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著《曾胡治兵语录导读》出版暨自序

栏目:新书快递
发布时间:2018-12-19 12:56:44
标签:曾胡治兵语录导读
刘强

作者简介:刘强,字守中,别号有竹居主人,笔名留白,西历一九七〇年生,河南正阳人。现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出版著作《世说新语会评》《曾胡治兵语录译注》《古诗今读》《世说新语今读》《有刺的书囊》《竹林七贤》《惊艳台湾》《世说学引论》《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魏晋风流十讲》《清世说新语校注》《论语新识》等。

刘强著《曾胡治兵语录导读》出版暨自序

 


书名:《曾胡治兵语录

作者:刘强

出版社: 岳麓书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编辑推荐

 

一、《曾胡治兵语录》,我国近代军事史上著名的语录体兵书,“中国十大兵书”之一,民国初年,被蒋介石作为黄埔军校的教材。本书集中反映了曾国藩、胡林翼的军事思想和治兵谋略,在我国军事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价值。

 

二、此次整理译注,以上海图书馆近代文献阅览室所藏蒋中正增补本为底本,参校陈志学译注本,择善而从,文字更为可靠,注释更为详赡,力求奉献给读者一部相对完善的读本。

 

三、本书将曾、胡的治兵语录以阿拉伯数字做了排序,纲举目张,便于读者观览。

 

四、本书各章均分设三个部分:(一)导读,对该章主旨做简要解析。(二)原文及注释,照录《曾胡治兵语录》原文并详加注释。(三)译文,对原文进行逐字逐句的白话今译。

 

五、本书还将散见于曾国藩书信、日记、杂著、奏疏及诗文中,而《曾胡治兵语录》未收的治兵语录搜求寻绎,共得二百余条,附录于书后,所录材料一律注明原始出处,供读者参考。

 

六、本书注释和翻译采用章内分段注译的形式,以便读者阅读。

 

内容简介

 

本书是“有竹居古典今读”系列的第四部。

 

作者对近代著名军事著作《曾胡治兵语录》进行了全面翔实的整理,注释、今译之外,又加精彩导读;正文之外,又加增补;在蔡锷、蒋中正对曾国藩、胡林翼治兵语录纂辑的基础上,做了更为细致的爬梳和整理工作,俾使读者一卷在手,可对曾、胡二公的军事思想、治兵方略及人格气度,有一个具体而微的把握和理解。

 

尤其是,刘强先生将目光聚焦于晚清名臣和大儒曾国藩身上,所撰万字长序《世上再无曾国藩》,以饱蘸深情的笔墨为曾国藩画了一幅速写肖像,形神兼备,让人过目难忘。

 

作者简介

 

刘强,字守中,别号有竹居主人。同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

 

已出版著作:《世说新语会评》《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论语新识》《古诗写意》《世说三昧》《有刺的书囊》《竹林七贤》《惊艳台湾》《世说学引论》《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魏晋风流十讲》《清世说新语校注》等十余种。

 

目录

 

自序:世上再无曾国藩

 

例言 

前言 

梁启超序 

蔡锷序 

增补曾胡治兵语录序(蒋中正)

 

第一章将材 

第二章用人 

第三章尚志 

第四章诚实 

第五章勇毅 

第六章严明 

第七章公明 

第八章仁爱 

第九章勤劳 

第十章和辑 

第十一章兵机 

第十二章战守 

第十三章治心

 

附录:曾国藩治兵语录辑补

 

一、书信之属 

二、日记之属 

三、杂著之属 

四、奏疏之属 

五、诗文之属

 

保守平安歌 

爱民歌 

解散歌 

水师得胜歌 

陆军得胜歌 

晓谕新募乡勇 

劝诫营官四条 

治军条规四种

 

后记



【自序】

 

世上再无曾国藩

 

一、“苦人”曾国藩

 

夜读曾国藩,常常惶愧无地,汗不敢出。很多人读他,读出人生传奇,读出丰功伟绩,读出仕途经济,读出智术权谋,读出神秘命理,我读他,却读出了一个大写的“苦”字!不是一般小儿女的顾影自怜之苦,而是一个顶天立地“大丈夫”的千般痛、万般苦!

