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沈巍让一让,我们要围观另一位“流浪的大师”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03-22 16:05:46
标签:沈巍、流浪的大师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沈巍让一让,我们要围观另一位“流浪的大师”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十五日丁巳

          耶稣2019年3月21日

 

 

 

最近,上海有一名蓬头垢面、手执经书的流浪汉,突然成了“网红”。与一般流浪乞丐不同,这位叫做沈巍的流浪汉衣食无忧,银行卡存着10万元,因而也不接受路人施舍,他就喜欢过流浪的生活而已。而且,据说他还是名牌大学毕业,随身带着《左传》、《诗经》等经典,谈吐不俗,经常有金言、金句脱口而出,被无数网友誉为“知识渊博的流浪汉”、“流落在民间的大师”。

 

沈巍先生是不是“流浪的大师”,我不敢确定。不过,我知道,宋朝倒是出了一名大师级的流浪汉,叫做王江,苏轼、苏辙等士大夫都是他的粉丝。

 

王江在陈州(今河南淮阳)一带流浪,居无定所,“止无常处,或神祠、佛寺、下里、贫舍,遇便宿”。他“喜饮酒,醉卧涂潦中,不以自苦”,曾经在大雪天,用雪将自己埋起来,一身热气将雪融化掉,而他一点事儿都没有,见到的人都啧啧称奇。

 

王江长相滑稽,“形短而肥”,打扮古怪,常常“髽角戴花”,自带“网红”体质。他“喜与小儿辈戏,或终日”,成天与小朋友玩闹。小朋友捽骂他,他也不以为忤,嬉笑自若。小朋友爱捉弄他,“以狗蝇巴豆盈掬与之”,他“随便啖食”,也没什么事。

 

如果仅仅这样,我们只能说王江是一名异人,还不能称他为“流浪的大师”。事实上,王江一肚子学问,“语言不常,有中理处”。他随遇而安,但身上必带书稿一束,“时时题所止壁,作诗句”,在落脚处的墙壁上写诗。他自述说:“我本考城人,少亦娶妻家,不事生业,妻父屡谴我,至加殴棰,一日闭门不纳,我傍待其门者累日,忽发愤弃之而游,少尝举学究,能诵《周易》。”旁人试之,果然“不遗一字”。

 

陈州父老很敬重王江,贩鬻饼饵的小商贩常常将剩余的面饼送他,“呼与共食”;王江入田舍,“父老招之食”,请他喝小酒。王江饮醉饱,倒地便睡,有时也睡在妇女身边,但从无非分之举,“人亦信其无他”,大家都相信王江的为人。陈州人甚至请人将王江的肖像画下来,用香火供奉。

 

 

 

(电影《十月围城》里也有一名“流浪大师”,黎明饰演)

 

当时的士大夫也认为,王江“真有道之士”。苏轼、苏辙兄弟都听说了王江之名,想与这位“流浪的大师”结识。熙宁年间,苏辙在陈州担任州学教授,“屡以酒邀之”,多次请王江喝酒。二苏朋友张耒的外祖父李少卿,居住在陈州,常延礼王江,向王江请教,“而江竟无所教”,一日,李少卿问王江:“与君相知有年矣,竟锁胸臆不我教乎?”王江说:“君示钥匙,余不惮开也。”李少卿当然拿不出这样的“钥匙”。

 

另一名宋朝士大夫王陶在陈州当太守,对王江也是“颇礼之”,将他延请至府上,“数问房中之方”,但王江“无所答”,不告诉他。王陶又问“强兵战胜之术”,王江说:“百战百胜不如不战。”

 

还有一个叫刘述古的转运使,慕王江之名,专程来到陈州,“欲见江”。刚入城时,碰到一名衣装邋遢的流浪汉站在街道当中,指着刘述古狂骂。刘述古大怒,叫人将这流浪汉抓起来,打了几板子。次日,才知道这名流浪汉就是王江,赶紧找王江道歉。王江笑着说:“骂运使受杖,分也。”也不向刘述古还礼。

 

远近士大夫咸知王江之异,“百计欲问其术”,但王江“辄佯醉,极口骂”,所以大家什么都问不出来,“终莫能问者”。后来,王江不胜其烦,离开陈州,“遂不知所在”。

 

如果宋朝有网络与短音频,这位王江必是一代“网红”。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