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 美国有总统图书馆,宋朝有先帝图书馆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4-13 22:58:19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美国有总统图书馆,宋朝有先帝图书馆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三月初七日乙丑

           耶稣2016年4月13日


 

我们都知道,美国有所谓的“总统图书馆”制度,即每一名总统离任之后,照例要建立一个图书馆,保存他任职总统时的档案文件,收藏总统的个人物品、图书、艺术品等。

 

美国总统图书馆虽然名为“图书馆”,实际上是集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纪念馆诸功能的场所。其馆藏包括:1、总统在任期间签署的各种文件;2、个人捐赠给总统的私人文件、历史资料和口述档案;3、总统的个人档案、手稿、图书;4、实物档案,如美国公众及外国友人送给总统的礼物、纪念品。

 

 


美国总统图书馆制度可以追溯到罗斯福总统于1938年建立的第一座总统图书馆,然后成为惯例延续下来。相信许多人都相信,“美国的总统图书馆是美国特有事物”。

 

其实不对,宋代中国早已出现了类似总统图书馆的制度。这一制度由宋真宗创立,第一个皇室档案图书馆是大中祥符初年建立的纪念宋太宗的龙图阁,内藏“太宗的御制、御书、文集计五千一百一十五卷、轴、册, 御书纨扇数十幅,及宗正寺所进的属籍、世谱等”。从藏品的性质来看,跟美国总统图书馆是一样的。

 

此外,太清楼也是内廷一处收藏有太宗御制、御书、文集的皇室图书馆。景德四年,宋真宗曾率领大臣登太清楼读书。

 

宋真宗在世时,又开始建天章阁,贮藏自己的藏书、手迹、文集等等。天禧五年,天章阁建成第二年二月,真宗皇帝逝世。天章阁成为第二个纪念先帝的皇室档案图书馆。为先帝建立档案图书馆的惯例自此保持下来,在位的君主都要为前任皇帝修建一座档案图书馆,存放前任的著述、文件、书法墨迹与藏书。

 

如宋仁宗逝世后,继位的英宗“以仁宗御书藏宝文阁,命翰林学士王珪撰记立石”,将宝文阁建成收藏仁宗御制、御书、手迹、藏书的档案图书馆。英宗去世后,由于他在位时间极短,神宗皇帝将英宗御书附于宝文阁。

 

神宗驾崩,一直未建阁收藏他的御书手迹图书,直到宋哲宗元符二年,亲政的哲宗皇帝才下诏“建阁藏神宗皇帝御集,以显谟为名”,这就是纪念宋神宗的显谟阁。

 

北宋末大观二年,徽宗下诏建阁藏哲宗御制、御集,并“以徽猷为名”。这是纪念哲宗皇帝的徽猷阁。

 

南宋绍兴八年,刚刚安定下来的南宋恢复了建阁收藏先帝御制、御书的制度,收集徽宗的御制、御集,并于绍兴十年“诏特建阁,以敷文为名,置学士以下官”。此即纪念宋徽宗的敷文。

 

之后,高宗禅位,孝宗建焕章阁纪念;孝宗逝世,光宗建华文阁纪念;光宗内禅,宁宗建宝谟阁纪念;宁宗去世,理宗建宝章阁纪念;理宗去世,度宗建显文阁纪念。度宗逝世后,由于很快南宋灭亡,来不及修建纪念他的档案图书馆。

 

叙述至此,我们可以知道,除了开国皇帝宋太祖与宋钦宗未有个人档案图书馆、南宋最后三帝(度宗、恭帝、端宗)来不及建阁之外,其他宋朝君主都有专门的档案图书馆,包括纪念太宗的龙图阁,纪念真宗的天章阁,纪念仁宗与英宗的宝文阁,纪念神宗的显谟阁,纪念哲宗的徽猷阁,纪念徽宗的敷文阁,纪念高宗的焕章阁,纪念孝宗的华文阁,纪念光宗的宝谟阁,纪念宁宗的宝章阁,纪念理宗的显文阁。

 

宋朝君主之所以要给每一位先皇修建一座档案图书馆,既是为了纪念先帝,更是为了彰显皇室对于文化、文明的热爱与尊重,“每帝各建一阁,虽颇繁费,然亦足昭敬谨,且见诸帝文治之盛也。”这是宋朝特有的制度,其他王朝都未见类似的制度。

 

说到这里,我要顺便澄清一个问题。有些研究中国藏书楼史的学者认为,“由于文化为统治阶级所垄断,图书文献被视为私有珍品,不仅私人藏书‘书不出阁’,就连国家藏书也被皇帝视为‘退朝以自娱’,据为皇室所有。”说错了。皇帝“退朝以自娱”的藏书楼其实是我们上面所说的先皇档案图书馆,如宋真宗增龙图阁藏书,说:“朕退朝之暇,无所用心,聚此图书以自娱耳。”

 

除了这类档案图书馆,宋朝还有以三馆秘阁为代表的国家图书馆。

 

三馆秘阁并不是皇帝“退朝以自娱”的地方,而是公共的国家储才机构(非皇帝私有),也是开放的图书馆(尽管开放度有限)。从常理判断,既然三馆秘阁是国家储才、育才机构,那必定要对一部分士大夫开放,供他们阅读藏书,否则如何储才育才?事实上,宋代国家藏书机构的藏书也确实允许文臣学士入阁阅读或借出阅读。

 

宋朝君主“退朝之暇,无所用心,聚此图书以自娱”,跑到皇室档案图书馆读书,这分明是宋朝君主热爱文化的体现,却被后人误用来证明宋代国家藏书的封闭性,显然是张冠李戴了,不知道龙图阁等皇室档案图书馆与三馆秘阁等国家图书馆之间的区别。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