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胡里奥•张•张:华夏与玛雅共同的儿子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5-08-29 11:41:48
标签:
陈勇

作者简介:陈勇,男,西元1971年生,中国四川眉山人。1994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学士学位,2005年获得美国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宗教学博士学位。2009年至今,任教于墨西哥学院亚非研究中心,终身教授。著有英文专著Confucianism as Religion: Controversies and Consequences,西语专著 Es el confucianismo una religión,和中文专著《印尼孔教28天行记》,并在中外文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多篇。与人合著西语《儒教简史》即将出版,是西班牙语世界的第一部类似著作。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大陆儒学儒教的复兴、民间儒教在大陆及台湾的宗教化建制、印尼孔教的现当代发展,以及儒教人类学。

   

 

胡里奥•张•张:华夏与玛雅共同的儿子

作者:陈勇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七月十六日丁丑

           耶稣2015年8月29日

 

 

 

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胡里奥•张•张,一个炎黄子孙与玛雅人共同的儿子。那是在2015年三八妇女节那天,我们全家去墨西哥城的蒂纳尔潘区中心听墨西哥著名民族歌手利拉唐斯的音乐会。之后,我们来到中心旁边的一个叫“蒂纳尔潘花园酒家”的饭馆就餐。甫一坐定,就见一位身材瘦弱、皮肤黝黑、拄着拐杖的老者走过来主动跟我打招呼,自我介绍说他是饭馆的老板。也许是很少见到亚洲面孔的缘故吧,他很热络地跟我攀谈起来,问我是不是日本人。在海外,中国人经常被问到是不是日本人,这并不奇怪,因为早年在海外旅行的日本人居多,所以每当见到亚洲面孔的时候,很多当地人都先入为主地以为是日本人。当听我说是中国人以后,拄杖的老者显得更为激动,告诉我他的母亲就是中国人,父亲是玛雅人,父母的姓氏都拼作Chon,而他的全名叫Julio Chon Chon。这个Chon姓的对应汉字我不太清楚,因为老者自己不会说中文,更不会写汉字。现任墨西哥内政部长(相当于总理)叫Miguel Ángel Osorio Chong,是半个华裔,Chong是其母亲姓氏,据我遇到的一位墨籍华裔老者所讲,Chong就是广东话发音的“张”。我怀疑Chon和Chong其实是同一个姓,两者只有后鼻韵的差别。早期移民海外的华人文化程度不高,在拼写姓名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错误。Chon也是玛雅人中一个颇有历史的姓氏,在恰帕斯州的玛雅方言中表示“蛇”的意思,与Chan、Can、Kan应该是同一个词,仅仅是各地方言的发音不同或拼写不同而已。在一份有关Pokom玛雅人的文献里,就出现了1821年登记的一个Chon姓。中美洲2014年的“玛雅少年网球锦标赛”的一份名单上,有一个叫Rodrigo Chon Him的少年,来自萨尔瓦多。为了叙事的方便,姑且把胡里奥的父姓Chon附会为“张”,按中文的通俗译法,Julio Chon Chon就可以叫做胡里奥•张•张。

 

  


笔者与胡里奥•张•张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华人与玛雅人的后裔,更有趣的是中国姓氏与玛雅姓氏惊人巧合,自是喜出望外。从外表上看,胡里奥•张•张已经完全没有华人的体貌特征,黝黑的面庞、高挺的鼻梁和深陷的眼窝,倒是有几分典型的玛雅人特征。他经营的是一家尤卡坦风味的餐馆,食物以辛辣著称,而尤卡坦州是墨西哥少有的几个玛雅人聚居的州之一,至今仍然比较完好地保留着玛雅人的风俗传统。玛雅人的姓氏习俗与上古中国人基本相同,子女的名字是父母姓氏的合称,父亲的姓为专有名,母亲的姓为字或号。许多玛雅姓氏都是单音节的,所以听起来就像中国人的姓氏一样,比如 Chan, Tun, Chi, Chay, Can, Po, Che, Ku, Ki, Kua, Hau, Mo, Mai, Xia, Xiu, Un, Yam, Kom 等。其中Chan姓是玛雅人第一大姓,也是尤卡坦州的第一大姓,在墨西哥全国排到第七大姓。尤卡坦州现存的195个玛雅姓氏中,百分之六十以上属于单音节姓,其中大部分来源于动植物名称。

 

趁着就餐的间隙,胡里奥•张•张向我娓娓道来他的家族历史。他的外祖父和外祖母最早从中国广东移民到墨西哥,还带着他一岁的母亲,那一年是1926年,正是中国处于内忧外患的时期。早年的中国移民散居墨西哥各地,包括首都墨西哥城,以及最南部靠近危地马拉的塔帕丘拉,但华人较集中的还是北部靠近美国的边境地带,如蒂瓦纳、墨西加利等城市。胡里奥•张•张的外公外婆定居在梅里达,是尤卡坦州的首府,一座美丽的热带城市,但鲜有华人落脚。他们陆陆续续有了别的孩子,最后一共有五个子女。尤卡坦州是玛雅人聚居的州,在一次舞会上,胡里奥的母亲认识了他的玛雅父亲,后来就嫁给了他。据胡里奥讲,其母亲会说广东话,偶尔会做一些中式饭菜。老太太今年正好九十岁,已经年老体衰,几乎不出门了。只有生日庆祝的时候,全家才专门到附近的一家中国餐馆小聚一番,那家中餐馆正好就在胡里奥的餐馆的楼下。我提出采访老太太的请求,被他以健康原因婉拒。胡里奥本人一共有兄弟姐妹九个,就像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的普通墨西哥家庭一样,其中有三个兄弟居住在墨西哥城。他们这一代没有人说广东话,其儿子及孙子一代更已经本土化了,对汉语或中国都没有什么印象,也完全不感兴趣。胡里奥本人生于1949年,今年已经66岁了。十五岁那年,他就离开了梅里达,只身一人到墨西哥城闯社会,终于打出一片天地。如今他有四个子女,孙子辈有三个,都居住在墨西哥城。不过,胡里奥的父系亲属,大都还居住在梅里达及尤卡坦州其他地方,包括十四个伯伯或叔叔。此外,他还有六个兄弟姐妹也仍然居住在那里。

