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小刚】古典教育不再可能:博雅学院书法教学反思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1-19 19:37:45
标签:
柯小刚

作者简介:柯小刚,男,西历一九七三年生,湖北大冶人。字如之,号无竟寓,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创建道里书院、同济复兴古典书院,著有《海德格尔与黑格尔时间思想比较研究》、《在兹:错位中的天命发生》、《思想的起兴》、《道学导论(外篇)》、《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等,研究领域涉及儒学、经学、中西经典解释、西方哲学、士人书画、中医等。

 

古典教育不再可能:博雅学院书法教学反思

作者:柯小刚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同济复兴古典书院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腊月初十日庚子

           耶稣2016年1月19日


 

  

 

古典在现代社会的任务仍然是孔子说过的“有教无类”。这个任务在今天的具体表现是:帮助自由主义和左派。所谓帮助,意味着既不反对也不拥护其中的任何一方,而是帮双方一起提高。左派和自由派是现代社会思想中的两个寡头,以他们的相互反对来掩盖他们勾结在一起统治现代思想的本质。然而,十多年过去了,工作并无成效。现代意见的不可一世、缺乏自我反思能力,远甚古代君主。左右派的互相攻击不亦乐乎,以至于完全顾不上反思学习。在这种情况下,古典教育也许已经不再可能。

 

出于这样的考虑,我开始尝试迂回的教学方法。最初的尝试便是在2011年的中山大学博雅学院。那一年的秋冬学期,我在博雅学院做驻院学者。我第一次尝试教书法,而不是现象学或儒学经典。同时,还协助听松坊一起在博雅开设中西方古典医学思想比较的课程。期间,恰逢博雅学院主办一次“四书教学会议”,我提交了一篇论文《身心兼摄的教法:四书与中医的相互发明》(后见收拙著《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也是探索这种教法的可能性。但我当时完全估计不到,左派和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对现代头脑的联合禁锢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任何方法可能都已无效。

 

古典是生命的学问,是工夫修养,是必须通过每个具体生命去体认的真知。有鉴于此,我能理解为什么在我的书法课刚刚批评过所谓“当代书法”,甘阳老师就请来一位日本当代书法家来给学生讲当代艺术形式的意义。在博雅的课表上,我们惊讶地发现,不但有荷马史诗、莎士比亚,也有科幻电影、美国宪法。选择自由是自由选择的条件。不过,这既有可能是正面的条件,也有可能是负面的条件。没有什么东西能保证一种条件只发挥正面作用,不发生负面作用。而在现代社会环境下,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发生的恰恰是负面效果,而不是正面作用。

 

因此,古典教育在现代社会几乎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去年底我在重庆大学写给博雅学院学生的信,和一封写给同济复兴古典书院学员的信,都是在讲近年来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两信皆发布于“同济复兴古典书院”微信公众号)。在不合时宜的时代尝试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采用善巧方便也可能无济于事,但有人坚持不懈,这便是今日古典教育的处境。《诗》云:“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愿与有心人共勉!

 

  

 

  

 

  

 

  

 

  

 

图片:无竟寓在中大批改的博雅学生书法作业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