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孝子可不可以在丧礼上演唱?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3-03 23:53:09
标签:丧礼上演唱、孝子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孝子可不可以在丧礼上演唱?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正月廿七日己亥

          耶稣2019年3月3日

 

“桃花缘——许石林诗友读者群”两个微信群里,都在讨论著名京剧演员蓝天在其祖父丧礼上,为乡亲演唱《智取威虎山》选段的视频。

 

蓝天是我非常欣赏的青年京剧文武老生,扮相英武,唱得好。今年我萌生了编一出戏的念头,主演必须是文武老生,希望谁来演呢?第一个就想到了蓝天。

 

关于蓝天那段视频,作为老家在农村的我,一看就全明白了。

 

群友们在议论——

 

有的说,孝子在居丧期间,不应该演唱;有的说是酬神娱亲,可以唱;有的说答谢乡党亲朋,可以唱;有的说,蓝天的祖父年龄最少八十岁以上,算是民间所说的“喜丧”,演唱无妨……

 

想起两个事儿——

 

一是曾经看过几个丧礼上孝子唱歌的视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孝子在他母亲的丧礼上,演唱《一壶老酒》,那也是农村的环境,这个衣着举止看上去应该是从城市返回乡下老家的孝子,显然忘记了这是丧礼,他很投入地演唱,歌曲的前奏想起,他就走出了舞台步儿,一张口开唱,脚尖就轻薄地踮起,身子随着歌声变换出完美的歌厅范儿。

 

一是在北方农村,近些年不至怎么就流行起了请艺人在灵堂演唱的新玩意儿——出殡前的迎宾吊祭过程中,一帮艺人在灵堂穿插唱戏,热闹是热闹,但不伦不类,没有了灵堂的肃穆庄严,成了地摊儿戏的主场了。现在的人不爱管闲事,我多次看到这个场景的视频,感觉得找个机会说一说。

 

针对蓝天在他祖父丧礼上演唱京剧选段的视频在“桃花缘——许石林诗友读者群”两个微信群里的热烈讨论,我发表愚见如下——

 

一、在丧礼中安排唱戏,请剧团演出,很多地方都有这个习惯。陕西叫“顾事”。此风俗始于何时,不可考。请一台戏,能给丧礼制造气氛,使其显得隆重,所演唱的戏目,也都是仁孝尊亲、悲悼伤痛的戏,有教化作用。其实还有实用功能,因为出殡前一天晚上的吊祭非常隆重,且过程很长,从前的人能老老实实地等,现在的人,能来报个到,就算到位了,至于祭吊之礼,能对付偷懒就对付偷懒,往往貌似来了很多亲戚朋友,到了祭奠时,常常找不到人,执事大胜呼唤该谁吊祭了,但找不到人,非常尴尬。因此,请一台戏,聚众,又有气氛,也能让那些等候的人因此等候,边看戏边交流。到了谁该吊祭了,由执事邀请。

 

二、无论如何,孝子也不能在亲人长辈的丧礼上歌唱。蓝天这样唱,恐怕是情非得已——你是经常上电视的国家一级演员,名人,当地百姓乡亲自然希望能听到你的演唱。众人有这样的要求,当地又有办丧事请戏酬神、答谢吊客、招待亲众的习惯。你就不好推辞,否则很容易被人说是拿架子,产生误解。另外,他自己可能也疏忽了,作为孝子,应该哀毁不能成辞、闻乐不乐、饮食不甘(“哭不偯,礼无容,言不文,服美不安,闻乐不乐,食旨不甘。”)怎么能自己还字正腔圆地演唱?丧礼,孝子就是孝子,除了主孝子有必要和主事的沟通以外,孝子都专心当孝子,其他事,有请来的执事们(陕西叫“相奉”)各司其职。连各种文字都不能自己撰写,必须请司笔专门书写,因为你一亲自写,就错了——写得好,证明你哀戚不足,还能写那么工整的文字和书法;你写得不好,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自己不能写。演唱就更不能了。

 

三、以蓝天的年龄,他的祖父年纪应该过八十,有人说是喜丧。其实,丧事就是丧事,所谓喜丧,是圣人说的“恕道”,这样说,让大家容易接受这个丧的现实而已,这样说,是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文化心理默契的,丧事毕竟是丧事,再喜丧,也是丧,不能当喜事办。是事中事后用来谅解的。不是事前事中就可以将喜的意思掺和进去的。说喜丧,可以谅解丧礼中的许多做法,但不能有意办得不像丧事,不哀痛。

 

四、大家的讨论都集中在作为蓝天的个人该不该演唱这个问题上。为什么不想想丧事,那么大的事情,难道是一个人的事情吗?难道就没有人帮助他家吗?丧事,一定要请主事、司礼、执事等等。主事和司礼的,都是当地有名望的人,懂礼俗、说话有份量、服众,除了帮助主家筹划丧礼、安排事务,还要替事主说不方便说的话,沟通不方便沟通的问题。不能让孝子什么事都出面。设想,如果蓝天家请的主事、司礼对众人解释:道理如上所说,孝子不能在此时唱戏,但蓝天记得大家的厚恩,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大家唱戏。请理解。另外,主事的其实抓住几个人暗示这一个信息;咱们这一方乡亲,也应该懂这个道理,否则让外地来参加丧礼的人笑话咱们这儿风俗不好,没文化。其实,乡亲们是很容易沟通的,大家在情绪中,可能疏忽了这个理,有的人肯定知道,但不方便劝说,其实,只要有人一说,人们就很快理解了。

 

五、看样子,没有人替蓝天抵挡这个盛情,他自己不方便拒绝。加上有人说你既然是给大家唱,也是给你去世的祖父演唱云云,还弄出了词儿“献亲戏”,没有人站出来解释,他就无法不演唱。

 

六、我在几个微信群也看到这个视频,许多人也都说这是蓝天在表达孝心。蓝天的孝心,丝毫不容怀疑。那些夸奖蓝天演唱是表达孝心的人,显然是内心同样仁善的人,但他们显然是根据自己的内心朴素情感理解并评论此事,而没有用更深远的礼俗尺度来衡量这件事。他们没有弄懂“忠”,就直接进入“恕”,所以,其“恕”也,正所谓滥“恕”,无意中,近乎乡原了。

 

众人忘记了礼俗、不懂得礼仪常识,凡事出于一己之心,衡量事物,没有不偏失的。

 

这是多么可怕!礼崩乐坏,风俗颓毁,已经到了人连基本常识都忘记了。更不知道,丧祭之礼请的戏,是礼的衍生部分,而不是娱乐——不是娱乐!不是娱乐!不是娱乐!现在太多人搞不清楚这个了。

 

我对群友们说:大家要读书修身、积极入世、经济事务、参与生活,争取在自己所在的环境人群中,说话有分量,能够在必要时,匡正风俗、裁汰冗繁,纠正失误。

 

讨论中,有朋友说:然而,“庄子鼓盆歌”能不能在此为蓝天解一下围呢?

 

——这显然是好心人才能产生的念头。

 

答:这个非常典故,只能用来狡辩。毕竟,不是历史和现实的主流。况且空幻寂灭之说,于世道无益。只有个人到了一定状态,才可以服这味药。谁敢做如此举动?在某纪录片中看到,非洲还有吃死者心肉的呢,认为那样才能让死者获得永生。

 

最后,再一次表达对蓝天的尊重。理解他。

 

2019年3月3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