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北辰】在第四届孔子文化节儒家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栏目:演讲访谈
发布时间:2013-10-24 16:10:55
标签:
周北辰

作者简介:周北辰,名亚林,字北辰,西历一九六五生,祖籍贵州遵义。一九八七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一九九〇年至一九九八年任教于贵州师范大学。一九九六年起,师从当代大儒蒋庆先生,并随蒋先生创办阳明精舍。二〇〇〇年辞去大学教职,投身儒家文化复兴事业,并在各地传道讲学。现任职务:曲阜儒家文化联合会会长、深圳孔圣堂主事。出版专著有《儒教要义》(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09年版)、《儒商管理学》(中国发展出版社2014年版)《守望精神家园》(知识产权出版社2017年版)。



在第四届孔子文化节儒家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作者:周北辰

来源 :孔圣堂 官方网站

时间:孔子2564年暨耶稣2013年10月22日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能参加今天的论坛并作主题发言。在此,我谨代表主办单位——深圳孔圣堂,对诸位的光临表示诚挚的欢迎并致以衷心的谢意!

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爱子有道。子女和儿孙是中国传统最重要的世俗价值之一。在人类文明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和民族像中国这样重视子女,看重儿孙。父子之伦位居儒家五伦之首。儒家传统尤其强调父慈子孝的伦理价值。“望子成龙”是千百年来中国父母们的期望所在,无论贫富贵贱概不能外。中国人对于子女和儿孙的这种特殊的爱意和望子成龙的拳拳之心,是与儒教宗法制血缘信仰一脉相承的。

历史以来,中国人对于子女的这种特殊的爱,其表达方式也是多彩多姿的:有的为子女作牛作马;有的无原则的迁就;有的为子女留下金山银海,巨额的财富;有的强迫子女学习各种知识、技能。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然而这种父母之爱,拳拳之心,是不是能够收到我们预期的效果呢?《红楼梦》里面有首《好了歌》是这样唱的:“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的拳拳之心往往换不来孝子贤孙。

江苏常州市妇联对700户家庭作了深入的调查,其中竟有45.5%的学生在“你最不喜欢的人”一栏中填的是父母。这就是爱子无道所换来的悲剧。

前段时间,关于著名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一案,更是炒的沸沸扬扬,引起了全社会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及子女教育的反思和追问。李天一事件究竟给世人以什么样的警示?导致李天一悲剧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我们先来看一下,李天一的成长历程:

1996年4月出生于北京

4岁时入选为幼儿申奥形象大使

4岁开始学习钢琴,师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家韩剑明

8岁学习书法,师从清华大学书法教授方志文

10岁加入中国少年冰球队

期间,荣获全国少儿钢琴比赛金奖

蝉联2届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二等奖

连续3届获全国青少年书法大赛铜奖、银奖、金奖。

2009年成为北京海滨区书法协会最年轻会员,时年13岁。

15岁时,拥有自己的第一辆宝马跑车,并进行非法改装

2011年强奸自己的家庭英语教师

同年9月,因无照,重伤他人,被教养一年

2013年,因轮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名满天下。

 

从李天一的成长历程,我们不难看出,李天一从小受过所谓“良好的教育”,并在青少年时代就取得各种荣誉和桂冠,应该是个优秀的孩子。那么为什么这么一个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优秀孩子,会走上邪路?

其实李天一的悲剧,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不仅仅是家庭悲剧,它更是中国教育的悲剧。是中国的现代教育先天不足和缺失导致了李天一悲剧的发生。唐代文学家著名儒者韩宇曾经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是教育的第一目标和教师的第一职能。

中国的现代教育,是无道的教育。“道”是什么?“道”就是精神,是核心价值,是信仰。请问在座的诸位,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有哪位老师给我们传过道?没有。因为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已经抛弃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抛弃了自身的民族传统,自毁精神长城。中华民族成了一个没有信仰的群体,中国成了一个没有精神家园的国度。因此,中国现代教育,中小学以应试教育为主,高等教育以工具化、职业化教育为主,这样的教育不注重人性的完善和人格的培育,是无道的教育。教育的根本目标,教师的首要职能,就是传道,就是对人性进行完善,对人格进行培育。正因为中国的教育是无道的教育,才有了像李天一这样的悲剧的发生。李天一的悲剧在中国绝不仅仅是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这是中国教育的悲剧。

