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有关耶诞节的马后炮(外二则)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8-12-27 19:12:49
标签:耶诞节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有关耶诞节的马后炮(外二则)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十一月二十日壬辰

          耶稣2018年12月26日

 

 

 

【一】

 

有关过不过耶诞节,想起一段大半年前的笔记来——

 

昨日见某群有学者诋佛老,滔滔不绝。

 

因思读华阴王山史书,记前贤先儒亦有礼佛老者——

 

邵尧夫见佛则拜。

 

程子曰:佛氏之书当作淫声美色看。意谓非不可观享,要在能以克念作节。

 

伊川嘗入佛寺,不敢背佛像而坐。曰:往日所辟者,其道也;今日所敬者,其人也。

 

朱子记尹和靖事:随众迎天竺观音而拜。人问:是从众不得已而拜抑或诚意而拜?先生曰:彼亦贤者也,拜贤者何以不诚?

 

感想有二:

 

一、今我国人热衷过西方圣诞节,多数盲从,心中无神圣,唯借机狂欢消费而已,类似双“11”无区别。

 

二、欲使国人不盲从追随,必先鼓励过好传统节日,盖凡俗人心常情,非神力不能安顿。故不引导其有所尊仰,必然放任使其误入他途,至愚氓众庶无学而多欲,必淫祀滥祭矣。

 

【二】

 

见某浅妄之人谬词滔滔非难孔孟,见儒家文字,必举墨子之言以毁之。

 

盖先儒云,杨、墨感于其时士风之坏,乃痛诋以矫之。无乃用言太过,其言足以有害于后世。而孟子所忧者远,故斥其无君无父为禽兽。深恶痛绝之也。非此甚词激切之责,不能为后世留化解之药。华阴王山史云:学者当知世变。今日若得真杨、墨之学者,得不为出群之介士,迈世之通才乎。

 

故云先秦有诸子,不必分百家,今所言百家,实为互补互济、相辅相成之一家。而百家之说,初或为方便理解,至为定论,则阻人于分别之限,使平庸之人陷于深淖而终不能自拔。今又有欲立山头扛大旗之人,有意切割区划,犹如跑马占地,此私欲深重,自竖高墙。后来者当察而远之。初学者尤易为其所害,胶固而妄行辩难,一旦染此习气,便无可救。

 

【三】

 

见某群发某著名作家言论截图。

 

词曰:名人经典——

 

每每看到美国政府为了一个战死在异国的士兵遗骸斤斤计较寸步不让时,一种莫名感动自心底涌起。每每看到我们自己生命如草芥和数字时,种无以言状的悲凉直达心底。在我们几千年历史里,你检测不出丝毫关于人的概念,人的权利,人的尊严。没人在意我们的生死,包括我们自己。(某作家)

 

赞同者众。某独不以为然。

 

轻易地得出一个臆断,便扯上中国历代几千年,妄言历史上有什么或没什么,这种最容易惑众的危言,实在不合常识:你读了中国几千年的书了?轻易如此,恰恰证明你没读。

 

以某之区区浅陋,便可找出许多与你所持相反的例子,且皆有出处,载于史籍。其他不论,如你们经常批判辱骂的孔子——《论语正义·乡党》:“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凡享高名、居崇位者,发言尤须谨慎,起码应合乎常识。比如,你想支撑自己的臆断,别轻易言之凿凿地说几千年如何,前面加一句比如“可能”、“以我之愚见”或“仅就我所知”等等类似的限制,就似乎可以铺平垫稳了。

 

当然,这也很可能不是该著名作家说的活。现在伪造名人言论的可多了。

 

轻易地把一切恶与坏推给中国几千年历史,是当今一种深入骨髓、融于基因的“文嗝”思维惯性。但是,你若说他是“文嗝”云云,他必暴跳如雷。当今,恰恰许多人,以“文嗝”的方式,反“文嗝”,也反历史、反文化。

 

发这类言语者,其人非无朴素正义之心,只是情绪大于思索。

 

正因凡人遇事发言轻易,故前人戒之云:“高明性多疏脱,须学精严;狷行常苦拘时,当思圆转。”

 

2018年12月26日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