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赏花饮酒雅事,江南文人一学就会,却不见关学诸贤去做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4-28 23:51:12
标签:棠、赏花饮酒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原标题:《棠——选自《舌尖草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舌尖草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许石林 著,2018年6月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三月廿二日癸巳

          耶稣2019年4月26日

 

 

 

 

 

 

 

 

 

所谓棠,我所知道的,有甘棠、海棠。我们那里有林檎,小时候没有见过海棠。其实就是差不多的。林檎我小时候吃的很多,印象最深,也让人回忆起来最感温暖的,是放学回家,发现大水缸里浸着林檎,捞起一个,沁了凉水的林檎,脆脆的,酸甜。有的地方将林檎的叶子摘下来,晒干储存当茶喝,我没有尝过。

 

甘棠,见于古书,觉得很遥远,也不免神秘。甘棠其实就是味道甘美的棠梨。

 

棠梨是我近些年才吃到的水果,在上市的季节,我一直买来吃。甘棠让我想起林檎,但形状比林檎要饱满。据说现在陕西岐山原属召公采邑的地方,曾经有一颗甘棠树,召公在这棵树下办公,接待百姓,百姓很怀念他,作歌以颂之。《诗经·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公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翻译成白话,意思是这样的:不要砍伤茂盛的棠树啊,它曾是召公的房子;甘棠长得多旺盛啊!召公曾在此休息。棠荫浓郁遮住了炎热,千万要小心爱护,召公曾在此停留。反复诵读,非常动人。

 

后代形容官员在一个地方留下了政绩和美名,有一个词:甘棠遗爱。不过这个词儿,今天的人用得不多,甚至不用了。至今那儿还有一棵甘棠树,当然不是当年的树,而是那棵树的后代。这在岐山人看来,就是圣物,如同佛家弟子见到佛祖舍利的替代品,也如同见到真舍利一样神圣。

 

 

 

去年去宝鸡,本想专程去岐山看那棵曾为召公遮阳的甘棠树,奈何同行的人多,一棵树,未必所有人都感兴趣,所以,只能遥望召公昔日的采邑所在方向,无限憧憬,决心下回去参谒了。

 

距离召公的原采邑不远,就是太白山下的眉县横渠镇,张载故里,有祠。张横渠开创的关学,现在越来越受关注。我收集到了自横渠至牛兆濂五十多位关学历代先贤几乎所有的文字,初初翻阅,发现关学诸贤,无不注重真实学问和实践,而不屑经营文辞,尤其是不尚好雅玩,与江南的文人士大夫迥然不同。

 

比如,明代《群芳谱》将海棠分为四品,而西府海棠为第一,即海棠中的上品是西府海棠。西府,就是指今陕西宝鸡一带,包括岐山、眉县(横渠)在内的地区。江南士大夫玩儿精了,总结出生平数恨,一曰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但是,西府海棠却是海棠中有香味的,而且香味馥郁绵永,令人喜爱。有人说它花未开时,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开后则渐变粉红,有如晓天明霞。因此,这种海棠从西府发源,一直蔓延到各地,以北京王宫贵族最喜爱。北京故宫御花园和颐和园中就植有西府海棠,每到春夏之交,迎风峭立,花姿明媚动人,楚楚有致,与玉兰、牡丹、桂花相伴,形成“玉棠富贵”的之意。我在北京纳兰性德家的旧府第,即后来成为宋庆龄故居中,也见到两棵西府海棠,长得很好。季羡林先生写过一篇散文《西府海棠》。

 

 

 

历代文人墨客咏海棠的诗文多矣,苏东坡说得最见性情:“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如同李白的春夜宴从兄弟于桃李园,炳烛夜游,赏花饮酒赋诗。这种赏花饮酒雅事,江南文人一学就会,且会发扬升级,却不见关学诸贤去做。西府海棠就在关学腹地,而不见关学先贤去抚弄赏玩,吟诗作赋,歌咏绘画,真是有意思的事啊!

 

2016年9月28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