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忠玲】我的儒家信仰之路

栏目:民间儒行
发布时间:2020-03-04 20:27:25
标签:儒家信仰、孔阳国学工作室

原标题:一位植物学教授的儒家信仰之路

作者:慈忠玲

来源:“儒见”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二月初九日甲辰

          耶稣2020年3月2日

 

“儒见”微信公众号编者按:本文作者慈忠玲,是内蒙古大学78级本科生,山东大学85级硕士研究生,曾任教于内蒙古农业大学,国家二级教授。她长期从事植物生物工程领域的教学与科研工作,曾发表大量专业论文,多次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并曾获内蒙古自治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她自2004年起,追随孔阳先生学习儒学至今。

 

曾几何时,我和周围人一样,除了累死累活的科研项目,就是累死累活的教学任务。39岁升了正教授,消息传来,老公对儿子说:「不知道你妈妈一天到底忙乎啥?到底想要啥?人家评上副教授就大宴宾客,她评了正教授,也没见到笑脸。」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我没有自己独立的追求,人家忙啥我忙啥,国家号召啥我干啥,得到了也没有喜悦,浑浑噩噩,刚40岁就弄了一身病。直到后来,儒家把我从一个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人,把一个缺乏精神高度的人变成了一个充满喜悦的、有追求、有信仰、活得畅快的人,一个超越了过去走向更高精神境界的人。

 

 

 

1998年,我在实验室从事植物生物技术研究工作

 

过去的我

 

我是慈忠玲,来自内蒙古,今年62岁。我跟随孔阳先生学习儒学16年了。

 

可能有人看我程度不高,会想,学了16年就这样?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我的起点在哪里。

 

我是伴随着文革长大的,写过大字报,当过红卫兵,批林批孔时做过班干部,恢复高考后,只突击了8个月就上了大学。文学,粗陋寡闻。历史,一天没学过。道德人品就更不用说了,从来都是自己好,拍着胸脯理直气壮的好!是非观念不强,基本上没有受过道德教化。只要对我不好,这个人就是不好,因此朋友寥寥无几。26岁后,从佛家和道家懂得了「宽容」「理解」,至于「礼」和「敬」根本就没听说过。不仅文史不通,品格不够,身体还不好。

 

这并不是自我贬低,而是16年后,我回头看自己得出的客观评价。

 

我在内蒙古农业大学教书,也从事植物生物技术的研究,实验中接触各种有毒化学品,慢性中毒。2000年查出尿毒症,2002年肾移植,从生病到治病,做了11次手术,九死一生。

 

那时的生命状态,三天两头发烧,动不动就抢救。最折磨人的就是失眠,困还睡不着,累还休息不了。从晚上10点开始吃「舒乐安定」,因为怕药物的副作用,不敢多吃,大夫也只让吃一粒,所以就吃一粒。可是12点了我还没睡,实在忍受不了了,再吃一粒吧。熬到2点了还没睡,再吃一粒,最多的一次吃了5粒,熬到5点,终于睡了。第二天上午11点多醒来,感觉跟没睡一样,仍然是困倦,照样的疲劳。朋友说:「你那不是睡着了,是药物中毒昏迷了。」2003年,我本来想重返工作岗位,换个环境,调整一下心情,结果「非典」来了。老公担心我抑郁,给家里装上了网络。这样,我成了一个网民。

 

在网上辗转了几个地方后,我落户网络聊天室「知雨轩」,于2004年春结识了孔阳先生。

 

 

 

我在从事分子生物学教学工作

 

走进儒学

 

在「知雨轩」,听大家讨论传统文化,我感到非常亲切。记得有一次,有一位一起学习儒学的学友朗诵了一段话,我感到既震撼又有充实和力量感,甚至热血沸腾,仿佛听到了来自浩渺宇宙的呼唤,字字句句至今还回响在耳边:

 

儒家文化遭受摧残和中断的原因,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各种可见的和不可见的动机交织在一起,坑埋火焚,使得我们的精神家园落得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然而,圣人揭示的永恒真理,亘古常在;人心不死,必将重生。但这个重生不会自动实现,它需要无数志士披肝沥胆,锱积铢累,屡仆屡起,以宏毅无畏之心,底事于成。圣人云:「人能弘道」,此言必将得到证明!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孔阳先生原创的「儒门金句」。