 

“能吃天下第一等苦,乃能做天下第一等人。”曾国藩如是说。三百多年前,十余岁的王阳明也立志要做“天下第一等人”,却未曾说出如此话来。盖阳明乃天纵英才,犹如光风霁月,倜傥洒落,其一生虽迭遭廷杖之辱、徙边之厄、平叛之难、剿匪之役,而终究化险为夷,身名俱泰。尤其是,阳明在贵州龙场悟出“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之大道,更给人一种印象,似乎其学问全自灵明顿悟中得来,一通百通,周流无碍;其一生功业,辉煌彪炳,“三不朽”之誉,殆无争议。就连对王学至明末堕入狂禅一路颇有微词的曾国藩也不得不承认:“王阳明矫正旧风气,开出新风气,功不在禹下。”

 

可曾国藩自己呢?说来说去,总不离一个“苦”字!

 

曾国藩自小便饱受父亲庭训督学之苦。其所撰《台洲墓表》自述云:“国藩愚陋。自八岁侍府君于家塾,晨夕讲授,指画耳提,不达则再召之,已而三复之。或携诸途,呼诸枕,重叩其所宿惑者,必通彻乃已。”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作为长子,八岁的曾国藩已经承担了振兴家族的使命,所以从小庭训甚严,也养成了不怕苦、能耐烦的坚忍性格。

 

因为能吃苦,反而一路顺。曾国藩22岁考取秀才,24岁中举人,28岁中进士,入翰林院,为军机大臣穆彰阿门生,从此平步青云,打造了“十年内连升十级”的宦海传奇。别人做了高官,可能会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但曾国藩却如同坐在砧板上,总是战战兢兢,直如刍豢待宰,饩羊待烹。读他做官以后的日记和家书,你不仅读不出春风得意,反而读出了居安思危、戒慎恐惧!

 

可以说,做官以后的曾国藩几乎一直在“自讨苦吃”!且看其道光二十年(1840)十月的一则日记:忆自辛卯年,改号涤生。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改号至今九年,而不学如故,岂不可叹!余今年已三十,资禀顽钝,精神亏损,此后岂复能有所成?但求勤俭有恒,无纵逸欲,以丧先人元气;困知勉行,期有寸得,以无失词臣体面;日日自苦,而不至佚而生淫。这里的“日日自苦,而不至佚而生淫”,真是曾国藩一生写照!

 

因为要吃“第一等苦”,曾国藩终其一生,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和自己“斗”。比如,年轻时他到友人家做客,未能做到“非礼勿视”,回来便在日记中写道:“是日,目屡邪视,真不是人,耻心丧尽,更问其他?”有时在内室中与妻子温存私语,过后又立即警醒,在日记中写道:“有用之岁月,半消磨于妻子”,“日中,闺房之内不敬。去岁誓戒此恶,今又犯之,可耻,可恨!”曾国藩17岁染上烟瘾,屡戒不能,及至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时,仍为“瘾君子”。忽一日,痛定思痛,自恨无极:“课续后,念每日昏锢,由于多吃烟。因立毁折烟袋,誓永不再吃烟,如再食言,明神殛之!”从此曾国藩再未吸过一口烟!这就是坊间流传甚广的“曾国藩三戒”——戒烟、戒妄语、戒房闼不敬。用曾国藩的话说,“截断根缘,誓与血战一番”!与谁“血战一番”呢?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道光二十二年(1842),也就是曾国藩痛下决心终于戒烟的这一年,是其一生修行的转捩点。这一年,曾国藩32岁,他在日记中为自己“量身定做”了著名的“日课十二条”:一、主敬。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二、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体验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三、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四、读书不二。一书未完,不看他书。东翻西阅,徒徇外为人。

 

五、读史。丙申年购《廿三史》,大人曰:“尔借钱买书,吾不惮极力为尔弥缝,尔能圈点一遍,则不负我矣。”嗣后每日圈点十叶,间断不孝。

 

六、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七、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八、保身。十二月奉大人手谕曰:“节劳,节欲,节饮食。”时时当作养病。

 

九、日知所亡。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有求深意是徇人。

 

十、月无亡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不可一味耽著,最易溺心丧志。

 

十一、作字。饭后写字半时。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课程。凡事不待明日,愈积愈难清。

 

十二、夜不出门。旷功疲神,切戒切戒!——这哪里是“日课”?分明是“戒律”!

