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讀老杜哀河南(詩並序)

夫民為邦本,本固邦寧——當權者可不戒慎恐慎也哉!天道輪回,報應不爽——為政者豈不警鐘長鳴也哉!言猶未已,感而欲詩,姑錄於前,聊充小序云。

刘强著《四书通讲》出版暨自序

本书区别于其他常见的“四书”译注、逐字阐释的形式,而以“四书”等儒家经典为中心,以“道”为纽带,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中蕴藏的“日用常行之道”,做了全面梳理和阐发

【刘强】归名教与任自然——《世说》研究史上的“名教”与“自然”之争

《世说新语》不仅承担着为魏晋玄学“立此存照”的历史使命,同时,对《世说》的诠解和评价,一直存在着“任自然”与“归名教”的力量博弈,即便在“西学东渐”的近百年间,这一“问题意识”依然未能逸出学者的视野和论域之外,表现出十分强劲的内在张力和诠释能量。对“名教自然之争”的回答,不仅涉及对魏晋历史和人文的不同评价,也关乎每一位知···

【刘强】朱子论学的心学工夫论——兼及“朱陆异同”之会通

以往对朱子的研究,多将其当作理学宗师,而忽略其心学造诣,尤其是朱子论学的心学功夫论,未能引起足够重视。事实上,朱子论学主张“心与理一”“心要在腔子里”“读书须是虚心切记”等,皆如钱穆先生所说“未尝外心而言理,亦未尝外心而言性”,本质上可与陆王心学相得益彰,融通无碍。哲学史上聚讼不已的“朱陆异同”说,诚未可仅以“朱理陆心”···

【刘强】陶渊明接受史上的儒道博弈

当我们拨开历史的重重迷雾,深入到陶渊明的诗文旨归与人格根底中时,则不难发现,陈寅恪所谓“外儒内道”与“新自然说”,实在很难成立,梁启超、朱光潜、李长之诸家将陶渊明归于儒家的观点更具历史和逻辑的合理性。陶渊明的隐居生涯与安贫乐道,有着深刻的儒学支撑,而君子志节和圣贤追求,更是陶渊明一以贯之的精神信仰,惟其如此,陶渊···

刘强 译注、讲解 徐平 演播《论语(名家演播版)》出版暨前言

《论语》是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一部儒家学派的经典著作,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撰而成。全书共二十篇,篇内分章,以语录体为主,叙事体为辅,集中表述了孔子在思想政治、哲学文化、伦理道德、教育修身等领域的主张和学说。《论语》与《大学》《中庸》《孟子》并称“四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标志。本版《论语》精编精校,将古典···

【刘强】排诋佛老,归陶入儒——钱锺书先生论陶渊明

钱锺书先生幼承家学,深契“陶缘”,立身处世,颇有靖节“孤生介立”之风,而行文赋诗,亦得陶公风神灵气,于现代旧体诗人中可独树一帜。又其一生著述,多次论及渊明,涉及接受论、文体论、思想论诸面向,特识先觉,悟稀赏独,多有未发之覆,为陶学开疆拓土,厥功至伟。尤其是,钱氏学贯中西,而能立足中学本位,发言遣论,深中肯綮,不为···

【专访】刘强教授:专业学术研究与大众文化普及如何兼顾?

守中书院以“传承经典,涵养斯文,共学适道,守中达权”为教育宗旨,秉持“以大学师资反哺中小学”的办院理念,致力于传统文化的教育传播和普及推广。

【刘强】论阳明心学及其诗学与“诗教”

阳明一生创作了大量诗歌,完美实现了自己“根本盛而枝叶茂”的诗学主张。而其“寓教于诗”的诗歌教化实践,则不仅继承了《诗经》以来的“诗教”精神,而且打破了“以《诗经》为教”的“诗教”传统,堪称一种独具阳明心学特色的“新诗教”。

【刘强】孔子研究院论语学研究中心成立贺信

前人有曰:无孔子,则无中国文化。某亦有曰:无《论语》,则无民族精神也!故《论语》之书,不唯学者研究之书,实亦学童启蒙之书、国人必读之书!《论语》之学,不唯关注学理之讨论、章句之注疏,亦当于世道人心有劝惩、于化性起伪有赞助。此吾辈同道所寄望于《论语》学研究中心者也!

【刘强】“学缘”的凝聚——《神超形越: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弁言

在中国古代文化、思想、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总有一些河段因为陡然出现的峡谷、险滩或断崖,而奔突成湍急的弯道,冲决起壮观的瀑布,飞溅起耀眼的浪花,终于形成了后人视野中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刘强】刘勰“庄老告退,山水方滋”说新论——六朝山水审美勃兴的儒学省察

刘勰的“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说,不仅突显了玄言诗与山水诗的内在张力,更蕴含着对于诗歌本质论和文学新变论的“价值判断”。其隐而未彰的意涵是:东晋以来,以“庄老”玄理入诗的风气,阻断了诗歌言志、缘情、比兴、寄托之通道,使诗歌陷入到“理过其辞,淡乎寡味”的窠臼中而不得舒展,而刘宋初年山水诗的蔚然兴起,正是摆脱了玄言诗的玄···

刘强著《曾胡治兵语录导读》出版暨自序

作者对近代著名军事著作《曾胡治兵语录》进行了全面翔实的整理,注释、今译之外,又加精彩导读;正文之外,又加增补;在蔡锷、蒋中正对曾国藩、胡林翼治兵语录纂辑的基础上,做了更为细致的爬梳和整理工作,俾使读者一卷在手,可对曾、胡二公的军事思想、治兵方略及人格气度,有一个具体而微的把握和理解。

【刘强】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在拙著《论语新识》互联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那些批判孔子的人,不仅是“智不足以知圣人”,“学”也不足以知圣人。他们忘了,孔子代表的不是“势统”而是“道统”。真正的儒家思想,一向都有“道尊于势”“从道不从君”的传统。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