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春】中国古典学的主体无疑应该是“经学”

如何重建古典视域?首先当然是重建经学。重建经学迫在眉睫,这已是学界共识。然而,古史、诸子是否需要重建?如果需要,又如何可能?如果可能,又应当以何种恰当的方式推进?这些,都是建设中国的古典学无法回避的问题。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