 

中国历史上,像曾国藩这样笃信儒家圣贤之道到了宗教境界,犹如道教徒“首过”、佛教徒“持戒”、基督徒“忏悔”那样,每时每刻都能与“信仰”对话,与欲望“血战”,决不给自己的私心贪欲留任何“后路”,决不让自己的信念灵魂有片刻“松懈”的人,不说绝无仅有,亦可谓“多乎哉?不多也”。就此而言,曾国藩不唯是一理学家,他还是一彻头彻尾的儒教徒——不是教徒,绝无可能臻于此境也!

 

咸丰七年(1857)十二月十四日,曾国藩在给其弟曾国荃的信中写道:凡人作一事,便须全副精神注在此一事。首尾不懈,不可见异思迁,做这样想那样,坐这山望那山。人而无恒,终身一无所成。我生平坐犯无恒的弊病,实在受害不小。当翰林时,应留心诗字,则好涉猎他书,以纷其志。读性理书时,则杂以诗文各集,以歧其趋。在六部时,又不甚实力讲求公事。在外带兵,又不能竭力专治军事,或读书写字以乱其意。坐是垂老而百无一成。短短一段话,全是对自己的不满、怨尤、悔恨!似乎上天生下一个曾国藩,就是要他和另一个曾国藩“斗”的。这一斗就是几十年,斗得毫不留情,斗得寸土不让,斗得惊世骇俗!直到临终前夕,还在斗。同治十年(1871)四月日记云:自省目病之源在肝,肝病之源则由于忮心、名心不能克尽之故,在室中反复自讼,不能治事。眼疾本是生理疾患,曾国藩却“反复自讼”,以为是由于“忮心、名心不能克尽之故”,似此“诛心之论”,遍布其日记书札,动心骇听,时如惊雷。其去世前几天日记云:自上年定以每日读《资治通鉴》,随笔录其大事,以备遗忘。是日以至二百二十卷,因病辍笔。犹取《宋元学案》《理学宗传》等书,披览大意,自谓身心一日不能闲也。好一个“身心一日不能闲”!这不是“日日自苦”是什么?曾国藩曾说:“天下事未有不从艰苦中得来而可久可大者也。”这大概是他“日日自苦”的理论基础吧。

 

曾国藩的一生,就是跟自己“死磕”的一生。他似乎很早就已明白,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很多人把战胜太平天国当作曾国藩一生最大的功业,殊不知,他最大的成功不是别的,而是最终战胜了他自己!

 

古往今来,有多少所谓的英雄豪杰曾经烜赫一时,风光无限,却最终败在了自己手里!

 

因为常与自己为敌,所以才能分身为两,时常自省、自反、自讼;一旦自省、自反、自讼,则总对自己不满意,也就永远处在“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自新之路上。天下凡物加倍磨治,皆能变换本质,别生精彩,何况人之于学?但能日新又新,百倍其功,何患不变化气质,超凡入圣!(辛酉十二月)因为每天都能有一“新我”,故对“旧我”常常毫不留情。所以,曾国藩的“日日自苦”,其实也有“日日自新”的意思在。

 

品读曾国藩,就如同品一杯苦茶,喝一盅苦酒,饮一碗苦药,开始仅得一种苦味,过后乃有一番无穷回甘!

 

......

 

而这部流传甚广的《曾胡治兵语录》,向以短小精悍、平易好读著称,或许可以充当打开曾国藩精神世界大门的一把钥匙吧!

 

责任编辑: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