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山】《诗经》草木谈

离自然的远近,取决于心。今人离自然远,每当春暖花开,面对眼前的青草杂花,看着欢喜,可就是一个也叫不出名字来。这不就是心与自然离得远吗?

【程苏东】从贵族仪轨到布衣文本:晚周《诗》学功能演变考论

作为古老的“王教”经典,《诗》一方面成为布衣之士获得知识人身份,跻身士人阶层的重要倚赖,另一方面也开始随着士人传习、论学的需要而发生传习方式、文本形态、阐释向度等多个层面的变化,而这些转变的背后透露出《诗》文本权威性来源的隐微转移以及晚周时期社会结构的整体变化。

【解婷婷】《诗经》琴瑟寓意考论

今人常认为琴瑟在《诗经》中有夫妻关系的象征义,如程俊英《诗经注析》释《女曰鸡鸣》“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古代常用琴瑟合奏来象征夫妇的和好,如《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小雅·棠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

【石厉】《诗经》论衡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相传由孔子在前代流传的大量诗文中,精选删编而成。关于孔子删编诗歌,《史记》记载:“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仪,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

【赵运涛】《诗经》印象的“错位” ——读《大邦之风——李山讲〈诗经〉》

我们几乎都知道《诗经》,即便没读过,也总知道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颖】高昌墓志与《诗经》

高昌为吐鲁番地区的古称,是历史上高昌壁、高昌郡、高昌王国、唐西州的所在地。作为一种重要的出土文献,高昌墓志中存留着丰富的与《诗经》有关的材料。这为研究《诗经》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提供了重要契机。

【魏明慧】《诗经》信仰中的周代共同体掠影

本文通过对比殷周两代的信仰因素及殷商与西周的“天命”信仰的异同,总结出殷商迅速灭亡的必然性以及西周制度和文化的创新,解释其成为中国政治制度和文化基本格局的原因。

【张永平】五山禅僧对《诗经》的讲传

日本五山文学,指镰仓至江户初期(公元12世纪末期至17世纪初期)由禅僧创作的汉诗文的总称。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或予《诗经》新释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家喻户晓的名句出自《诗经》第一篇《周南·关雎》。唐代孔颖达作《毛诗正义》:“窈窕者,谓淑女所居之宫形状窈窕然。”因此,关于“窈窕”的解释,尽管学界意见不一,但大致认为是指容貌姣好。

这么多年的《诗经》背错了?真相其实是……

《诗经》,我们可能背错了?”日前,随着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以下简称“安大简”)一期研究成果公布,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原因在于,比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二字,“安大简”作“要翟”,实际上是“腰嬥”。

【柯小刚】安大简《诗经》怎么没把淑女变成妖精呢?

最近关于安徽大学藏战国简《诗经》的文章刷屏。媒体都在欢庆:又找到了新的证据,证明传统经学的“道德化解释”是不可靠的。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研究成果发布:现存最早《诗经》文本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下文简称“安大简”)一期研究成果22日在安徽合肥发布:安大简是继郭店简、上博简和清华简之后,出土先秦珍稀文献的又一次重大发现,该竹简所记录的《诗经》是目前发现的抄写时代最早、存诗数量最多的古本,同时也是未经后代改动过的较原始本子。

【王长华、赵棚鸽】二十世纪《诗经》学“价值”的瓦解与重建

要想解决百年来《诗经》研究发生的问题和纠正出现的偏差,我们确需回到传统文化经典文本本身,回归我们自己的文化根脉和属于中华民族自己的文化语境,破除《诗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的唯一认定,从“文学与伦理之凝合”(钱穆)的角度,来把握《诗经》精神,以期中国《诗经》学获得一个否定之否定后的崭新未来。

【蒙曼】我们为什么爱《诗经》

《诗经》深深地塑造了我们——塑造了我们的语言,塑造了我们的情感,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今天,我们该怎样表达自己对《诗经》的热爱呢?首先,让我们一起多读《诗经》;其次,让我们衷心向《诗经》致敬。

【李辉】《诗经》的“乐本”形态

《诗经》是周代典礼活动中用于歌唱的音乐文本,其乐歌属性已成为普遍的共识。近年来,学者们试图通过《诗经》文本中遗存的相关歌唱信息,来考察《诗经》歌唱形态以及周代诗乐制度等问题,取得了不少重要的突破。

首部《诗经》题材音乐剧《诗经·采薇》在北京天桥演出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首部《诗经》题材音乐剧《诗经·采薇》的演出现场座无虚席。纱幕上,多媒体画面营造出炫目又神秘的氛围。“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剧中小女孩“欢儿”站在纱幕后用纯净的嗓音唱着大家熟悉的诗句,把观众的思绪带回到3000年前的周代。

周春健著《诗经讲义稿》出版暨弁言、目录

自2009年始,在中大开设《诗经》课程,迄今正满十年。 此前,未曾开过《诗经》课,于《诗经》学亦无甚研究。 首次开课,基本采用现代通行讲法,文学的,文献的。 2010年再次授课,始逐步彰显《诗经》之经学意义及古典学意义。 清儒皮锡瑞称“《诗》比他经尤难明”,信哉斯言! 揆诸经籍,始明“经禀圣裁”、“以三百篇当谏书”之深义!···

【李营营】《诗经》的伦理性

中国最早的现实主义诗歌总集《诗经》,以强烈的道德意识、积极的人生态度,关怀社会与人生,讴歌上古时代人民的真挚、善良、美丽、勤劳、勇敢。

【王帆】《诗经》中重章换词的叙事功能

“重章”是《诗经》中常见的一种篇章构成形式。《诗经》的重章,有两方面受到学者的特别关注:一是诗章为何要重复,即诗歌重章叠唱的形式缘何产生;二是为什么重复中有变化(变化部分称为“重章换词”),它究竟起到什么作用。

【刘冬颖】《诗经》与“诗教”

《诗经》在一代又一代学人的不断诠释中,逐渐形成为一部具有政治、道德、伦理,以及礼仪、音乐、文化综合教育意义的经典著作,在塑造中华民族人文精神和文化品格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