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评十三学者《关于立孔子像的几点看法》

栏目:天安门广场立孔子像
发布时间:2011-02-18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牟钟鉴等13位学者的联名提案《关于立孔子像的几点看法》,认为“立孔子像,有助于弘扬中华文化、建设和谐文化,符合大多数国人和世界华人心愿,适应时代潮流。因此,反对将孔子像移走或拆除的主张。”共提出六点建议,前面五点不错,但第六点却犯了原则性的错误。第六点说:



“当代中国文化建设,应是马克思主义、中华文化、西方文化,三者有机地结合。这三者的位置应当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中国文化为根基,吸收西方文化的营养,形成全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体系。”云云。



13位学者多是儒家学者,其中陈来教授儒学修养相对较高,在儒学界颇有影响。
 


又据《光明网》等媒体报导:由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等主办的“中华传统文化在当代的继承和弘扬”高层专家座谈会近日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认为“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云云。
 


这类会议本来不值得关注,可是,“与会专家学者”中又有相对比较值得尊重的陈来教授。这让我有所忧有所虑,不能不“随笔”一下,希望对陈来教授及儒学界有所提醒和警示。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儒家化,值得欢迎,儒家却不可以接受“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也就是说,只能“你”靠拢,不能“我”动摇。不论对马克思主义看法怎样、态度如何,儒者必然也必须立定儒家文化的立场。



“你”向“我”靠过来,是邪向正、夷向华、野蛮向文明靠拢,是道德提升政治进步;“我”向“你”靠过去,则无异于认邪作正,认夷作华,是思想倒退品性堕落。即使不靠过去,仅仅为“你”动摇,也是不负责任、动摇原则、缺乏脊梁的。对于政治,儒家的态度只能是“我”为“你”作向导,不许“你”向“我”作指示。



儒家主体地位、“向导身份”的确立不是一蹴可几的,或许,在相当的时间段内,“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作为一种不可抗拒的强制性“进入”将难以避免。那是现实的无奈,某些儒者身在体制内,不敢抗拒,不好表态,避开这个“敏感话题”,可以理解。但是,至少可以不表态。我之所以对蒋庆、陈明两位特别尊重,就是因为他们原则性、自尊心较强,不至于表这种态。



梁武帝时,有高僧说法,见“圣驾”到来而不起座相迎,旁有大臣指责他无礼,“不臣天子”,他答道:“贫道若动身,则法地动,一切法不安矣。” 我辈儒者也应该有此尊严感和责任感,为儒家负责,为天下后世负责。







有人认为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尊马家暗弘儒家,是对权道的运用,无可厚非。东海回答:这还是颇有可非的。儒家有经有权,用权不能违经,不能违背基本的价值原则文化立场。军事上明修栈道可以暗度陈仓出奇制胜,文化上明尊马家,随着异端的指挥棒跳舞,是弘不起真正儒家的,纵暂时不无方便,于儒家也是流弊多多后患深深。



吕端说过,天下大防五,不可一毫溃也,一溃则决裂不可收拾,其中之一是“万世之大防,道脉纯杂是已”。其余四大防是什么、对不对姑且不论,“万世之大防”说的真是对极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万世之大防”曾经因溃于法家(其实是溃于专制主义)而受到深度污染,阳儒阴法外儒内法,不少法家的东西便冒充儒家混进来了。道脉不纯久矣。



不过,阳儒阴法即使不好,儒家终究占了阳的一面,名义上毕竟占据着意识形态地位。而今我们如果溃于马家,以马家为指导,那就不是“道脉纯杂”而是道脉续断存亡的问题。



吕端又说:“人皆知异端之害道,而不知儒者之言亦害道也。见理不明,似是而非,或骋浮词以乱真,或执偏见以夺正,或狃目前而昧万世之常经,或徇小道而溃天下之大防,而其闻望又足以行其学术,为天下后世人心害亦不细。是故,有异端之异端,有吾儒之异端。异端之异端真非也,其害小,吾儒之异端似是也,其害大。有卫道之心者,如之何而不辩哉?”(《呻吟语》)



以马家为指导思想,无异于“狃目前而昧万世之常经”和“徇小道而溃天下之大防”,可不慎与,可不慎与!



2011-2-10东海儒者余樟法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