 

  


胡里奥的尤卡坦餐馆

 

对于胡里奥来说,地球那边的中国俨然是遥远而模糊的记忆。除了其名字包含的母姓以外,他本人几乎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了,不会说中文,也不谙中式饮食。他对中国充满了热望,但至今没有回过故土。只有在见到亚洲面孔的时候,才有机会展露他的古道热肠,聊以慰怀。他的餐馆虽然雇佣了几个服务生,但生意只能说清淡。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他还要拄着拐杖,亲自为客人端茶送水。不知是为生计,还是为打发时光。胡里奥的家乡离墨西哥城比较遥远,坐大巴需要二十多个小时,他要三、四年才回去探亲一次,也许坐飞机只是一种奢望。他的情况大概能反映出华人后裔在墨西哥的生存状况。据他所讲,除了他的一家以外,再没有别的华人和玛雅人结合的家庭。对于玛雅的记忆,胡里奥也所知不多,除了会说简单的玛雅词汇以外,他只记得一些玛雅姓氏,如Che是“木头”的意思;Moo是一种鹦鹉的名字;Canche是Can“蛇”与Che“木头”两个姓的结合。

 

讲完了家族历史,胡里奥再也没有别的话题可谈,对于仍居住在尤卡坦州的亲人,他也似乎无话可说。我意犹未尽,随后依照Chon姓按图索骥,在网上搜索华人与玛雅人的交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社交网站“脸书”上找到了居住在梅里达的另外一些华人后裔,其中一个叫塔妮娅(Tania Chon Pech)的女孩,正好是华人和玛雅人结合的后代。与胡里奥•张•张不同的是,她的父亲是华裔,姓Chon,母亲是玛雅人,姓Pech。据塔妮娅讲,她的曾祖父一代就移民到了墨西哥,她已经是第四代华裔了。我猜测她与胡里奥有亲属关系,因为两人都来自梅里达,名字里都有一个Chon姓,或许塔妮娅的爷爷与胡里奥的母亲是姐弟关系,记得后者的祖父母共养育了五个孩子。但当塔妮娅把她曾祖父的移民卡照片发给我以后,基本打消了这个猜测。这张印戳为1935年3月的移民登记卡显示,塔妮娅的曾祖父叫Cheng Yen Rafael,1898年4月出生于广东,1911年移民墨西哥。该卡还显示他当时36岁,已婚,职业是商人,会说中文和西班牙语,无特定宗教信仰。也就是说,塔妮娅的曾祖父在1911年刚刚13岁的时候就已经移民墨西哥了,而胡里奥的祖父母1926年才移民,还带着一岁的女儿。这张卡的右上角还夹了一枚清朝的铜钱,只有左半边露出来,上面镌刻着“宝”和“治”两个字,看来应该是“顺治通宝”了。

  


塔妮娅的眉宇间依稀还有华人特征


  


塔妮娅曾祖父的移民卡

 

有趣的是,塔妮娅的曾祖父姓Cheng,而她的父姓却变成了Chon。她解释说,当年他的曾祖父给子女登记姓名时,把Cheng错拼成了Chon。我怀疑Cheng、Chon、Chong可能都来自“张”的广东话发音,当时还没有标准化的汉语拼音,出现不同的拼法也就不足为怪了。比如香港歌星张学友的英文名就拼写为Jacky Cheung。塔妮娅的曾祖父移民墨西哥以后,最早在坎佩切州定居,后来才搬到尤卡坦州的梅里达居住。她的母姓Pech来自玛雅,意思是“虱子”。据塔妮娅讲,她的外祖母来自尤卡坦州一个叫“自赞屯”(Dzidzantun)的滨海小镇,意为“写在石头上的”。虽然她还有不少母系亲属在乡下居住,但是她这一代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已经忘记了玛雅人的传统风俗习惯,也只能说一点简单的玛雅语。从塔妮娅的“脸书”关系网看,包括她自己共有五个姐妹,还有一个哥哥或弟弟。其他四个姐妹似乎都已嫁做人妇,因为都改随了丈夫的姓,已看不出华人或是玛雅姓氏的痕迹。塔妮娅本人是名护士,育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儿子。她已订婚但尚未出嫁,所以还保留娘家的姓氏。她的哥哥或弟弟(从西语表达看不出)跟她的姓氏完全一样,也是Chon Pech。她的关系网上还有一个表兄弟,姓Reyes Chong,这个Chong跟塔妮娅的父姓Chon应该是同一个姓,只是拼写不同而已。再一次表明,Cheng、Chon和Chong很可能都是来自“张”的广东话发音,与墨西哥内政部长Osorio Chong的母姓一致。

 

看来,针对华夏文明与玛雅文明潜在关联的种种猜想,又增添了新鲜的调料。

 

陈勇

2015年8月20日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