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民】从鼓励学生告密看诐辞、淫辞、邪辞、遁辞四大话语公害危机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9-04-02 13:27:02
标签:信息员、告密
张新民

作者简介:张新民,西历一九五〇生,先世武进,祖籍滁州,现为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教授。 兼职贵州儒学会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中华儒学会副会长。著有《阳明精粹·哲思探微》、《存在与体悟》、《贵州地方志考稿》、《贵州:学术思想世界重访》、《中华典籍与学术文化》等,主编《天柱文书》,整理古籍近10种。

原标题:警惕诐辞、淫辞、邪辞、遁辞四大话语公害危机——从当下不断发生的高校鼓励学生告密事件谈起
作者:张新民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首发
时间:孔元2570年暨耶稣2019年4月2日



一、告密是对道德情感与道德理性双重原则的伤害

告密往往是告密者针对被告者,排除了其他更容易选择的公开正常的渠道,自愿向能够施害的权高位重的另一方,主动采取的一种卑劣阴暗的社会行为,因而不仅破坏了个人私德,也伤害了社会公共伦理,从来都为正常的社会所不允许,当然也是传统中国不言自明的历史性共识。

尤其父子、夫妻、兄弟、朋友、师生之间,以伤害或牺牲一方而成全或助成另一方利益为代价的告密,从来都被认为是对人伦与人道及相关文化精神的大破坏,根本就与天道天德落实下来的正义原则不相容,也为一切有良知的正直之士所不齿,不独传统中国社会一向嗤之以鼻,凡有人群居住的地方亦无不如此。

我们只要读一读伏尼契(Ethel Lilian Voynich)的《牛虻》,便不难知道,小说主人公亚瑟因被其最亲近的人告密,从此走上了一条反抗现实社会制度的不归之路,而背叛亚瑟并私下告密的神父也因此付出了终生忏悔和痛苦的人生代价。无论东西方的历史都清楚地告诉我们,告密酿就了无数的人生苦果,造成了难以计数的社会悲剧;最惨痛的教训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文化大革命即有无数的例证可举,留下的伤痕至今仍不能从记忆中抹去。如果要死灰复燃助长那一时期的告密风气,当然只能说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大倒退。

立足于中国文化长期发展的主流,从严格的师道传统看,师肩负着教化的历史责任,乃是文化精神好坏与否的晴雨表,能在人的自然生命或血缘生命之上,再为其添加一重文化生命或精神生命。因此,在传统中国最为重要的五伦关系中,师与学生的关系往往介于父子与明友之间。

一方面,师生情谊重如父子,虽施教甚严,乃至不假颜色,亦满腔仁义,大爱无疆,从而建立起一种特殊的道德情感原则;另一方面,师生道义又宛若友朋,理当责善改过,见贤思齐,一丝一毫不敢苟且,一切从道不从人,言义不言利,时时处处遵循的是道义原则。

而告密则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出买,出发点只能是一己之私利,决不可能是相互认可的道义原则,不仅无义,而且绝情,只能说是刻薄寡恩,使人生与社会变得冰冷,情感原则既已荡然无存,即道德理性(道义)原则也轰然坍塌,既危及个人的德行,也伤害了了社会的伦理,从而使社会堕入无情无义完全丧失了价值意义的泥坑,成为野兽般生存的原始丛林。

二、诐辞、淫辞、邪辞、遁辞是健康社会的四大公害

师生关系中作为“师”的一方,当然也会讲错话或做错事,作为“学生”的另一方,无论依照父子或朋友相处之道,当然都可以婉转曲折规谏,甚至当面直接坦率地提出批评。

根据亚里士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说法,学生也可以为了真理,与老师当面驳难或公开论辩,但决不可以背着对方私下告密,因为接受告密的对象往往都是权势的掌握者,他们本身也是世俗的存在,既不能代表真理,更难以代表真理进行裁决,通常能做到的便是运用手中的权力施害,施害则以一方利益的获取为条件,不仅与真理的维护毫无关系,更重要的是还伤害了社会建构不可或缺的道义。如果不加谴责,反而鼓励,形成风气,变为常态;只能是人性的扭曲,生命的病相,社会的丑陋,制度的肮脏。因而必须形成正面社会舆论,时时警惕和严加加批判。

建构一个能落实天道公平和良知正义的健康社会,按照孟子的说法,必须“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孟子•滕文公下》)。告密作为一种伤害人心风俗的行为,固然不能将其等同于“邪说”,但至少也是“诐行”和“淫辞”,都是人生及社会行为的大忌。正因为如此,孟子又特别强调:“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孟子•公孙丑》)。

一个社会需要依靠告密来维持秩序,以致上上下下到处充满了诐辞、淫辞、邪辞、遁辞,令人莫知所从,那就说明社会已陷入了崩溃或解体的危机之中——不仅人人自危,相互防范,他人就是对手,社会一盘散沙,甚至人人自私,相互残害,他人就是地狱,社会一片黑暗。因此,立足于人类永远和谐相处之道,着眼于社会合理秩序的建构,或许应将孟子意义上的诐辞、淫辞、邪辞、遁辞,视为为健康社会必须认真防范或杜绝的四大公害。而当下告密之风的炽盛或流行,正好能够唤醒公害涂毒社会人心的危机意识。

三、重建良好健康的师生关系

学生告密老师,固然不必过多指责学生,因为学生总是可塑的教育对象,重要的是进一步反思现代教育存在的问题,分析社会与制度长久积弊造成的深层根源,看到告密者本身也是负面教育的牺牲品,有责任帮助他门从沉沦走向觉醒。

不过,从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一贯立场出发,我们也有必要强调:自己不愿被别人告密,也就不能告密别人,这是做人做事的基本道埋。而“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没有不希望学生茁壮成长的老师,良好的师生关系必然有利于学生的身心健康,无论“立人”或“达人”,都应该成为重建良好师生关系的准则。

从根本上讲,我们之所以强调要重建良好的师生关系,原因在于良好的师生关系从来都是良好的教育秩序的基础,良好的教育秩序又是良好的社会秩序的前提,即使制度建构也离不开大批德才兼备的人才的培养。因此,防范和煞住校园内正在炽盛的告密之风,乃是关系到国家民族整体命运和前途的根本性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