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群忠】清明参祭历代帝王庙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4-04 21:46:03
标签:
肖群忠

作者简介:肖群忠,男,西历一九六〇年生,陕西彬县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从事伦理学与中国传统伦理研究。著有《孝与中国文化》《中国民众传统人生智慧》《君德论--[贞观政要]研究》《中国孝文化研究》《道德与人性》《伦理与传统》。

 

 

清明参祭历代帝王庙

作者:肖群忠(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二月廿七日丙辰

           耶稣2016年4月4日


 

 

 

四月四曰,清明前夕,受本校孔子研究院之邀,参加由该院、海淀敬德书院等社会团体共同举办的首届清明春祭历代帝王庙活动。

 

儒学不仅是一种学问,它也塑造了中国人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巜论语》首句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儒家学问旨在内圣外王,道德与政治统一,先王如系行道之王,必当礼敬。

 

位于北京西城区阜城门内大街的“历代帝王庙”供奉着上至炎黄、尧舜禹汤文武、汉武帝唐太宗等至明前历代圣王英主。皇家正式祭拜终止于清末。

 

随着中华民族自信心的增强,民族文化出现了复兴曙光,近年来社会上逐渐兴起祭祀大典,作为炎黄一分子,有幸亲历过一次在陕西黄陵举行的祭黄帝大典,在曲阜孔庙举行的祭孔大典。这次又以献官身份参与了在北京举行的祭历代帝王大典。本次祭奠活动场面宏大、仪仗威武,鼓乐齐备,礼仪周祥。北京众多传统文化社团参与,西城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北京大学吴飞教授等首都民众代表参加观礼。

 

 

 

儒学是否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宗教,尚可讨论,但古代中国人的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祭天、祭帝、祭神、祭祖、祭亲活动的。正所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中国传统道德第一德:孝就产生于祭礼中,并通过祭礼发挥教诸侯之孝的作用。道德最初产生于敬畏意识,如“孝”的第一层含义就是“尊祖敬宗”的意思。现在某些人不畏天、不敬地,天不怕、地不怕,因此缺乏道德。

 

现在在思想舆论界,围绕传统与现代、中学与西学的意见分歧很大,主张西方化就是现代化的人,认为这些活动似乎都是一种搞笑式的做秀表演,甚至是闹剧。这就像前几年有所大学给大学生布置了一次作业,让学生放署假给父母洗一次脚,也被人认为做作。自由主义哲学主张每人有权选择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应该彼此理解和尊重,可有些信奉自由主义哲学的人在实践中似乎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按儒家思想更是强调和而不同,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礼失求诸野”。似乎这些年复兴中华文化的实践活动多是民间自发组织推进的。记得六、七年前也是清明前夕,我带学生十余人去北京植物园踏青春游,刚好遇上一批民间人士着汉服,祭拜了孙中山衣冠塚、梁启超、梅兰芳墓。还有一年又有社会人士想与我校孔院合作在人大搞一次成年礼,未获允准,我还是以个人身份支持了这次活动,我的一位女博士弟子实际参与了习礼活动,亲历了向至圣先师孔子行教像及师长礼拜活动,心灵触动很大,很受教育。这次孔院总算是成为了主办单位,但却只派了我这个兼职研究员作为代表并以献官身份出席,当然还有人大十多位相关专业博、硕士同学参与。作为我的陪祭,就是国学院某教授学兄的博士弟子大海。这次活动确实具有“演礼”的真假参半性质。因为在古代真正祭历代帝王庙,哪是我辈小民能祭的,我今天所戴官帽、绶带应是一品官,但毕竟是假的。记得上次在河北沧州开儒学会时,行释莱礼,拜孔子,那应该是真正意义上的祭拜,主祭为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先生,而儒教本身是被香港社会承认的七大宗教之一。献官排在本人之前的几位还都是儒林大家:有年高髦耄的葛荣晋、周桂钿教授,有国际儒联学术委员会主席李存山研究员,有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院长杨朝明先生。某些学者不愿出席这类活动,是因为他们在儒学与儒教的立场上摇摆不定,自认为自己是儒家学者而非儒者,仅把儒家作为学问研究,而不想以儒家学说为信仰、生活方式、安身立命之道。自己内心不坚定,又怕被别人笑话为做秀,因此不敢也不愿来。敬神如神在,心不诚迹不至,也好。

 

我对儒学不仅持学问立场,而且认为它是中国特有的人文教,我本人不修佛道,认为修儒即可安身立命,加之本人长期研究孝道,因此对此类活动持同情理解、积极支持态度,因而受邀即参加,以实际行动推动中华文化复兴。

 

是否要全面恢复古代生活方式尚可讨论,但不容否认的一个事实是,春秋两祭、男子冠礼、女生笈礼在韩国等儒学圈国家并未中断,而我们才试图恢复,就一片反对声,难道中国人真要完全彻底的抛弃自己的传统吗?记得2009年在曲阜参加世界儒学大会,听一位韩国教授发表关于祭舞的论文,我心里感到惭愧,真是礼仪传出后又让外人教我们了!

 

民间人士的这些活动是实实在在的推动中华文化复兴,他们没有功利之心,完全是出自自己的信仰和对传统生活方式的热爱。据说北京的汉服社及其相关社团有100多个,跳祭舞的人也有年轻人,大多是中、老年人,他们训练有素,脸上充满祥和淡定之气。职事大多是年轻人,他们着汉服,行止彬彬有礼,礼貌周全,春风化雨,人文化成,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因此,我希望社会各界对这种复兴传统文化的活动有更多的宽容、理解和支持!既是您不理解、不支持,也应以宽容的态度尊重别人选择他们的信仰和生活方式的权利!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