 

我是伴随着文革和批林批孔长大的,当时乍一听就被震撼了:敢有人为儒家吶喊?为孔子平反?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再往下听,虽不知什么是「道」,却接触过佛学,对永恒真理心向往之。听着这样的朗诵,我既欣喜又有几分怀疑,欣喜的是,一直想找一位导师指点自己,说不定今天在网上碰到了;怀疑的是,真有那本事的人会来网上瞎混吗?就这样,我带着复杂的将信将疑的心情每日游荡在「知雨轩」,开始跟着听王财贵先生的讲座,后来跟大家一起读《论语别裁》,很多字都不认识,为避免尴尬,就提前用《辞海》查,慢慢地,我融入了这个团体。

 

2004年春天的一天,一位昵称是「如果我是海」的网友进入了聊天室,大家非常兴奋。从公屏上的交流得知,他就是这里的老师,也就是孔阳先生,已经几个月没来了。当时大家让先生上麦讲话,可是先生的麦克风没准备好。于是我就找了篇小短文上去读,结果麦克风被房主噌地一下拿走了。我的情绪一落千丈,内心翻江倒海。正在这时,我看到公屏上「如果我是海」说:「不急,让她读完」。我的内心一下子平复了,对这位众星拱之的陌生人充满了好感甚至是信任。

 

从此,我跟着孔阳先生开始了儒者的人生,这是我走向超越的第一步。

 

 

 

十多年前,我开始在家学习儒学

 

直起腰了

 

读完《论语别裁》,我又开始读《论语》。当时在书店买不到《论语》,网上找到的字都不全,许多生僻字都是用空格代替的,先生就帮我们一个一个的填空。《论语》一读就是一年多,当时的感觉不是在学习,而是在寻找文化的根,那时流行《论语别裁》的一句话:「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怕亡国,因为亡国可以复国,最怕的是把自己文化的根挖断了,就会陷于万劫不复。」

 

读啊,找啊,如饥似渴,仿佛有一个信念:中华文化的根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断掉。因为身体不好经常躺着看书,躺着听学友读书,常常看着听着就睡着了,醒来还挺后悔,又耽误学习了。有一天儿子问我:「妈!你的这些药还吃吗?」我一看是一大堆吃到半板的「舒乐安定」。这时候我才想起自己曾经那么严重的失眠,什么时候好了?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大概是学习儒家让我不再浑浑噩噩,不再睡生梦死,有了向往,有了追求,有了全新的责任和使命,也让我的内心安适,生命焕发出勃勃生机。

 

2005年,我第一次见到先生。我身体本来不好,白天又跑了一天的医院,晚上很累了。跟先生谈话的时候,由于下肢浮肿,我便把两只脚搭在另一张椅子上,上半身半躺着。说实话当时并不觉得不礼貌,因为那时不重视礼貌,哪怕是对自己敬重的人。

 

半年后又见到先生,还感觉累,腰软得直不起来。通过半年礼的学习,知道应该尊重先生,便不停地变换姿势,俩胳膊肘交替地支在桌子上,手托着下巴,想减轻腰部的瘫软。但无论咋变,就是趴在桌上直不起腰来。突然听到先生严厉地说:「端起身子来,把腰挺直!」我冷不丁打了个寒战,立马端肃自己,腰也直了。

 

渐渐地,我意识到人的精神是多么的有力量。很多时候不是我们直不起腰来,而是压根就不想直。还有的时候是我们想直也直不起来,因为我们对生命没有足够的敬意。提起敬意,人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就是儒学的魅力,这就是形而上。先生讲课时说:「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种力量,这个力量是绝对的,人性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人性中有这种本善的力量,这个本善的力量是宇宙的力量体现在我们人的生命之中,不是我们人自己造出来的,而是生生不息的一种道的力量。」先生又说:「这种力量是我们本身固有的,但是如果没有人启发开启不出来。」

 

先生的一声大喝,让自己全身一凛,当下超越了!从此我直起腰了,拥有了生命的尊严。这是儒学给我的恩赐!像先生这样的儒者,我怎能不用一生来追随呢?

