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华】王阳明何以频频成为后世大政治家的精神领袖

栏目:新书快递
发布时间:2015-09-28 18:28:02
标签:
杨立华

作者简介:杨立华,男,西历一九七一年生,黑龙江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现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著有《匿名的拼接:内丹观念下道教长生技术的开展》《气本与神化:张载哲学述论》《郭象〈庄子注〉研究》《宋明理学十五讲》等。

 

 

王阳明何以频频成为后世大政治家的精神领袖

作者:杨立华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八月十二日癸卯

           耶稣2015年9月24日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杨立华

 

王阳明,名守仁,字伯安,阳明是他的号,他本名王云。王阳明是琅琊王氏后裔,也就是王羲之、王献之一族的遗脉,家世传承有道教背景,道教的神秘主义传统在王阳明身上有着突出的体现。

 

《阳明年谱》里记载了他出生时的种种异象。据说,王阳明出生当夜,他的祖母梦里听闻鼓乐之声,有绯衣神人自云中将一婴儿交托给她。梦中惊觉时,阳明就诞生了。这个故事本身就是其家世背景中的神秘主义倾向的充分体现。《朱子年谱》就没有这类东西,朱子幼时最神异的事也就是坐在沙堆上画八卦。

 

每个人感知世界的方式与家世传承的文化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因为这孩子是云中送来的所以初名王云。虽然出生时有种种异象,但阳明直到五岁都不会说话,直到一天一个道士从他旁边经过,说:“好个孩儿,可惜道破!”也就是说,这么好个孩子,你把人家来历给道破了,那怎么行呢?于是更名为王守仁。阳明生于明宪宗成化八年(1472年),去世于明世宗嘉靖七年(1529年),谥号文成。他祖籍是浙江余姚,少年时随父迁居会稽山阴。因为他曾在会稽山阳明洞里修炼,所以世称阳明先生。

 

阳明的一生充满了神异的色彩,关于王阳明的成学经历,有“五溺”之说。“初溺于任侠之习”,阳明倜傥豪爽,有任侠之气。“再溺于骑射之喜”,喜欢骑马射箭。他十几岁的时候,曾到关外,“逐胡儿骑射,胡人不敢犯”。“三溺于文章之习”,也就是沉溺于文学之好。王阳明是诗文俱佳,文章写得漂亮,仅收入《古文观止》的就有三篇。他的诗也好,特别是晚年《居越诗》十六首,每一首都很好。

 

“四溺于神仙之习”,这恐怕跟他的家世背景有关。据《年谱》说,他修习道术的时候曾有前知之异。后来阳明忽然觉醒,认识到这是在玩弄光影,耗费自己的精神。“五溺于佛氏之习”,即沉迷于禅宗。王阳明精神发展的历程相当曲折,但每一阶段的发展都对他后来的成就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王阳明讲“心外无理”,教人不要去外在的事物上寻求,其实是因为他此前的积累。他那良知是百死千难中历练得来的。

 

阳明虽然早慧,但直到28岁才举进士第。34岁时,因为反对当时把握朝政的宦官刘瑾,受廷杖四十,被贬到贵州龙场驿。在赴贵州龙场驿途中也经历了很多的险难。在龙场驿“居夷处困”,彻悟格物致知之旨,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我们知道他真正的第一次的可以说是有了成熟的思想就是在贵州龙场驿,所以我们常常说“龙场悟道”。

 

正德十四年(1519年),阳明47岁。宁王朱宸濠经过多年准备起兵叛乱,很快占领了九江,兵锋直指南京。这可以说是明中叶的一场大危机。阳明在江西赴任的途中,纠合义军,三战而生擒朱宸濠。

 

平定宁王之乱使得王阳明在当时的影响急剧提升。阳明学后来的影响,与其事业上的成功是密不可分的,阳明那样的地位和影响力对同辈学者是有着巨大压力的。举个例子,阳明晚年倡导良知说,他的朋友黄绾感叹说:“简易真截,圣学无疑。”从此退居弟子之位。我们虽然不能说阳明思想的影响主要来自于他在事功方面的成就,但其影响力的形成与此不无关联。

 

阳明最后六七年的时光基本是在绍兴渡过的,当时他已名满天下,四方“裹粮而来”者不计其数,他家附近凡是能住人的地方全都住满了,“更相就枕席,歌声彻昏旦”,我们可以想见那是怎样一种盛况。越到晚年,阳明的思想表达就越易简,而越是易简传播的速度就越快,影响力就越大。

 

嘉靖六年,思州、田州发生了少数民族的暴动,朝廷起用阳明前去平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平定了思、田之乱。阳明年少时非常崇拜汉代名将马援,平乱之后,专程去拜谒伏波将军庙。回想起少时梦境,竟然若合符节,因此留诗曰:“四十年前梦里诗,此行天定岂人为?”阳明身上强烈的神秘主义色彩,由此可见一斑。而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五月份的时候,我给几个朋友讲孔子,入手处就讲两个字——“传奇”。我觉得中华文化是以传奇为品格的,我们的文化传统里没有彼岸世界,也基本上没有神话的传统,我们追求的一切都是此岸的,因此得有点儿传奇的精神。没有传奇也得造出几个来,否则就太乏味了。每个时代都得有人把自己的人生当成传奇来塑造,这样的人使生活变得不那么凡俗了,使蝇营狗苟的日子变得有趣了,使这个世界闪耀出光彩,而这光彩又是此世的光彩。

 

阳明启行赴思州、田州的前夜,正赶上中秋,与诸生会聚,即兴赋诗,诗曰:“万里中秋此月明,不知何处亦群英。应怜绝学经千载,莫负男儿过一生。影响犹疑朱仲晦,支离羞作郑康成。铿然舍瑟春风里,点也虽狂得我情。”“万里中秋此月明”,起句很平,铺陈场景。“不知何处亦群英”,何处还能有我身边这么多的英才呢?能感受到这里面的传奇感了吧。一个人知道自己注定要成为传奇,那是怎样一种幸福!

 

“应怜绝学经千载”,我们应该珍惜儒家的绝学历经千年岁月又重现光明。“莫负男儿过一生”,不要让此生在浑浑噩噩中渡过。“影响犹疑朱仲晦”,朱仲晦就是朱熹,阳明认为像朱子这样的人物也没有见到道之实体,他看到的只是道的影和响。“支离休作郑康学”,像郑玄那样支离琐碎的学问更是羞于去做的。当然,真让他做他也做不出来,伟大的哲学家也不见得会做汉儒的经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天分。最后两句我特别喜欢:“铿然舍瑟春风里,点也虽狂得我情。”当年陈来老师家客厅挂的一幅字写的就是这两句,让我颇为艳羡。这两句诗是从《论语》“吾与点也”一章来的,阳明晚年曾说过:我这一生,也就养得个“狂者胸次”。

 

 

 

【本文选自《宋明理学十五讲》(名家通识讲座书系),杨立华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