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宋朝人跟我们一样爱旅游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6-14 23:06:30
标签:宋朝人旅游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宋朝人跟我们一样爱旅游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五月初十日庚辰

          耶稣2019年6月12日

 

时下正值春夏之际,天气已暖,又未到酷热时节,万物复苏,百花盛放,正是出门旅游、玩乐的好时节。宋朝人跟我们一样热爱旅行,寄情于山水的士大夫自不待言,寻常百姓也满怀趁时出游的兴致。

 

在东京开封,如果遇上好天气,城内的士庶商民会约上三五好友,带着新酒、炊饼、果子、小吃、玩物,出城游玩。

 

汴京郊外,是一大片的田野、园苑、山林,热闹如同市肆:“四野如市”,踏春的人们“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

 

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宋初的诗人晏殊看着络绎不绝的游人,写下了一首小诗:

 

 

 

王城五百车马繁,重帷黕幕纷郊原。

 

游人得意惜光景,恣寻复树登高轩。

 

——晏殊

 

生活在京城及附近的老百姓,还可以在这个时节游皇家园林,因为按宋朝惯例,每年的农历三四月份,金明池、琼林苑等皇家园林都要向市民开放,任人游赏。

 

皇家园苑有湖光山色、亭台楼阁、奇花异草,风光宜人,宋朝政府还担心游人不能尽兴,又在金明池举办盛大的水上节目表演。

 

如“水战”(水师演习)、“百戏”(水上杂技)、“竞渡”(游泳比赛)、“水秋千”(跳水表演)、“龙舟争标”(赛龙舟),等等,供游客观赏。又允许商家入园开店摆摊,允许艺人驻园演出,以便市民观游之余,又可随处吃喝、购物、休憩、娱乐。

 

 

 

所以,每至“开池”之时,“游人士庶,车马万数”,都是前往金明池、琼林苑游玩的游客。当时开封府郊外的乡村流行一句谚语:“三月十八,村里老婆风发。”为什么连村里的老太婆也意气风发?因为要到皇家林苑游玩呗。

 

万众出游的盛况,在宋朝的洛阳也可以看到。洛阳名扬天下的名物有两样,一是名园,二是牡丹。暮春时节,牡丹盛开,“都人士女倾城往观,乡人扶老携幼,不远千里”,都往洛阳看牡丹,就如今天的青年男女,都喜欢往武汉大学看樱花。

 

 

 

除了看花,在洛阳还可以纵情游览名园。洛阳名园甲天下,这些名园基本上都是私人园林,但宋代的私家园林有一个惯例:长年或定期向外人开放。

 

开放期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游赏:“都人士女载酒争出,择园亭胜地,上下池台间引满歌呼,不复问其主人”,你在洛阳名园内游玩、欢歌,完全不用担心被主人赶出来。

 

说到游玩,天下人没有比成都人更喜欢宴游玩乐的了。《岁华纪丽谱》记载,“(宋时)成都游赏之盛,甲于西蜀。盖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别的地方,旅游潮通常都是季节性,惟成都人一年四季都在找理由出门游玩。

 

当然,春夏季节,也是成都人游乐最盛之时。一位宋朝文人说:“成都之俗,以游乐相尚,而浣花为特盛。”这里的“浣花”,是指浣花溪的游江活动。

 

原来,每年孟夏,浣花游江开始,成都人不分男女,莫不丽服靓妆,前往浣花溪游江,他们“架舟如屋,饰彩绘,连樯衔尾,荡漾波间,箫鼓弦歌,喧闹而作”。

 

成都官府亦在浣花溪布置美酒、组织水上娱乐表演,为百姓游江助兴。成都人这种欢乐的天性、享受生活的习惯,一直保留到今天。

 

由于宋朝人热爱旅游,一些城市还出现了“导游”的职业,比如南宋时的杭州,就有一群靠导游为业的“闲人”,他们的工作是陪伴富豪子弟游宴,替游客安排“游湖酒楼饮宴所在”。

 

杭州还有一种叫“四司六局”的服务机构,也提供导游服务:“欲就名园异馆、寺观亭台,或湖舫会宾,但指挥局分,立可办集,皆能如仪”。

 

所以,如果我们穿越到宋时的杭州,想游西湖或其他风景名胜,只要我们掏一点钱,便可以请到一位导游,帮我们安排好船只、酒食与路线,我们自己只管乘船赏景、饮酒拍照就行了。

 

 

 

如果我们不想请导游,也可以买一份旅游地图,自游行。在宋朝,旅游地图已经成为一种商品,宋人称之为“地经”、“里程图”。

 

杭州的白塔桥就有向游人兜售地图的商店:“驿路有白塔桥,印卖朝京里程图。士大夫往临安,必买以披阅。”这种“里程图”标注有杭州的道路、里程、可供歇脚的旅店等等,游客“按图索景”,很是方便。

 

宋人的生活方式,跟我们现代人实在没什么差异。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