 

 

 

2005年,我与丈夫在呼和浩特,那时我刚刚开始学习儒学

 

站起来了

 

孔阳先生自己是一位儒者,也志在为中华民族培养儒者。为了让更多的人走进儒门,先生不仅自己夜以继日忙碌于网络和现实,也动员弟子们弘扬儒学,现在跟随先生学习多年的老学友都已经在传播儒学了。

 

2010年春,我去看望先生。先生动员我弘扬儒学,我说:「我就跟着学学而已,文革成长起来的,啥基础都没有,身体又不好,我哪能胜任呢?」先生就讲了圣女贞德的故事。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圣女贞德是谁,干了什么。回来后,我专门找来《圣女贞德》的视频看了好几遍,终于理解了先生的用意:能力是一回事,态度是另一回事。于是,我暗暗地下决心,要弘扬儒学。

 

记得2010给先生的作业中写到:「至于弘扬儒学,儒者在世,焉有不济众之理?」当时一不小心把自己当成了「儒者」。本来写的是「济世」,觉得自己没那么大力量,誊写时又改成了「济众」。作业交给先生了,可还是不知道怎么去传播,但「儒者」和「济众」却成了心中的诺言,每次读《论语·宪问》,「久要不忘平生之言」时,心中就隐隐作痛。

 

2010年秋,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学校申请开设《论语》课程,学校很重视,组织了300人的讲座让我去试讲。令人惊奇的是,我一个病弱之身却一口气讲了2个小时,讲座很成功,反响也很大。从此,《论语》走进了内蒙古农业大学的课堂。

 

记得刚开始讲《论语》时,我总是从家里带个凳子坐着讲课。讲到学期最后一节课时,下课了,学生们说:「老师把这章讲完吧,我们还想听。」看着他们渴望的目光,就一直往下讲,到宣布下课时,整整讲了3个小时,一回头才发现凳子被冷落在了一边。原来我一直站着讲了3个小时?我站起来了!

 

十几年来,我从一个病病歪歪、直不起腰睡不着觉的肾移植者,变成一个每天可以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健康人,从一个读《论语别裁》都读不懂的人,成长为一名能为大学生讲儒学的老师,是儒家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是儒家带我一次又一次超越。这里面先生倾注了多少心血!眼睁睁看着他青丝变白发,多少次我默默流泪,眼泪冲出眼眶也流入了心里。

 

 

 

我在内蒙古农业大学讲《论语》课

 

向上之路

 

我从小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自高自大,自我欣赏,目空一切,谁都不放眼里,还养成了不求甚解,浮躁、不踏实的毛病。在学堂里,我高高在上,争强好胜,还好为人师,指手画脚,甚至吹胡子瞪眼,因而跟学友们时常发生不愉快。孔阳先生时而苦口婆心,时而雷霆万钧。而我从小被惯坏了,逆反心理特强,不服管,爱使小性子,动不动就不来了,曾经两次离开学堂,又都被先生找回来。无论自己怎么不像话,怎么让先生失望,这位儒家的老师从来没有放弃过我。

 

学习了儒学,人的自我意识会慢慢起来。当我意识到自己如此不堪的时候,心里落差太大,情绪更是一落千丈。我心想:先生要求那么严格,自己长在文革,早就歪瓜劣枣了,又是理科出身,文史一窍不通,根本不是学儒的料,再说年龄也这么大了,就有打退堂鼓的念头。

 

记得是在2008年10月1日,我情绪低落,没有去学堂。晚上11点多,先生给大家讲完课,在私信中鼓励我说:「你现在状态不好,不是真正的不好,是你多年积攒的不好的沉渣泛起了。」听到这儿,我耳朵一下竖直了,集中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毕竟自己还是想学的。先生接着说:「落满灰尘的屋子,灰尘不泛起时,觉得家里很干净。我们不是要打扫屋子吗?刚打扫完的屋子里,不是有飞起来的尘土吗?甚至会闻到土味。你现在的状态是刚刚打扫完屋子,被清理出来的积存的不好的沉渣起来了,不良情绪就是这沉渣造成的。」听了这话,我的不良情绪一下平复了。之后,先生给我讲了怎么做工夫——讲小鸡雏的温暖,讲那团火,讲礼,讲「密不透风」,一直讲到凌晨3点36分。

