日”这个在文化和价值理念上没有任何意义的符号更具合法性。 

        关于将教师节定为孔子诞辰的充足理由,在《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一文以及相关参与者的解释说明中已阐述得非常准确和清楚,对之重复不过是拙劣的鹦鹉学舌。倒是需要考虑一下反对者或观望者基于“孔子-复古”、“孔子-专制”逻辑推导所引发的无意识的反应和担忧。人们可以找到这种反应和担忧的历史根源与心理根源,但它们不过是一种被放大的焦虑。 

        正如有反民主思想的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并不认为奴隶是一个同样有尊严的人的亚里斯多德被崇尚民主、自由和权利平等的现代西方人视为西方文明源头之一,而不会产生恐惧性联想一样,将孔子视为中华文明的最具代表性符号背后是文明传承与文化身份体认的逻辑。仅仅在这一点上孔子就是超历史、超政治和超意识形态的。 

        而他作为一个对当今世界有巨大影响的教师,至少在古往今来的中国,无人能与他在给予教师节的意义,从而也是在日期的“规范权力”上一争高下。 

        人们可以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就赋予某件事情以意义放纵自己狂欢,但庄严的节日深具的“关怀”意义使其需要提供历史上文化积淀和意义来源的理由。而“教师”这一群体的意义生成至少在中国恰恰是仰赖于孔子的存在,只有将“教师节”与他联系在一起才能真正给它提供价值依据。而正如与孔子联系在一起的不仅有“教师”,也有“文化”那样,教师也不仅仅是“教书育人”,还要进行“文化传承”。

2006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