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展良】中国政治与伦理原理的未来

栏目:思想探索
发布时间:2022-05-11 15:02:25
标签:中国政治
吴展良

作者简介:吴展良,男,西元一九五八年出生于台湾,祖籍贵州。曾任台湾大学历史系主任兼所长,现任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台湾大学机械系毕业,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硕士,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师从钱穆先生及其门下先进弟子。主要学术作品有《中国现代学人的学术性格与思维方式论集》「朱熹学术思想研究」系列论文,「严复与中西学术思想的交会研究」系列论文,「钱穆与现代儒学研究」系列论文,「传统世界观与认识方式研究」系列论文,「中国现代思想史新诠」系列论文。

中国政治与伦理原理的未来

作者:吴展良

来源:作者赐稿儒家网发布

 

中国近现代政治与伦理上最根本的问题,应是个体与整体关系的问题。儒家政治社会传统偏于泛家族主义化的整体,个体受家族化的保障及规训,整体秩序高度稳定,适合农业手工业时代。明清以降,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普及发展,个体情志与活力受压抑的问题日益凸显,然而整体安定的要求却高过一切,政治上专制威权更甚于昔时。在长期压抑与外患下,清末民初个体解放与自由民主的呼声转而高过一切,推翻了数千年的政教旧体制。然而自由民主路线却无法在内乱外患中建国立国,于是整体转向最高度集体化的党国体制,从而建立了新中国。中共建国之后,党国体制加上无限上纲的意识形态,虽推动了集体建设,却反过来极度压抑了个体,生产与创造力低下,乃有改革开放。三十年开放之后,经济与社会活力大进,却又思想混乱,遍地贪腐,有亡党亡国之忧,于是政治上再转而回到一切效忠党国,集体学习领袖思想的老路,个体在集体的控制下再次深感压抑。

 

展望未来,随着国家的危机下降,社会经济文化与交通资讯的高速发展,家族主义的崩坏,个体解放与发展的需求必然快速增长。各种文学艺术中,寻求个体情感与心灵发展的渴望,已是最普遍的主题(例如坊间最受欢迎的甄环传、芈月传、清平乐、知否知否等,都在传统社会背景中,放入不合历史也不成比例的个体化情感要求。其他类似的文艺作品,更不胜枚举。)家国之思依然,然而个体情感与生命的要求日增,绝非可以阻挡的历史大势。过度的集体化,只能适得其反,加速政治与社会的不稳定,底下势必要重新增加改革开放与民主化。近现代历史的发展道路有如钟摆,或太偏个体,或太偏集体,来回摆荡,但一次次的摆幅却已逐渐缩小,当可渐趋中道。

 

旷观长期历史,中国不适合个体主义以及本于个体主义的自由主义,因为那必然导致混乱、崩溃、解体与战乱。中国也不能长期走集体主义的道路,因为那原本成长于国族最危险的时刻,并非承平时期的作法。折衷之道在于兼顾个体与整体,或说个体与整体互为主体,形成一种彼此互相尊重的融合体。个体与家庭或家族之间,个体与国家之间,关系皆如是。而国家在地球村中,又与其他的国家与文明互为主体,互相尊重学习。如此就走出了泛家族主义的老路,也不偏集体主义或个体主义的现代窠臼,而能发挥中国传统的和合性,同时继承了泛家族主义、个体主义与集体主义,在左右摆荡中寻求平衡,走出自己的新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