 

就是那一晚,先生引领我走上了儒者之路。至今记忆犹新,永生不忘。

 

当时我就想:这个老师图什么呢?一分钱不收,没日没夜的这么辛苦!后来他自己说:「我什么都不会干,就会讲儒学,我一辈子就只干这一件事。」听他说多么平易,可看他干,却又总是那么弘毅,做一件啥报酬都没有的事儿,却付出了百倍的心血,年纪轻轻头发却早早白了,看着真让人心疼。他就是孟子说的典型的「无恒产而有恒心」的儒者,一心只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一心只为培养能撑得起中华民族蔚蓝天空的儒者。他自己说:「我,就是有我的精神追求,但是没有多少的现实利益的满足,要给中华民族一种精神脊梁,没财产还有永恒的信念,这就是儒者。」

 

 

 

孔阳先生在讲授儒学。朱颐钊摄

 

孝的力量

 

我是一个不孝女,但自己不觉得自己不孝。

 

以前身体不好,曾经8年没有探亲,都是母亲来看我,我还觉得理所应当。还一直觉得孝道不就是对父母好吗?我很孝顺了,大把地给他们钱花,给他们买衣服,买吃的,带他们看病陪床。谁要说我不孝,我会跟他拼命。有时候刚刚给婆婆买的食品和用品,一转眼她就给了哥哥妹妹,我暗自生闷气:「用你给?与其你给,还不如我给,我给还能领个人情呢。」

 

2008年,孔阳先生讲《孝经》,我每日紧跟,结合《论语》反复琢磨。一次,先生讲《论语》里面「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先生说:「孝悌就是本,这团火从哪里升起?就在父母每天对自己的关爱上,很多人对这种爱说不清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人的本能,是宇宙赋予的本能,处在无意识的状态中的本能。」(访问孔阳国学堂(kygxt.cn),了解「《论语》精读」课程)

 

反复琢磨先生讲的内容,我恍然大悟:原来儒家的真谛在这里!那种无意识的、本能的爱就是宇宙的本源,就是永恒的真理,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道。当时我感觉自己就像听到一声惊雷那样震撼,脑子一片空白,全身毛孔竖起,张着嘴好久才回过神来。我上下求索几十年的「道」,原来入口就在这儿,就是如何对待父母,如何对待子女。那一刻,我感觉一下子获得了脚踏实地充实感,因为我知道了求道的切实可行的方法。

 

随着学习的步步深入,我明白了「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也明白了「无违」「色难」「养志」「谏诤」等深奥的道理。我的认识彻底改变了,不但对长辈和颜悦色了,更深切地体会到十指连心。哪个子女过得不好,都牵动着父母的心,我必须关爱家族的每一个成员,承担起家族的重任。这对于一个离家30多年,自私成为习惯的弱女子而言,想做到该有多难呢!当时我就觉得孝道就是我的一道坎,如果过不去,从此就跟宇宙精神无缘。

 

婆婆病重,我们接到呼和浩特治疗并在家中疗养;妈妈病重,姊妹们讨论请护工,我来承担全部费用;去年12月,妹妹生病在北京治疗,我急忙赶往北京,就是觉得我应该照顾她,应该出现在她面前,让她感受到家人的关爱。

 

学习儒学以后,我的内心就变了。心中那些冰冷的、算计的东西逐渐少了,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人性的温暖。遇到事情没有了利益的纠结,考虑的是怎么样合适,怎么样大家会心里舒服。就这样学一点做一点,提高一点就做得好一点,一点一点把孝道往深入贯彻。十几年下来,我感受到了孝道带来的尊严、庄严和神圣感,甚至见证了它通于神明的伟大力量。

 

 

 

2017年,我参加孔阳国学堂学友大会。朱颐钊摄

 

