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北辰】就“毒奶粉”与“次贷危机”告全国同胞书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0-05-22 08:00:00
标签:
周北辰

作者简介:周北辰,名亚林,字北辰,西历一九六五生,祖籍贵州遵义。一九八七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一九九〇年至一九九八年任教于贵州师范大学。一九九六年起,师从当代大儒蒋庆先生,并随蒋先生创办阳明精舍。二〇〇〇年辞去大学教职,投身儒家文化复兴事业,并在各地传道讲学。现任职务:曲阜儒家文化联合会会长、深圳孔圣堂主事。出版专著有《儒教要义》(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09年版)、《儒商管理学》(中国发展出版社2014年版)《守望精神家园》(知识产权出版社2017年版)。

 
 
2008年,一个不寻常的年度!中国有“毒奶粉”事件,美国有“次贷危机”,全球有金融海啸。
 
毒奶粉事件是中国版的次贷危机,次贷危机是美国版的毒奶粉事件。这两个事件有很大的共同性,事件根源都在于人们对利益追求的不择手段和毫无节制。这是人类私心和欲望过度张扬的结果,是我们为现代商业文明的弊端所必然付出的代价!
 
次贷危机及其导致的全球金融海啸,宣告了“华盛顿共识”和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及模式的破产;毒奶粉事件则标志着“简单发展观”的终极!
 
这两个事件的集中暴发,凸显了两个巨大的问号:中国向何处去?世界向何处去?
 
一、毒奶粉事件与次贷危机究竟表明了什么?
 
毒奶粉事件与次贷危机暴发后,从政府到民间,从企业界到理论界,从研究机构到大众媒体,从普通网民到专家学者都纷纷进行着阐释、分析和反思,探寻着导致事件的根源和对治事件的途径。
 
针对毒奶粉,有的指责官员渎职,质检部门监管不力;有的怒斥企业不讲诚信,惟利是图。针对次贷危机,则指责投行“违规操作”、“证券打包”,抨击美国的虚拟经济和金融泡沫。然而,在儒家看来,这一切都是表象,而不是根本!我们认为,毒奶粉事件与次贷危机是现代商业道德沦丧的结果,是现代商业文明危机的集中体现。
 
西方现代商业文明,重商重利,泛化市场规则,把人异化为挣钱机器与消费工具,过度张扬人欲。以挥霍带动经济,以欲望推进发展,为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损人利己,不择手段。这是次贷危机暴发的真正根源。
 
毒奶粉事件则是中国商业腐败、社会腐败和道德沦丧的必然结果;是中国百年来抛弃民族传统,师法西方,全盘西化的结果;也是我们自毁文化长城,捣毁民族精神家园的结果。
 
人没有了信仰,就没有敬畏之心,没有敬畏之心则万恶敢为。如是,人就成为无道之人,无德之人,禽兽不如之人;企业就成为逆天悖道的企业,见利忘义的企业。为追逐利益而不择手段,亡身货殖,以身发财,甚至草菅人命,践踏公益。
 
毒奶粉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从苏丹红到敌敌畏,从福尔马林到人造鸡蛋;从黑砖窑到血汗工厂;从瘦肉精到肥猪灵……。流氓大亨与黑心专家及贪官污吏们,强强联手,用权力、金钱和技术结成利益同盟。他们藐视法律、践踏公正、祸国殃民。
 
由此可见,只有“发展”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天下百姓所需要的还更多。除了“发展”,他们还需要生存、健康、安全、尊严和公正,还需要仁政和德治,需要精神与信仰。
 
二、我们的态度与立场
面对毒奶粉事件与次贷危机,我们认为有必要表明儒家的态度与立场,并根据儒家传统的义理资源提出对治之道。
 
(一)关于毒奶粉事件
 
1、涉案企业应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处理好善后工作。尤其要作好对受害者的治疗与赔偿工作,给受害者及其亲人一个合理交待。相关部门应对渎职官员、涉案企业及涉案人员视情节轻重予以依法惩处,并公布处理结果,给全国人民一个合理交待。
 
2、振兴道德,教化腐败
 
启动儒家资源,弘扬儒家传统,振兴国民道德,教化社会腐败,这是根治类似问题,杜绝类似事件发生的根本途径。儒家传统有着丰富的伦理道德资源,推行社会教化,维护社会稳定与长治久安,这是儒家的特长,也是儒家传统的优势。社会腐败的根源是人性和人心的败坏,而导致人性与人心败坏的原因则是社会教化的缺位。“不教无以理民性”、“教化行而习俗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解决腐败问题,不能只靠反贪和纪检,需采用儒家“德主刑辅”、“教主法辅”、“明刑弼教”的经世智慧,大兴教化之风。如此,才能化民成俗,实现天下归仁,从而根治社会腐败。
 
