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对联旧了、福字破了,如何将“福”撕掉却没有心理负担?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2-16 23:53:20
标签:对联、福字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对联旧了、福字破了,如何将“福”撕掉却没有心理负担?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正月十二日甲申

          耶稣2019年2月16日

 

作者按】临近元宵节,想起去年元宵节写的一篇短文——

 

《对联旧了、福字破了,如何将“福”撕掉却没有心理负担?》

 

 

 

正月十五,元宵节,第一年新过门的媳妇娘家送的花鹣娃儿,大小十三个,供在堂上,堂上掌红灯、点红蜡烛。每个房间的灯都要开着,厨房不用说,连天井出水的水道口儿都要点上小蜡烛、连老鼠经常出没的墙角洞口也要点小蜡烛、厕所也要点上等插上香敬厕神……总之不能有一个房间是黑着的、连一个黑旮旯都不能有。

 

这是正宗的传统过元宵节。

 

孩子们挑花灯笼,争奇斗艳,各种花灯,一般是外婆舅舅家送鹣娃儿时同时送的,所以有个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旧)。中国传统社会,舅权很大。现在许多地方也延续了这个传统,至少在许多家务的细节上,仍然发挥舅权的部分作用。

 

关于发挥舅权维护仁孝和睦,值得一讲。

 

儿童十三岁之前,外婆舅舅家年年要送鹣娃儿,也叫送灯。有条件的人家,尽量满足孩子的愿望,买孩子喜欢的花灯笼。手巧的,自己做灯笼,各种花样、造型,能挑着花样新异造型漂亮的花灯炫耀的,对孩子来说,是很有优越感的。这是夸耀舅舅家对外甥重视的一个独特的仪式。若孩子的童年缺失这一仪式又见识过别的孩子夸耀的,是一个孩子一生的遗憾。所以,建议有条件的人家,认真对待孩子的这个仪式。

 

孩子长到十三岁那年隆重地送一次,叫全灯,也叫完灯。全灯之后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就不能每年元宵节挑灯笼了。

 

给新亲戚送灯是非常隆重的,也给老亲戚送灯,灯笼造型比较简单,都是那种小小的鼓形灯笼,附送一把小红蜡烛。这就是个是个意思。会走亲戚的老派人家,很重视送灯,这是与春节拜年相应隆重的亲戚往来。我的同学惠忠正的父亲很重视走亲戚,每年给各个外甥女、侄女送灯,骑自行车,后座插上长竹竿,竹竿上套着一长串灯笼,一天走好几家亲戚,路人还以为他是贩卖灯笼的。

 

过了正月十五,再好看的花灯笼今后也没有机会挑了,放又不能放一年,过年不挑旧灯笼。怎么办?

 

正月十六晚上,再挑一次,不但挑,还要相互碰灯笼,灯笼相碰,必有一只先着火,或者两只同时着火,旁边在大人照看着,不让火燃大,但让灯笼着火烧尽。孩子们见灯笼着火了,大哭不已,非常伤心,大人笑着百般安慰孩子:别哭别哭,灯笼烧了就表示你又长大了一岁啊,明年会有个更好看的灯笼。

 

孩子们在新年第一次经受了一种类似人生的小小挫折。这也算是一种挫折教育。是啊:过了年了,长大了一岁。成长哪儿能少得了眼泪和伤心啊!

 

成年人年过完了,心也收了,该忙一年的生计了。

 

平常的日子如果还弄得像过年一样,别人会责问:你这样弄是过年吗?

 

现在许多地方为了旅游,一年到头不年不节也都张灯结彩地,在从前,认为这不是正经人家过日子的做法。如果一个家庭这么做,不仅容易使家人子弟滋生娇惰奢靡之心,甚至还被认为不祥。

 

但是,过年时候欢欢喜喜贴的春联、大福字也黯淡了、被风吹破了,在春风中索索飕飕地,有的半拉都掉了。你粘也不是,不粘也不是——不粘吧,上面都是吉祥话,那么隆重地贴的福字,摇摇欲坠,你能把吉祥话和福都撕了扔了?粘吧?吉祥旧了,福破了,能把破的再粘上去?

 

如此种种,心里总有点忐忑,纠结!

 

南方人不嫌麻烦,也讲究,常年换新对联。到南方的乡村走走,许多人家,常年门口对联总是通红崭新,泄露出主人对过日子的心劲儿。总是覆盖新对联,这就是不忍心让吉祥的祝福破了、旧了,更不忍心给撕掉扔了。

 

怎么办?

 

有办法,神理设教,敦风化俗,前人创造了一个节日:燎疳节。

 

每年正月二十三,整个西北地区大多数地方过这个节日,据说宁夏、甘肃、陕西、山西等部分市县都过。陕西蒲城县也过,但我家所在附近的乡镇似乎没过过。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节日,应该过,应该学过来。

 

闹元宵的社火该收拾起来了,像南方人赛完龙舟要郑重地收起来一样——在正月二十三这一天,要祭神,社火卸装,将所有的社火道具,要交回社火头儿封存,耍社火队的人员各自做自己日常事了。

 

“燎疳”——传说“疳”是一种十分顽固的病毒,只有用火烧燎,才能驱毒灭病。这一天,每家每户都要在门前堆柴火,夜幕降临,点柴起火,大人小孩从火堆上蹦跳穿越,像南方有的地方将木炭烧红铺在地上,年轻男子光脚飞驰踩踏而过一样,以求去晦气,祈康泰,表示年已经真正过完,心情做最后一次火焰似的释放,仪式感很强。

 

“燎疳”的柴火,用干蒿草、庄稼秸秆,重要的是,每家每户将过年时精心郑重张贴的春联、福字、门神等等,又郑重地揭下来,放到火上烧掉,做一个完美的了结。将墙面重新收拾干净,不留痕迹。

 

用郑重的仪式,烧掉了春联、福字、门神等等,人不再忐忑纠结了,心态平复如初。

 

江河万古,日月轮流,生生不息……

 

2018年2月27日(正月十二)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