六年前的春节,妈妈84岁,妹妹接二连三地打电话催我回家,说妈妈病危,回来晚就见不到了。回到家后妈妈确实病很严重。晚上跟妈妈睡在一个房间,妈妈先睡着了,待我上床关灯的一瞬间,看到妈妈的脸白的像一张纸,面目跟平时也不一样,我当时就吓得六神无主了,赶紧把灯打开,定下心,确定自己的身份:我是女儿,妈妈病了,我不该害怕,而应该救她。我大着胆子伸出手,想拉妈妈的手。当碰到她的手时,我又迅速地把手缩回来。妈妈的手冰凉冰凉的,我又第二次被吓到。随后我一边静坐,一边想着一定要救妈妈。大概过了20分钟,我就又大着胆子紧紧握住了妈妈的冰凉的手,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妈妈的手心有了温热感,似乎还有点汗珠。我想着快天亮了,等天亮带她去医院。后来不知怎么又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妈妈说:「我好了,能溜达了。」看到她推着学步车在地上走。三天后,她就能拉着学步车走了。一位当地的玄学大师当时说我妈妈:「就这几天,最多半年」,这是让我提前为妈妈准备后事。可现在妈妈已经90岁了,还能自理生活呢。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学习了《孝经》,懂得了宇宙精神,我感觉孝道能触发一种发自内心起源于天道的、无穷无尽的宇宙力量。我无法估量它有多么高远,多么深厚,也无法想象它能给人类或个体带来怎么样的变化。但我知道了什么是孝道,什么是宇宙精神,体悟了什么是通于神明。「孝里有道」和「因孝明道」,以及「圣朝以孝治天下」,这些都不是空话,而是中华几千年人文精神之所在,是中国人的立世之本。(访问孔阳国学堂(kygxt.cn),了解「《孝经》精读」课程)

 

 

 

我与年届九旬的母亲

 

儒者之礼

 

有朋友问我:「你这个转变是怎么实现的?」我的回答就是:读经,循礼,做雏鸡识仁的工夫!

 

早期最得力的是读经,每天读,越读越上瘾,几年过去了,有一天,感觉随着读经的节奏,自己的身体像一台废弃的拖拉机,咯噔、咯噔地启动了,每读一个字就会咯噔一下,内心像盈盈春水。当时的我知道,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活了。

 

后来主要精力就转到了循礼,把读经也当做礼。孔阳先生在讲「止于礼」的时候说:「要有止,知止而后有定,止怎么操作?礼是彻上彻下的,在具体的场景之中,只要你循礼而做,这样永不间断,你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先生还说:「有这个状态,人就有一个脱胎换骨式的发展,身体状态会好。儒家的身体状态不是从练武术开始,是你在那个状态,形而上状态统领全局,向上不止,这个状态可以直接影响你的形而下,可以直接影响你的形而中。」(访问孔阳国学堂(kygxt.cn),了解「儒家要义」之「止于礼」课程)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循礼的感受。一次在公交车上,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上来了,我起身让座,他向我致谢,我回以微笑的颌首,结果一股暖流温暖了全身,与此同时内心升起无比幸福的高贵感,一下子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和以前的自己也不一样了。奇怪的是,以前我也曾无数次的让座,但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时我就意识到,这是儒门之礼,是工夫,不仅仅是礼貌的礼而已。

 

这件事情给自己非常大的鼓舞,让我更加注重礼了。现在我也经常问自己,我是谁,我该怎么做?一段时间后,我学会以礼的方式表达与别人相反的观点,一改以往大吵大闹的风格。我也懂得了尊重别人,礼敬别人,学会了礼貌用语,学会了使用谦辞敬辞。这一切让自己变得温文尔雅了。家庭关系也由原来的「不吵架不天黑」,变得和睦了。我也由此找到了自己内心温馨幸福的点,有时还能让这个点无限延伸,感受自己心光的照耀。

 

 

 

2019年,我参加孔阳国学堂学友大会。钟章铭摄

 

然而,我还是达不到先生说的「一以贯之」。我的礼做出来总是一个一个的,感受也是一起一落。循礼的时候有温暖,不循礼的时候我就泯然众人,甚至暴躁愤怒发脾气。每当这个时候,就用「行不顾影」和「赖账」的工夫。后来我就想:不能总是「赖账」啊!自己得提高啊!

