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激情脱欧,理性重建?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6-25 09:32:58
标签:
田飞龙

作者简介:田飞龙,男,西历一九八三年生,江苏涟水人,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著有《中国宪制转型的政治宪法原理》《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合著)《香港政改观察》,译有《联邦制导论》《人的权利》《理性时代》(合译)《分裂的法院》《宪法为何重要》《卢梭立宪学文选》(编译)等法政作品。



激情脱欧,理性重建?

作者:田飞龙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五月廿一日戊寅

           耶稣2016年6月25日

 



 


 2016年6月23日,英国惊人一脱,欧盟忧伤应急,西方文明内部出现裂变与阵痛,欧洲梦陷入困顿,但也可能危中求机,勉力改革,找回文明原动力和创新活力,获得自由的新生。脱欧,给英国和欧盟各自一个历史性机会,无论此刻具体利益和立场如何,欧洲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以下是笔者的11点片段思考,为这一历史时刻作证。

 

1、英国脱欧是其政治文化变异的结果:一方面,公投程序在英国保守主义宪法传统下的兴起,表明英国代议制和精英政治的衰败,政治家不愿意承担责任,将国家事务推给充满不确定性且无法问责的人民(选民),诱导民粹主义;另一方面,英帝国的尊严思维超越了利益理性思维,保持自我独立性与帝国荣誉的诉求超越了融入欧洲及一体化的诉求,保守主义触及到了政治开放性的边界,显示出其固执和局限的短板。

 

2、英国脱欧是欧盟一体化和欧洲梦的重大挫折。英国是欧洲举足轻重的发达国家,缺失英国的欧盟是不完整的,离开欧盟的英国是孤立无助的,还可能引发其他国家的脱欧动议甚至公投冲动,加速欧盟的管治困难和解体风险。

 

3、英国脱欧反映了英国对欧盟政治及其理想的判断和认知。欧盟介乎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是未完成的“欧罗巴合众国”,其管治表现出行政主导、民主赤字和少数国家决策(比如戴高乐时代的法国以及今日的德国)特征,其政治合法性存在缺环,英国不愿意在此体系中成为被动接受政策的参与者,也看不到欧盟政治进一步国家化的希望。此外,难民危机、集体财政危机和恐怖主义也是脱欧重要因素。

 

4、英国脱欧将带来内部分离主义的新一波高潮。脱欧将直接刺激苏格兰再启独立公投程序,引发北爱尔兰公投分离及完成爱尔兰完全统一的进程,这是英国政治的连锁反应和灾难前景,可能导致英国进一步衰落甚至退出国际列强俱乐部。

 

5、卡梅伦辞职为脱欧派执政带来契机,但脱欧派并无关于新英国如何建设及构建新体系的成熟规划,英国政治将进入空前困难的混乱期,充满不确定性,并非单一党派或政治领袖可以扭转,而需要整个民族承受此种代价并转入深切的反思。

 

6、脱欧公投对公投正当性产生正反双重影响:一方面,公投日益成为一种处理国内分离主义和国际体系归属问题的正当程序,这对港独、台独等有一定影响,对其他有着分离主义问题的多民族国家也是重要挑战;另一方面,公投表现出的公众盲目和精英衰败也会引发政治反思,重新激活代议政治和精英政治的正当性与活力,公投的正当性及各国政府与人民对待公投的态度可能发生重要变迁。

 

7、脱欧之后的英国整体上将加速衰落,其与欧盟重新确定经贸与政治关系的复杂谈判以及内部分离主义运动,使得脱欧激情快速消退,政治重建的进程高度不确定。

 

8、脱欧还将影响英美关系和欧美关系,加重美国协调西方内部团结的政治负担,刺激欧盟内部的退欧冲动,分散了美国重返聚焦亚太遏制中国的战略定力和实施能力,客观上为中国内政改革、外交格局及国际体系建构努力提供了战略缓冲期和重要机遇。

 

9、英国的分离主义将不得不按照公投民主形式处理,但英格兰内部治理将延续代议制、普通法和保守主义精英政治传统,逐步内敛收缩为一个“内核化”的标准民族国家,享有充分的自由民主,但英帝国体系完全终结,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与影响力快速下降。

 

10、脱欧可能引发各大国包括美国、日本以及中国重新调整其对欧关系,与英国的投资合作及其他战略性合作安排出现变数,英国可获得份额出现结构性削减。

 

11、脱欧也可能引发关于英国自由主义与欧陆福利主义、民族国家与超国家共同体、经验主义与建构主义、普通法与大陆法等政治哲学与法律传统的深切反思和对话,也对半个世纪以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及其制度安排进行系统的检讨,为新英国、新欧盟、新自由和新秩序的某种“反思性新生”提供历史实践契机。旧的欧洲梦碎了,新的欧洲梦可能正在酝酿。这是对欧洲文明整体上的挑战,也是机遇。

 

(本文系作者接受中国评论新闻网书面采访的底稿,部分内容参见http://hk.crntt.com/doc/1042/8/1/5/104281572.html?coluid=0&kindid=0&docid=104281572。)



责任编辑:梁金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