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北宋的左右派政党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4-11-18 14:07:25
标签:
吴钩

作者简介:吴钩,男,西历一九七五年生,广东汕尾人。历史研究者,认同儒家宪政主义。著有《隐权力:中国历史弈局的幕后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隐权力2:中国传统社会的运行游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重新发现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年),《中国的自由传统》(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北宋的左右派政党

作者:吴钩

来源:原载于 新浪微博

时间:甲午年闰九月廿二

      西历2014年11月14日



 简单地说,根据新旧党的政策主张,北宋的新党是左派,旧党是右派(当然,我们划分左右标准是国际标准,不是中国标准)。     

 

1、左派主张变革,右派倾向保守    

 

新党:新党力主变法,认为“祖宗不足法”,就如美国左翼领袖奥巴马喊着“change!change!change!”上台,王安石也是以一揽子改革方案获神宗赏识,而成为执政。    

 

旧党:旧党则与今日欧美的保守派一样,更希望传统与惯例得到尊重,他们倒不是反对改良,只是不赞同激进的变革,就如司马光说:“治天下譬如居室,弊则修之,非大坏不更造也。”     

 

2、左派追求财富平等,右派承认贫富分殊    

 

新党:新党追求国民财富分配的平等,变法的目标之一便是“振乏绝,抑兼并”。意思是说,运用国家的强制力与财政资源,救济贫困人口,抑制兼并,阻止贫富悬殊。这一主张,跟欧美左翼政党并无二致。    

 

旧党:旧党显然更注意对富民阶层的财产权保护,如苏辙认为:“州县之间,随其大小皆有富民,此理势之所必至。所谓‘物之不齐,物之情也’。”贫富分化,乃天经地义,你王安石凭什么打着救济贫民的旗号剥夺富民的财产?所以小苏痛骂王氏:“王介甫(王安石),小丈夫也。不忍贫民而深疾富民,志欲破富民以惠平民,不知其不可也。”观点与今日右翼政党如出一辙。     

 

3、左派主张国进民退,右派主张国退民进    

 

新党:新党主张强化国家财政汲取能力,希望政府更多地干预市场,介入市场。熙宁变法中的“市易法”,乃是国家设市易司于城市,通过“贵买贱卖”的方式控制市场、干预物价,同时也向商户发放二分息的贷款;“均输法”则是设立国营贸易公司,“从便变易蓄买,以待上令”;“青苗法”是国家成立农村小额扶贫银行,向农民放贷收息。    

 

旧党:旧党则认为,国不与民争利,不应与商人发生角度错位,市场的归市场,用同情旧党的南宋人叶适之话来说,“开阖、敛散、轻重之权不一出于上,而富人大贾分而有之,不知其几千百年也,而遽夺之可乎?”     

 

4、左派不大注重道德,右派重视伦理约束    

 

新党:新党中的王安石本人固然品行无可挑剔,但他看起来就跟左翼自由派一样不太关心个人品德,因为在他的阵营中,确实集合了一班品行低劣之人,如李定、舒亶、吕惠卿、邓绾、曾布。    

 

旧党:同所有的保守主义一样,旧党更强调道德秩序,也更愿意服从道德的约束,他们每每以“君子”自任,而以“小人”攻击新党。     

 

5、左派追求国家福利,右派更认同民间互助    

 

新党:更能体现新党之左派色彩者,是他们的“国家福利”政策。我们现在都知道蔡京是奸臣,但未必知道蔡京执政之时,曾力推“国家福利”,贫民的生老病老,由政府给予救济。北宋福利制度非蔡京首创,却是在蔡京执政期间达至鼎盛。而当蔡相罢相前后,福利制度也随之收缩。    

 

旧党:南宋时,尊崇旧党的朱熹则对“国家福利”表现出不信任的态度,他宁愿以地方社会的力量建立公益救济机构——社仓,并一再申明社仓的管理不可交入官府之手。     

 

我们回过头去看新旧党的这些争论,真的会觉得有点像近代议会上左派与右派的大辩论。好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宋朝的新党好比是一个左翼党派,旧党好比是一个右翼党派?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