 

后来,我第三遍听孔阳先生《论语》。先生说:「从早上一睁眼,一直到晚上睡觉,一切行为都落实到礼上,从行立坐卧到洒扫、应对、进退,一懈怠,状态就涣散了。」听到这,自己瞪着眼不断点头:「哦,原来工夫得这样做啊!」至此,我才真正懂得礼要完全变成自己的生活方式,点点滴滴都是礼。

 

明白了我就开始做。从一睁眼开始,洗脸、刷牙、早餐、上班,一切我都当成礼来做。后来发现真正的工夫不是做事情,而是把事情当工夫做的内在的状态。说实在的,明白道理容易,做起来难,做着做着就懈怠了。意识到懈怠了,就挣扎着做,有时要挣扎好几天才能调整到好的状态。后来就越来越娴熟了,只要提起状态,做什么都是礼,那怕扔块废纸都当成礼,这样工夫就密了。工夫密了会什么样呢?

 

2017年孔阳国学堂祭孔上,学堂安排我宣读祭文。我高度重视,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读音,一遍又一遍地尽力带着工夫朗读。离祭孔开始不到半个小时,突然得到通知,不用我来宣读了。然而,我内心连一点波澜都没起,依然那么的平静,彷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当时意识到:我不动心了!意识到之后都没起一丝波澜,只是「知道了」。

 

不知不觉中,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切转变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没有惊天动地,没有电光石火,有的只是该做,有的只是身份,有的只是不甘心。遇到了先生,知道了儒学,难道还要沉沦下去吗?不!我要挣扎!曾经,这种挣扎让我感觉自己像一台废弃的拖拉机缓缓启动了,现在,这台拖拉机行进得更有力量了,充满了内在的生命力,甚至在睡觉的时候都在不停地运转。

 

 

 

2019年,我参加孔阳国学堂学友大会。朱颐钊摄

 

不断超越

 

跟孔阳先生学《论语•八佾》。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先生解释朱子的注释说:「天,在这里就穿透了『奥』,也穿透了『灶』,大神小神都穿越了」。我当时好像一下子被惊醒,这就是儒家的高度!我全身就像过电一样的震撼!儒释道,为什么儒在前面?原来如此!

 

说实在话,我接触的懂形而上的人不少,他们也愿意教我,但是我总担心学的不是正统,怕堂堂大学教授学了野狐禅。至此,心里踏实了,没有任何担心了,中华传统文明,孔子、孟子、朱子、阳明子,哪一个不值得信任呢?

 

以前对怪力乱神总有敬畏感,后来知道天就在人的内心,就是阳明子讲的良知。「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只要堂堂正正,内省不疚,怕谁呢?妖魔鬼怪又奈我何呢?内心作祟,每天承受着良心的谴责,求神拜佛有啥用呢?「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就是既有穿透大神小神的高度,又如此的平实!平实到就是对父母长辈好,对儿孙好,平实到就是做好自己的身份,平实到就是问心无愧。

 

有人会说:「儒家你说多高就多高啊?谁信呢?」实际上,只要用生命去践行儒学,自然就能领会儒家的高度。

 

曾几何时,自己和周围人一样,除了累死累活的科研项目,就是累死累活的教学任务。39岁就晋升了正教授,当消息传来的时候,老公对儿子说:「不知道你妈妈一天到底忙乎啥?到底想要啥?人家评上副教授就高兴的大宴宾客,你妈妈评上了正教授,也没见到笑脸,也不懂请咱俩吃一顿。」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我没有自己独立的追求,人家忙乎啥我就忙乎啥,国家号召啥我就干啥,得到了也没有喜悦,浑浑噩噩,刚40岁就弄了一身病。

 

如今,儒家把我从一个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人,把一个缺乏精神高度的人变成了一个充满喜悦的、有追求、有信仰、活得畅快的人,一个超越了过去走向更高精神境界的人。

 

人能弘道!是儒学拯救了我,我也正在为儒家做着见证!

 

(全文完)

 

 

 

2019年底,我参加孔阳国学堂束修礼,自此名列儒门。宋爱萌摄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