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勇:“民族主义”堕落到宣扬“血统”,离纳粹不远了()

栏目:电视剧《施琅大将军》
发布时间:2010-03-28 08:00:00
标签:
石勇

石勇,男,独立学者

 

看到这段时间一些赤裸裸的“汉族主义者”的野蛮叫骂,及对“血统”的狂热,让我想起几个“关健词”:“粪青”、“单面人”、“爱国贼”、“红卫兵”、“纳粹”。

 

说这些人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真是侮辱了民族主义,也侮辱了中国的一些支持民主、鄙弃血统、强调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从文化-国家认同上理解“民族主义”的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不需要想像,这些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会羞于与只会单向反射的此辈为伍。

 

这些所谓的“汉族主义者”口口声声“文化”、“汉族”,可知汉族不是一个种族概念而是一个文化概念?可知汉族在中国历史变迁中置身于一个开放系统而不是封闭系统?可知中国文化的历史延续与民族融合不是区隔,而是交融?

 

当今世界,以“血统”这样的生物属性来认“民族”(种族),并将其作为“身份认定”的标准,将其在价值上无限拨高,以至弄成将自己设定为“高贵血统”,并将其余民族贬为“劣等民族”这样的种族主义,这只能是一种动物的价值观,而不是人的价值观。这些种族主义者(“汉族主义者”)也不是人,因为人并不是这样来看问题。

 

人类生存的社会性不是动物的群居,除了“血统”这样不可避免的生物属性外,确认一个“人”的存在属性,从而证明他是一个“人”并具有“人”的尊严的更多是社会属性,是使人获得安身立命、保障存在权利和尊严并使人能友好相处的各种东西:文化、宗教信仰、自由民主理念、宽容,等等。剥去这些东西,返回动物状态去捡起“血统论”这样可笑的已被丢到臭水沟里的垃圾,与纳粹如出一撤。想证明自己“高贵”,倒先证明了自己是动物。

 

自由主义者对“民族主义者”是“爱国贼”的攻击虽然有以偏概全之嫌,但用在这些投奔到最野蛮的种族主义旗下的“汉族主义者”来说,再适合不过。这些希特勒的中国信徒骨子里可能认为自己是最“爱国”的,却无视中国有56个民族,并且对有些领土的有效统治(如内蒙、西藏、新疆)并不仅仅是文化与民族的原因,还有超越于文化与民族认同的“国家认同”这样的事实。按他们的“汉族主义”逻辑,疆独、藏独就是完全合法的--既然是以“血统”来切入对民族和国家的判断,血统和文化都和你不一样的别人凭什么和要你在一个国家里?不仅如此,其它在文化上早已汉化或虽汉化不严重但国家认同早已成为“无意识”的少数民族--中国的五十五个少数民族都有理由独立--既然大家不是一个血统,而你在大家共同的这个国家里又因血统自认那么牛,那你牛吧,各人建立自己的国家得了,没人有兴趣陪你玩。

 

而既然蒙元、满清历史上对中国的统治从未视为合法过,蒙古人、满洲人除了屠杀、奴役汉人以外,没干别的,他们不能作为一种少数民族政权统治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国”,那么现在以汉族为主体的统治集团就不能统治蒙古族、满族,现在的中国领土也没资格继承元和清的遗产。至少,出于逻辑上的自洽,这些“汉族主义者”应该拒绝承认内蒙古自治区是中国的一部分。

 

这种逻辑的险恶由此可见一斑,更不用说“血统论”的逻辑隐隐让人想到种族屠杀这样决非“人”所为的可怕后果。

 

在当今中国,要迈向民主、国家统一,“民族主义”中的“民族”必须界定为文化民族和政治民族,清除任何“血统论”。与“疆独”、“藏独”形成逻辑上的呼应的“汉族主义者”的最好归宿也应该是在疯人院里,而不是在公共领域。

 

(补白:对于一个精神分析师来说,患者越发泄,对分析越是作出反弹,症状暴露得越彻底,越能让他看清病症背后的病因。当患者对此作出“阻抗”,对他进行谩骂时,他有的只是看一个疯子表演、窥见他内心世界时的怜悯。对于非精神分析师来说,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