孔子讲:“君子不器”。“器”就是器物、工具。在这里,是指专业化技术人才,指工具型人才,也称“专家”。“君子不器”的意思,就是说一个有德行的君子,不能成为没有良知的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对社会和人类造成巨大危害带来巨大灾难的人都是那些没有良知的专家。毒奶粉要食品工业专家才能制造的出来;地沟油需要化工专家才能制造的出来,专家就是知识精英,当知识精英没有良知,没有人格的时候,他就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没有了人格,没有了良知,当官就是贪官,经商就是奸商。即使是捞偏门、做强盗也没有气象。水泊梁山的好汉们都是强盗,他们议事的地方叫“聚义厅”、“忠义堂”,水泊梁山的大旗上面有四个字,叫“替天行道”,梁山好汉就是经过传统文化教化的强盗,他们除暴安良,替天行道,这就是所谓盗亦有道。今天的强盗抢妇女,杀小孩,骗老人。做强盗都只能做无道的强盗、卑贱的强盗。

那么,人性靠什么培育?按照孔子的教育思想,儒家的教育理念,就是教化,用“诗书礼乐”来对人性进行陶冶。对中国文化和儒家传统而言,“诗”不仅仅是一种文学艺术形式,更是人格培育和教化的途径;“礼”不仅仅是社会制度规范,也是人格教化的重要形式;“音乐”不仅是一种艺术,更是人格化育的重要方法。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流的优秀人物,都是诗人,都是音乐家。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乐记》云:“德音之谓乐”。能诗、知礼、懂乐的人便会有着完善的生命人格。从而会产生源自生命内在的道德自觉,这样的人,便会以违法犯罪为耻辱。

中国的现代教育学习西方,但是,西方的知识化、专业化教育由学校承担,西方的人格教育、人性教育则由教会承担。而中国现代社会,是一个无“道”的社会,没有宗教机构来对国民进行人格教化的担当,而学校只以知识传授和技能培训为务,没有人格教育的功能。所以中国人的教育历程中先天缺失德性教育和人格培育。中国教育的这种先天不足,才真正是李天一悲剧的根源所在。

 

爱子也必须有道,如果爱子无道,不用正确的途径和方式,那么,这种爱心这种付出,也许会适得其反。我们爱自己的子女,不要想到为他留下多少财富和金钱,而应该更多的为他们创造条件,提供机会和平台,让他们自行创业。在对子女的教育上,不要急功近利,不要总是想到教给他谋生的知识和技能,而应该从小注重对孩子德性的教育、人格的培育,让孩子从小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从小立下高远的志向和崇高的理想,独善其身,兼济天下。

尤其是在座的企业家朋友们,千万不要让自己的财富蜕变成为腐蚀孩子心灵,败坏孩子德性,束缚孩子人格的东西。印度诗人泰戈尔曾经说过:“鸟儿的翅膀如果系上黄金,那么,这只鸟就永远不能在天空翱翔。”

在西方,孩子的父母无论是亿万富翁或是总统,孩子到一定年龄阶段都必须自实其力。洛克菲勒的儿子小时候需要零用钱,都必须通过为父母擦皮鞋,做家务等方式获得;巴菲特捐出了自己的所有的财富,他给自己的儿女们每人留下十亿美元,但是这十亿美元不是给儿女们消费的,而是让他们用来建立自己的慈善基金会。

前不久,杭州市对2916名学生作了社会调查,其中有43%的学生认为与父母无话可谈,56%的学生认为父母修养太差。

所以爱子有道,从父母自身做起。只有有道的父母才能培养出有道的孩子。最后衷心的希望在座的每一位朋友,都能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或母亲,成为自己孩子最喜欢最尊敬的人。




第四届孔子文化节精彩图文报道:

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3659/


深圳卫视新闻报道第四届孔子文化节视频链接:

http://www.s1979.com/video/20131020/1040379.shtml



责任编辑:李泗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