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朝明】孔子的叮咛:君子藏器于身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6-01-28 14:42:39
标签:
杨朝明

作者简介:杨朝明,男,西元1962年生,山东梁山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博士。现任孔子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政协第十一届山东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山东省委委员。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等职。著有《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八德诠解》等。


 

 

孔子的叮咛:君子藏器于身

作者:杨朝明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十二月十九日己酉

           耶稣2016年1月28日

 

 

 

人应当怎样立身处世?怎样才能使人生之路 更加坚实而宽广?在这个问题上,孔子所说“君子藏器于身”极具启迪意义。

 

《周易》中说:“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 获之无不利。”“公用射隼”,用什么射?孔子 解释说,人要射杀飞禽,必有弓矢之器。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怎么会没有收获?可见,具 备“器”这个条件十分重要,这就是“成器而动” 的道理。

 

人生在世,要谋生做事,必须有基本的技能。 孔子本人年少时就是如此,他做过管理仓廪的“委 吏”,也做过管理放牧牛羊的“乘田”。虽然在 那时这些都属于社会最底层的“鄙事”,但孔子 却做得非常认真、出色。他做“委吏”,做到收支平衡、账目清晰;他做“乘田”,能使牛羊肥壮。 这不仅是“态度”,而且也是“技能”。

 

  

 

社会上的任何人都是如此,一般情况下,人 都应该学习和培养自己的一技之长,人人都应该 自食其力,所以《礼记·王制》说:“瘖聋、跛躄、 断者、侏儒、百工,各以其器食之。”所谓“器”, 本义是器皿、或者器具。这里或有“长处”、“能力” 之意,也可以引申为“才能”。后人将“藏器于身, 待时而动”概括为“藏器俟时”,比喻学好本领, 等待施展的时机。

 

值得重视的是其中的“藏”字。机会不合适, 不可强出头,否则,就很可能遭到挫败,这里说 人要懂得韬光养晦,隐忍待发。它启示人们要具 备才能或技艺而不炫耀,而是在必要的时刻施展 出来,在自己默默无闻的时候,要加强自身道德 与才能的修养,机会来到时就可以充分展露自己, 就像姜太公遇周文王,或者诸葛亮遇刘备。

 

藏器待时,进退无恒,《周易》的“时中” 思想极其重要。孔子说:“君子进德修业,欲及 时也,无咎。” 在“潜龙勿用”时机未成熟时, 要扑下身子充实和提升自己,为的是赶上机遇, 机会总是给有充分准备的人留着。只要有充分的 准备,那么时机成熟“见龙在田”时即可果断行动, “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说的也是“藏”与“动” 的关系,无论“藏”还是“动”,都要看“时” 的条件。

 

  

 

不难看出,“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包含的 是人生的哲学。“藏器于身”为的是“待时而动”, “待时而动”必须具备“藏器于身”这个前提。“藏 器于身”固然重要,“待时而动”也十分关键。 人知止而定,思虑周全,具有了行动的能力,而 后就是对机会的把握。然而,看清机会,看准机会, 进而抓住机会行动,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这需 要敏锐的眼光,高远的视野,深刻的境界。的确, 要做到“藏器于身 , 待时而动”, 非大智者不能 !

 

把握“时”当然不轻而易举,难怪《周易》 “卦以藏时”,吸引了那么多人去研究它的“时” 的哲学。“待时而动”那么难,普通人怎么办? 其实,人只需要踏实努力,说不定机会就在其中, 也许这是“藏器于身”本来就有的意义。你择善 固执,守一以止,判断力也会随之提高。孔子说 得好:“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你最应该担心 的,不是有没有自己的位置,而是你能干好什么! 你不断提升自己,通过读书或实践使自己有“器” 在身,何愁不能立身?这就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机会不就是一直给你留着吗?

 

  

 

孔子还说过一句话,叫做“君子不器”。“不器” 与“藏器”,说法同出于孔子,二者都属于孔子 修身之学的范畴。《礼记·学记》又说“大道不 器”,与“君子不器”可以对读,都是说有境界、 有格局的人不会仅是一个被使用的器皿,这就是 说,处世做人要有正确的是非观念,有正确的价 值标准。

 

人具有谋生手段和能力,首先要知礼明理, 循礼而动。我们“藏器于身”之后,这个“器” 如何使用,怎样行动,则取决于我们的好恶与判 断,取决于我们内心的追求。例如,这个“器” 如果是电视机,它可以释放正能量,也可能传播 错误思想,因此,电视机好坏固然重要,而有好 的电视节目则更为重要。

 

价值信仰决定人生境界,我们走怎样的人生 路,值得认真深入思考。“君子不器”要求我们“志 于道”、“立于礼”,重视德行修养,注重人格 品质;“藏器于身”则要求有能力、有才干,还 要无伐善、不夸耀,仁爱中正,把握生命的节奏, 这才是人生的大智慧。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