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庆】礼说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5-12-28 23:17:15
标签:
刘庆

作者简介:刘庆,男,西历1984年生,山东梁山人。企业文化研究和实践者。“中国民营企业文化建设先进个人”、中国传媒大学商务品牌战略研究所山东中心研究员、中华孔子学会儒商会理事、智诚灵动首席文化官。 研究领域: 企业文化/哲学建设与落地;企业文化与东西方文化;中华文化与企业家精神

 

 

礼说

作者:刘庆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十一月十八日戊寅

           耶稣2015年12月28日


 

  

 

“说”者,释也,解释义理而以己意述之也。古之以“说”而传世者,昌黎先生《马说》、《师说》,河东先生《捕蛇者说》,濂溪先生《爱莲说》及近人饮冰室主人《少年中国说》,皆是彪炳千秋,绵泽后昆之作也。余反复涵咏,未尝不抚掌击节,惊为奇文。壬辰孟冬,余独居一窥堂,窗外朔风骤起,景色萧然,恍悟入岛城已两载矣。岁末即至,有感于来青心得,故盘点自身,省察型己。不敏如我,欲依“说”文体,小试牛刀。搦管揣意,撰得《儒商说》、《礼说》二文,则夫谫陋之诮,极知在所不免,以就教于大方之家。

 

仆少小喜书画,好野逸,于云岭高士、岩穴隐者有癖焉。古之所谓风流倜傥之人,越名教而任自然,其含贞养素,与天为徒,令人神往。尝观东汉严子陵、魏晋竹林七贤、南朝陶弘景、宋代林和靖诸公,无不疏放风流,凑拍天机。每览图牒,见其玄谈妙悟,风雅逸事,未尝不扼腕击节,想见其为人。

 

古之散淡之人入梦久矣。心之所向,渐形于外,虽得皮相,亦自乐之。如之,余作画,纵横涂抹之后,常于数丈之外,手持香烟,坐必后仰,以观大略。举止形态,落座必后仰,久成“习气”,悄然不知。要之作画,无伤大雅。夫画者,心画也,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盖闻“画入神品,尘容俗状,不得犯其笔端”,是故风神潇洒不滞于物,高标方立,岂因礼教囿而使天然遏,自性抑?然则江湖行走,与人晤对,陋习渐显,浑然不觉耳。

 

岛城有潘素真先生者,幼承庭训,涵养丰厚,久见陋习,不忍任之,乃告曰:“子亦习夫子之言,当知自修礼数,站坐有相,安可如此随性,坐则后仰,直如一‘江湖大佬’,岂非悖于圣人之教?”

 

余初闻之,大惊,欲辩之。乃闻先生言:

 

“夫子之道甚大,不可描状,然则‘仁’与‘礼’,犹若佛典之《心经》,法门万千,终归于斯。礼者,天地之大道,万物之秩序也,大道因礼而使万物并育而不害,万物因礼而得以共长生。北辰居其所而众星环拱,泰岳居于中而群峰遍列,至中至正使然也。因其中,故拱之;因其正,方尊之。又之大道无亲,辅之以形,无相,以万有为相,故能成泰山之高,沧海之深,蟪蛄之短,彭祖之寿。然则泰山不因其高而辞累土,沧海不因其深而拒细流,蟪蛄不知春秋而自体其天下,彭祖因其长寿而自修为仙真。天公造物,各为其用,命之所在,性之使然,不可做分别想。苟若河伯见于北海,徒然望洋兴叹,昔日所谓不辨牛马者,岂不见笑于大方之家?故曰,万物有序,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自亿万斯年至今,所谓恒者,皆道之外显,礼之用也,岂偶然哉?”

 

及此,余沉吟不言,先生乃近曰:

 

“且夫礼者,人道之极也,诚人伦之纲纪,处事之圭臬。自伏羲、神农以下,万世今古所不易者,其出礼乎?《大学》所谓知所先后而近道矣,实假圣人之口而化民之旨也。春秋降,夫子受命于天,行教天下,万民幸有所宗。自圣人殁,后世复归长夜,世人惶惶不知所向久矣。自朱子出,追本溯源,优游圣门之教,于卷帙浩繁中,去枝而存干,提立纲要,复归道统。乃致中和,天地得以归位,万物得以化育,盖因《四书》载道要尔。无极大道一本散而为万殊,人之所为灵者,端赖秉天地灵气,受《四书》之教也。通《四书》者,可窥大道之源,可索万物之根,循终南捷径而擩哜道真,涵泳圣涯,何幸之也。然,虽有佳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阳明先生所谓轻灭世故、阔略伦物之病,天下学士敢不诫之哉?世之学者,当实践入微,精诣力造,以求至于道。苟若知礼不依,犹如黑夜寻路,盲人摸象,看似心有所指,实则茫然求索,终不得入,擿埴索涂,冥行而已矣。又佛典所谓“如人说食,终不能饱”云云,皆圣贤修身之法,安知礼之不重哉?况世之所谓‘礼仪‘者乃“礼”之一端也,一端尚不不能至,遑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宏愿哉?圣者不务其它,唯‘道’而已!不学礼,无以立。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非仁无以广施,非义无以正身,非礼无以处事,所谓‘礼’者,安可小觑哉,安可小觑哉?”

 

闻罢,方觉先生谈言微中,如洪钟大吕,当头棒喝。余赧然退之,悟已往之随性,知今是而昨非。自此依教而行,越秋月,陋习已不复见矣!昭曰:“经师易遇,人师难遭”今之所谓人师者,抑或潘先生之谓也?信夫!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