3、弘扬儒商精神,培育儒商文化
 
儒商精神就是儒家的商业精神,儒商文化就是以儒家传统为价值基础的商业文明模式。儒商精神的核心理念是“义利合一”,“义”是儒家传统的基本价值和精神理念所在,也是一种行为规范和取舍标准,它强调的是人的行为的正当性与合理性。在儒家看来,“利”对人与社会而言,既有正面价值,也有负面影响。儒家一方面肯定人们追求物质利益的正当性、合理性,一方面又深悉“利”对于人的精神道德的腐蚀性,强调以“义”制“利”, “义利合一”。
 
弘扬儒商精神,培育儒商文化,就是要明“义利之辩”,使商业理念、商业精神、商业道德、商业人格、商业规范及商业制度都达至“义利合一”的境界和高度。要在“义利合一”的儒家义法基础上建构中国的商业模式;以“内圣外王”的理想标准来塑造当代企业家的生命人格;以儒家“仁义礼智”、“诚信忠孝”等理念德目,来建立商业道德规范并发用为制度。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吸纳西方现代商业文明优秀成果的基础上,克服其弊端,进行返本开新的创造。使商业文明摆脱极端利已主义、物欲主义、拜金主义、消费主义,以及掠夺式发展和暴力倾向。只有这样,才能给资本植入伦理目的与道德因子,使它成为兼济天下的助力而不是张扬人欲的工具。毒奶粉事件再一次向世人表明了儒商精神与儒商文化对于现代商业社会的价值和意义。
 
5、重拾民族信仰,建构精神家园
 
胡锦涛主席在十七大报告中阐述了建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大意义,可谓一针见血,高屋建瓴。什么是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那就是在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长河中,由孔子为代表的往圣先贤所总结创造出来的核心价值体系和信仰体系。这是中华民族安身立命的大根大本,是中国人共有的精神归宿,是中华民族一切历史文化创造的源泉。没有了民族共有的信仰体系和精神家园,中国人就会成为精神上的游魂,性命无所安顿,灵魂无处归依。如是,则丧失敬畏之心,良知泯灭,万恶敢为,与禽兽为伍。
 
毒奶粉事件的暴发,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我们百年来抛弃传统,废除民族信仰,自毁精神家园的结果。道德沦丧,礼崩乐坏,人心不古,私欲主宰,物欲横流,腐败蔓延等等,这都是没有信仰的结果,是精神家园失落的结果,是自断文化根脉的代价!欲根治毒奶粉及其类似事件,就必须复兴儒家传统,重拾民族信仰,再兴教化之风。并在此基础上建构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
 
(二)关于次贷危机
 
1、次贷危机及其引发的全球性金融海啸,给各国人民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它向全世界宣告了“华盛顿共识”与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及其模式的破产。它向人类世界亮出了黄牌:以利益诉求为本的核心价值,以张扬物欲为动力的市场机制,破坏环境攻伐自然的掠夺式发展,以金融泡沫为特色的虚拟经济模式,应该寿终正寝啦!
 
2、次贷危机及其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其病症是“经济”,其病因却是“文化”。在儒家看来,造成这种“经济病症”的根本原因,是西方现代文明在文化价值取向和文化发展方向上出了问题。临床反应是“经济病”,根子上却是“文化病”。这是西方现代文明自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工业革命、宗教改革以来的文化病变的集中体现。
 
极端世俗化倾向、利益首出的价值基础、对竞争理念的夸大、泛市场主义的游戏规则、对个体主义的片面强调、国家沦理目的淡化与国家职能的退化、对物欲主义的过度张扬与刺激等等。都表明西方现代文明从核心价值到意识形态,从制度建构到游戏规则,无不以利益与欲望为中心。“经济”只是文化体系中的一个要素与构件,文化出了问题,经济就必须会出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的问题,就必须首先从文化上解决问题。不从文化着手,经济病症就不可能得到根治。这不是短期的“救市”所能够救得了的。即便救得了一时,也救不了一世。改革世界金融体制,加强监管,强调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结合,这些固然重要。但这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得根治。要根治经济病,杜绝经济危机,就必须从文化上着手。要用儒家天地人三才贯通的整体秩序观与和谐发展观,为世界经济秩序的改革与重建植入新的核心价值体系;用儒家道德首出,“义利合一”的商业义法,取代“利益首出”,“利益至上”的西方价值观;要用“内圣外王”的儒商人格理想,取代新自由主义的“经济人”人格理想;用儒家“兼济天下”的王道商业模式,取代西方极端民族主义的霸道商业模式。只有在这样的商业文化模式基础上,才有可能创造出良性的现代商业规范和秩序。也只有这样,才能为人类社会寻求到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途径。
 
圣元   2559年10月6日
西历   2008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