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亚波】纯读经有什么好的?——国学教育学生版问答(一)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7-07-14 09:06:53
标签:
吴亚波

作者简介:吴亚波,字廣毅,男,西历1986年生,陕西咸阳人。2006年开始从事民间读经教育推广活动,2014年出版教育文集《为什么要读经》。曲阜崇儒学堂创办人暨堂主。


纯读经有什么好的?

——国学教育学生版问答(一)

作者:吴亚波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六月二十日辛丑

           耶稣2017年7月13日

 

1、为什么要读经?

 

读经之用深矣广矣,套用孔门高足子贡的一句话: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生活无处不有读经之用焉。所以不只少年儿童需要读经,成人老人同样需要读经,成人懂了经教,则知道如何创业守业,如何安顿好家庭各种伦理关系;老人懂了经教,则知道如何发挥其在家庭中的作用,如何把自己的人生阅历变成后人的处世宝典,如何维护一个良好的家风家教。


至于少年儿童,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国学经典有助于养成正确的是非判断能力。通过读经、解经、读史,能够用圣贤的标准判断人间一切人和事;


其次,国学经典有助于养成待人接物的基本礼节。人终究生活在人群中,礼节即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秩序,故通过对经典的学习和实践,能够以礼待人处事,融洽处理各种人际关系;


再次,国学经典有助于养成自主学习的能力。即养成读懂承载着五千年治乱兴衰成败得失的经史子集文言文的能力;


最后,国学经典有助于懂得生命的价值与人生的意义。通过圣贤典籍的启发引导,能够懂得生命的价值何在,人生的意义何在,找到自己的使命,努力去完成,从而绽放生命的精彩。

 

2、目前我们读经的方法和古人有何差别?

 

目前所实践之读经方法,如因材施教、循序渐进、目标管理、读解并行,经注齐读等方法,皆是取法古人而来,故并无差别。

 

3、如何创立一个企业,这条路该怎么走?

 

私塾学业完成之后,在社会上历练数年,自然可了解创立企业之程序和要求,至于如何让此企业能够长盛不衰,成为百年老店,非读圣贤书不能明。

 

4、文礼书院是一个什么样的学习体制?

 

书院大致相当于读经界之大学,是私塾读经教育的延续和深化,而文礼,便是其中之一,从课程开设上,有解经、外语、阅读、武术等;从教学目标上,则重点在培养牟宗三先生哲学思想继承者;从学习方式上,则以自学为主,老师指导为辅;从学制上,五到十年。

 

5、现今中国最缺少什么样的人?

 

既有深厚的国学学养,又有国际视野的人。懂国学,则能古为今用,懂西学,则能洋为中用;懂国学,则不迷失;懂西学,则不自大;懂国学,则有希望;懂西学,则有底线。

 

6、对于稍大点的孩子,将要走向社会,然又对社会没有半点了解,完全处于一种茫然,是否能提前了解现今社会,而又该怎么来了解?

 

社会是什么,是由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各种人组成的一个大群体,人事虽繁杂,然不过天理人欲之间,仁义利益之间耳。而今所读圣贤经典,正在于教我们如何正确认识人性人心,认识社会万事,以便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此乃执简御繁之道,何必茫然!至于是否需要提前了解,其实大可不必,人之心性亘古不变,知识科技日新月异,待私塾学业完成,可学一技之长,依着所学走向社会即可。一个士君子,所应用心处,不应如凡夫一般,了解社会上有多少不合常理的潜规则,以迎合获利,而是如何使得社会回归常理常情常道,彻底消除这诸多不合常理的潜规则,纵使力所不能,也能洁身自好,不同流合污。

 

7、为什么有些家长认为纯读经好,纯读经有什么好的?

 

纯读经包本成大才不过是一个利益交织的骗局罢了,可怜很多无知家长因学问思辨不及和功利心作祟,不明就里,上了贼船尚不自知。其实包本很容易,一本经典只要用心多读遍数,每一篇能准确背诵,包本自然水到渠成。然以包本为难且过分夸大包本作用者,实乃欺骗之举,一者欺骗家长,使家长误以为只要包本录像过经典,孩子便大才在望,其实尚未入门;二者欺骗学生,使学生误以为只要包过本便完成了经典学习,而不思解行证;三者欺骗了老师,使得老师把所有精力都浪费在意义很小的纯读包本背诵上,还以为是在培养大才!

 

8、什么样的人适合逼着学习?什么样的人适合劳逸结合的学习?有没有人适合完全放松的教育?(前提是能学好)

 

倘若缺乏自我管控能力,不能够按时完成每日功课,则需要用惩戒的方式逼一逼;若能够自觉主动的在课堂用功,按时完成每日功课,放松一下也无妨;学习需要脑力,脑力需要健康的身体为后盾,故劳逸结合人人皆需要,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

 

9、怎样提高写作水平?

 

多读,多思,多写,久之自然提高。

 

10、怎样才能具有随机应变的能力?

 

有智慧则可随机应变,欲有智慧非用功经史不可得,故深入经史,久则智慧生而应变之能力长。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