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宋王朝真的“歧视武人”吗?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9-10-12 01:07:44
标签:歧视武人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宋王朝真的“歧视武人”吗?

作者:吴钩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我们都爱宋朝”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九月十一日己卯

          耶稣2019年10月9日

 

 

 

中国古代推行的兵制,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全民兵役制、军户制、募兵制。全民兵役制是指所有男性国民成年之后,均有服军役若干年的义务;军户制则是国家划定一部分户口为军户,每户出一名男丁服军役,世代相承,父死子继;募兵制则是以招募的方式招揽成年男丁入伍。

 

历代均采取征兵制或军户制,间或以募兵为补充,大致来说,西汉兵制为全民兵役制,东汉时出现从兵役制到募兵制的转变;北朝至唐朝前期,为府兵制(军户制),中晚唐开始转为募兵制;元明为军户制,晚明转为募兵制;清代的八旗与绿营兵制实际上也是军户制,晚清新军则是募兵制。惟独宋王朝自始至终实行募兵制。

 

募兵制最大的特点就是“入伍全凭情愿”,国家不强制征兵。许多朋友都认为宋王朝重文轻武、歧视武人,但我们按常理而论,如果士兵的职业在宋代普遍受歧视,那基于情愿原则的募兵制如何能够维持下去呢?所谓的宋王朝“歧视武人”的问题,至少是被后人夸大了。

 

 

 

跟其他王朝相比,宋朝给予士兵的待遇堪称优厚:入伍第一日便可领取“招刺利物”,“招刺利物”的放发标准一般是禁兵每人十余贯,厢兵每人约六贯。而且,入伍之后,每月都有一份不薄的薪水,从此衣食无忧。

 

——当兵有薪酬,这是募兵制的又一特点。宋人说:“(今)积兵之多,仰天子之衣食,五代而上,上至秦汉,无有也。”不独之前无有,之后的元明清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养兵制。

 

宋代将士的薪水是多少呢?大致而言,一名普通士兵,每月可领钱三百文至一千文不等,大米二石左右(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半年的口粮),以及若干春冬衣物。俸钱、粮食与衣物都是定期发放的,此外又有各种名目的补助,如“招刺利物”,即新兵入伍刺字之后领到的第一笔“衣屦缗钱”;郊祀赏赐;特支钱,类似节日补贴;银鞋钱,这是戍边士卒获得特别补助;口券,出戌时计口发放的钱粮补助;柴炭钱,冬季发放的薪炭补贴,等等。

 

许多人还喜欢举北宋狄青的事例指责宋朝对武人的压制与迫害,但狄青的个案恰恰显示了军人受重视的事实:一名穷苦出身的下层士兵,通过个人奋斗,能够官至枢密使。狄青“始隶军籍”之时,正是王尧臣状元及第之日,“唱名自内出,传呼甚宠,观者如堵”,狄青也“与侪辈数人立于道旁”,围观“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王尧臣,同侪感叹说:“彼为状元,而吾等始为卒,穷达之不同如此。”狄青说:“不然,顾才能何如耳。”闻者笑之。后来,狄青果然为枢密使,王尧臣则为副使。

 

狄青与王尧臣同为枢府大臣时,仁宗皇帝曾让狄青除去额头黥文,狄青却说:“青若无此两行字,何由致身于此?断不敢去,要使天下贱儿,知国家有此名位待之也。”可知狄青本人也明白,自己的奋斗史可以激励天下健儿乐趋军营、天下士卒竞奋向上。

 

 

 

今人之所以称狄青受压制和迫害,大概是因为狄青后来“忧惧而死”。相传,“狄青为枢密使,自恃有功,骄蹇不恭,怙惜士卒,每得衣粮,皆曰:‘此狄家爷爷所赐。’朝廷悉之”。当时文彦博为宰相,建议将狄青“以两镇节度使出之”,仁宗说:“狄青是忠臣。”文彦博说:“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仁宗默然,“乃罢青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出判陈州”,次年二月,狄青卒于陈州。狄青受到迫害吗?没有。毋宁说,狄青罢枢密使,是因为宋王朝慑于五代频仍的兵变,对武将执掌兵权存有疑忌。但狄青始终是受礼遇与尊重的。

 

以“歧视武人”形容宋朝政制,未免失之轻率,因为募兵制的内在逻辑决定了军营必须保持吸引力,才可以“使人乐趋而竞奋”。南宋刘克庄有一首诗写道:“羽檄联翩趣募兵,单枪一剑觅功名。健儿争欲趋淮阃,宣相相看若父兄。”虽说有些溢美,却写出了募兵制不同于“有吏夜捉人”的一面:羽檄联翩,却不是征兵,而是募兵;健儿争趋,并非受了外力的强制,而是出于欲觅功名之心;宣抚使对将士的态度,如若父兄。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