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云礼云!儒士们的四月——写在福泉文庙释奠礼之后

栏目:民间儒行
发布时间:2019-05-17 00:59:03
标签:福泉文庙、释奠礼

礼云礼云!儒士们的四月——写在福泉文庙释奠礼之后

来源:“儒士社”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四月十一日壬子

          耶稣2019年5月15日

 

 

 

四月上旬,天气很好,小城照常平静,这也很好。

 

我们在昨夜来到此地,这又是一次长途出行。公路逶迤而漫长,车子不停地穿梭在粤桂黔山间的隧道,车厢内到处洋溢着热烈的空气,有人唱起歌来,大家全都兴高采烈,心情就像山间的江水一样,起伏不定却清澈光明。

 

 

 

当然,人们有时(甚至是常常)会把这种最真实的感觉想象成是最虚妄的,我曾看到许多人在那种时候会惊慌失措,他们总是不停地向身边人求证:难道那不是梦吗?究竟有这样的事发生吗?而这境况于我们,大抵是不需发生的。知觉神妙,变化昼夜,滔滔之河,逝者如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心底光明,不必恋空。

 

 

 

立于大成殿下的时候,这种心境就愈发笃定、充实了。所有人都开始为即将举行的释奠礼忙碌起来,路人也被我们吸引,渐渐聚集过来,坐于一旁观看。初来的时候,大殿不远处,围墙、长廊隔开的外院,有人在跳着广场舞,有人在大声的放着流行音乐。这时人们却仿佛都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了,纷纷聚向殿前,来见证福泉这座小城今天最不平静的时刻。

 

 

 

“这里面盛的是太羹,不要同和羹弄混了!”

 

“这些是笾,这些是豆,你先去摆在一边,按先师、四配、东西庑先儒分好类。”

 

“我去把供案擦干净,有事叫我。”

 

“赞引、执事迅速集合了,先抓紧时间演习一遍,手头的事放一放,其他人补上!”

 

 

 

节奏紧张,却并不混乱。人们交错奔走,神色欣悦而安详。通赞唱声舒迟沉稳,乐生配着咸和六曲,清唱声中正悠扬,献官就两阶而徐趋,即神位而俯伏,奠帛、献爵、下拜,典礼穆穆,诚敬上通,这个时候,每一个人又别是一番清通心境。

 

 

 

“奠帛初献,奏宁和之曲!”唱声一落,赞引便领着献官,执事捧着帛、酒爵,一同趋走上殿。

 

“诣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诣亚圣孟子神位前!”献官、分献官旋即怀着诚心向先贤行礼。

 

大殿内外回荡着乐生们清亮的歌声,也为这一刻平添了不少庄重。

 

 

 

“饮福受胙。”殿中执事奉上酒爵,献官受而饮之。福酒的清香,想来亦是不同于往日的。

 

“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各诣瘞位。”祝文、布帛要高高举起,步态要舒而不缓,神色要愈加恭敬。

 

随着通赞宣出悠长的“礼毕”声,全体参礼人员徐徐退出祭祀之所。

 

 

 

收拾停当,众人揖别文庙,顺着山路下行,风缓云轻,每个人都在同身边伙伴平和而高兴地交谈着,上下雍睦,和气满盈。

 

回头看时,太阳已离开中天,文庙之上,晴空万里。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