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你们批评“郭巨埋儿”、“割股疗亲”算什么本事和发明?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2-20 09:48:28
标签:割股疗亲、郭巨埋儿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原标题:《想起华阴王弘撰先生》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正月十四日丙戌

          耶稣2019年2月18日

 

 

 

一早打开微信息,收到学生方君发来的问题:老师,为啥最近网络一片骂声:说“郭巨埋儿”的郭巨是杀人犯……?

 

答:郭巨埋儿与割股疗亲一类,是古人用极端的故事讲道理,概非此不能穷极其理、不能道尽绝德,尤其是在古代的条件下,非此不能达到有效传播。

 

只有愚夫愚妇,才食古不化,以为事实并效仿。

 

其实,自二十四孝故事产生之日起,仅播于愚俗之间而已,士大夫、朝廷并不需要这样的故事,士大夫和朝廷,以忠鲠孝义教之即可。

 

即便是民间无知愚氓,如果有人拘腐仿效,必遭严厉惩罚,如明代洪武、宣德时,皆有杀子医母、割肝疗亲的事,被皇帝严惩并警戒天下:此皆为坏人伦之大不孝,凡有效仿,必以大逆不道论处。

 

这个,哪里用得着现代人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在网上骂,还吵闹不休,以为高明。

 

欲详细解释,便想起吾乡渭南先贤、华阴王弘撰先生所言:

 

明洪武二十七年,山东青州日照县民江伯儿,事母至孝,母病,江伯儿割肋下肉烹而奉母,食之无效,乃至泰山祷告:祝母病愈,愿杀子以报神恩。不久其母病愈,江伯儿果杀自己三岁儿子祭神还愿。明太祖朱元璋闻报,大怒:“父子天伦至重,《礼》‘父为长子三年服。’今百姓乃亲手杀其子,灭绝伦理,宜亟捕治之,勿使伤坏风化。”

 

有司立即捉拿江伯儿,杖一百,流放海南。

 

朱元璋又命礼部制定表彰天下孝行的标准,不要让奸人以乖悖之事博孝义之名而钻空子。礼部遂制定条例云:“子之事亲,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有疾则拜托良医、尝进汤药。至于呼天祷神,此恳切之至情,人子之心不容己者。若卧冰、割股,前古所无,事出后世,亦是间见。原其所自,愚昧之徒务为诡异,以惊俗骇世,希求旌表,规避徭役。割股不已,至于割肝;割肝不已,至于杀子,违道伤生,莫此为甚。自今卧冰、割股不在旌表之例。著为令。”

 

这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但是,侥幸之心时时有之,愚昧之人代代不绝,到了明朝宣德元年,礼部又收到一个地方上的孝女请求朝廷旌表的故事:某女割肝煲汤,为母亲治病。

 

宣德皇帝朱瞻基说:“为孝有道,孔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割股割肝此岂是孝?若致杀身,其罪尤大。今若旌表,使愚人效之,岂不大坏风俗!女子无知,不必加罪,所请不允。”

 

王弘撰先生因而感慨:“凡事不可以训后者,君子弗贵也。”

 

有如上王弘撰先生所记述,足以消弭今人对于此类问题的一切争论和喧嚣吧?

 

至于“二十四孝”中类似的极端故事,历来读书人并没有将其彻底铲除,消灭干净,甚至任其出现在戏曲、小说中,流播于民间,为什么?愚钝如某,试以钱宾四先生“温情与敬意”说解之:不将其消灭尽净,正如不破除迷信,因为迷信中包含着对一部分人有用的警戒教化作用,故儒家对此的态度是“不语”,此并非乡原,人分差等,物有不齐,乃是考虑到事物有很多可能性,自己不信,给他人留一丝可能,此正“恕道”所在;其次是保存“二十四孝”概念典故之完整性,割裂取舍则必然毁其全部;最重要的,它给人一个几乎做不到的高标准,即任你事亲无论多么孝顺周到,在这种极端的道理所附着的故事面前,也永远自愧不如,让你永远看到差距,而不敢滋生骄矜自得之心,因为仁孝无极,上不封顶。

 

愚钝如某,以此求教于方家,匡我之不逮。

 

写到这里,似乎就该收笔了。

 

但方君的问题又来了:听您这么一说,我才明白怎么回事,受教了!之前被骂懵了。老师快写篇文章回击一下。

 

答:不写了,回击他们有什么意义?让他们昏昏无知是最大的仁慈。以前,由于长期工作的惯性,见这种人和事,必起而撰文斥责,目的是告知并期望有所劝化。但他们坚顽至愚,根本理解不了,反而常常会得罪了他们。现在想想,其实我也是够迂腐的了,哄着他们,让他们执迷不悟不是更好?彼此都舒服。以往以好心对待这些愚贱,必招辱致骂。不如避而无视,任其肆意。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惟上智与下愚不移。”真是天下至理。凡事,不能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不是歧视他们。而是他们没有知的能力和资质,这件事,在古人,不是问题。在他们,就是大问题,只知追纠事实,不知道古人用此极端之传说设教喻人,达到传播价值观的效果。他们骂郭巨,其实,恰恰只有他们,才最容易成为山寨郭巨。

 

现在人的烦恼,皆因“平等”二字的煽挑和蛊惑,本来,青蛙在井底趴着,好好地繁衍生息,你非丢个东西扰乱它们,让它们抬头看天,于是,青蛙们不安分了,拼命往井上爬,而其力之弱、井之深、壁之湿滑,它们根本爬不上去,只有呱呱大叫,彼此踩踏以为高,闹腾的无止无休。

 

还有,过多地关注愚下,会被他们无形拖累、消耗而不觉,逐渐磨蚀智力,最终会与他们一样,为其吞噬。

 

网上汹汹愚顽之辈,如同泥沼,万不可涉足,否则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又像一种有害植物:薇甘菊,一旦缠上你,就会逐渐将你覆盖,最后令你窒息。常见高僧大德,受愚俗盲目敬拜,必不会以一言令其开悟,而敷以温语加勉,使其安分足矣。若动辄挥手捧喝,不仅不能令其开悟,反而令其惊骇遁走,最后,会连僧舍的供养都断了的。

 

方君: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福气像我这样得到您的明示,都被那些所谓爆款文洗脑全坏了,还是需要人指点,所谓醍醐灌顶并不是自己能悟出来,如果不告诉年轻人,有些好人也傻了,老师常说君子爱人以德……

 

答:《庄子•混沌》:南海大帝儵,北海大帝忽,中央大帝名混沌。儵与忽相会于混沌处,混沌盛情款待他们。儵与忽非常感动,绝肚要报答混沌,他们说:人人都有眼耳口鼻七窍,用来视、听、吃东西、呼吸。唯独我们可爱的朋友混沌没有,那么我们试着为它凿开七窍吧!于是,他们每天给混沌凿开一个窍,七天过后,混沌通窍了,也死了。

 

中午,黄新良兄来访,茗谈涉及,嘱连缀成文,从之,如上。

 

2019年2月18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